男子订婚日捅死女友全家 自称作案时失去理智

沈权将军 收藏 0 451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1_23_18539_10318539.jpg[/img] 因为感情纠葛,年仅21岁的江某在订婚当天将女友小明(化名)及其父母残忍杀害。济宁警方仅用8个小时就破获此案。记者了解到,济宁公安机关目前已向检察院提请批捕江某。19日,记者采访了嫌犯江某、遇害者小明的姐姐以及街坊邻居,了解到这一惨剧发生的前前后后。 当时失去理智脑子一片空白 记者:你和小明是怎么认识的,交往了多长时间? 江某:我们是在济宁的一家娱


男子订婚日捅死女友全家 自称作案时失去理智

因为感情纠葛,年仅21岁的江某在订婚当天将女友小明(化名)及其父母残忍杀害。济宁警方仅用8个小时就破获此案。记者了解到,济宁公安机关目前已向检察院提请批捕江某。19日,记者采访了嫌犯江某、遇害者小明的姐姐以及街坊邻居,了解到这一惨剧发生的前前后后。


当时失去理智脑子一片空白


记者:你和小明是怎么认识的,交往了多长时间?


江某:我们是在济宁的一家娱乐场所认识的,交往了大约三四个月吧。


记者:案发当天的刀具从哪儿来的?


江某:案发前一天我就把刀具藏在了他们家电视机后面,其实我本来是想吓唬她的。当天早晨我们因为买早点的事情发生了争吵,我拿出刀的时候,她夺过刀把我的手刺伤了,我当时就火了,一刀捅在了她的脖子上


记者:你和她有再大的矛盾,也没有必要杀死她啊,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


江某:……(抱头沉默)


记者:杀害她之后,你为什么又接连把她的父母亲杀死?


江某:我杀小明的时候,她"嗷"的一声大叫起来,她的父亲在东房卧室内听到了声响,大声问了一句"怎么了",我接着就来到他的卧室,挥刀刺向他的胸部。现在想来,那时候真的是失去了理智。


记者:是不是感觉一不做二不休?


江某:我也不知道了,脑子一片空白。我准备出门的时候,小明的母亲正好推开客厅的门走进房内,我担心事情败露,就迎上前去将刀挥向她……


记者:两位老人平时对你怎么样?


江某:他们对我不错,我感觉非常对不起他们,也对不起我的父母。


吃了次肯德基料是最后一顿


记者:作案后到被抓之前的30多个小时内,你都做了些什么?


江某:我在她家找了个袋子将行凶的刀具放在里面带走,然后回家开车去银座逛了一中午,在肯德基吃了一顿午餐,其实我不喜欢吃,但是我想这应该是最后一顿肯德基了,想到这些心里也非常难过。下午,我去单位把刀具等物品放进了自己的柜子,晚上和朋友在一起吃了饭,在朋友那儿住了一夜。11日早晨起床我去洗了个澡,洗了很久很久,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下午和朋友去了金乡,回济宁的时候被警察抓住了。


记者:被抓时怎么想的?


江某:没被抓到时,我就已经想过了,结局肯定是一样的,逃不掉。现在我很害怕审判的那一天。


平时有礼貌看似很文弱


19日下午,记者来到济宁市中区观音阁街道办事处东发居委会,关于江某杀害三人的案件已经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记者试图联系到江某的家人,但是其家门一直紧闭,陪同采访的民警告诉记者,他们家里就江某一个独生儿子,也是非常伤心,不便接受采访。


“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孩子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东发居委会分管治安的叶主任提起江某,话语中透出十分惋惜的语气。叶主任告诉记者,江某和自己的儿子是初中同学,平时见到他,江某总是非常有礼貌,显得十分文弱,很难把他和一个杀害三人的嫌犯画上等号。事发后,因为和江某的父亲关系不错,叶主任曾经到江某家中探望,江某的父母每天以泪洗面,感觉整个世界就像天塌一样。


案发前,江某在济宁市一家效益不错的企业上班。同事高某告诉记者,10日下午4时许,江某到公司上班时,发现他的左手用纱布包扎着。问及情况时,江某称与人打架受伤了,随后也没有过多说些什么。后来,警察在江某的柜子里搜出刀具时,高某等人才知道江某一连杀害了三人。“简直不可思议,他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不过他平时和同事们相处都挺好的……”


女孩性格开朗父母为人老实


“怎 么也没想到,即将和妹妹订婚的他竟会做出这种穷凶极恶的事情。”19日上午,记者见到小明的姐姐小林(化名)时,她仍旧沉浸在失去三位亲人的痛苦之中。


“小明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但我们一家人始终很和睦,父母靠给别人打零工把我们养大。我比妹妹大10岁,是我把她看大的,我们俩的感情很好。小明性格开朗,平时也让父母操碎了心。心情不好的时候,她经常给我打电话,我常开导她。”小林说,“昨天我遇见了一位同村的阿姨,阿姨看到我后还没说话就流泪了,她说小明还是个孩子,平时见面也很懂事,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19日中午,记者来到济宁市中区观音阁街道前营社区小明的家中,在邻居们崭新的二层楼房映衬下,这座陈旧的小院显得十分矮小。“太可怜了,一家人就这么走了,让人心疼啊!10日中午的时候,我看到小明家的大门锁着,家里养的狗被关在门外不停地叫,当时还很纳闷。村里人爬墙进去才知道都走了。”邻居潘大娘揉着眼睛告诉记者。


朱保民是前营社区的村委委员,谈起小明的父母,他说,“哥哥和老嫂子都是老实本分的人,乡里乡亲几十年,他们没有和邻居们红过脸。去年,他们买了打油机,在村口给过往的汽车打黄油(润滑油),好了一天也就挣个二三十块钱。这么多年,他们就靠打零工养大两个闺女,家里的日子过得十分清苦。”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