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大蒜:装卸工炒蒜炒成百万富翁

沈权将军 收藏 0 127

张红雨终于翻本了。


这位来自河南开封的医生,自从2007年做蒜商赚外快以来,曾经连续两年赔本。先后投入的15万元资金只收回来5000元。但这并没有让他放弃。他认为赔掉的钱永远不可能从他在乡镇卫生院的工资里挣回来。


到今年进入第三年时,张红雨发现,倔强个性对他一生的确很重要。


50吨的湿大蒜,在国内甲流初起的5月20日收购时,是0.3元/斤,而到9月底第二波甲流疫情闹起来时抛出去,已经是2.1元/斤。7倍的价差,让张红雨一家伙狠赚18万。


张红雨还是很快后悔了,因为到11月18日,同规格大蒜,在邻近的山东省金乡县的交易市场上,每斤的交易价位已经涨过3.5元。这就是说,若再等上两个月,他这50吨还可以多赚14万。


不过,接下来这个冬天,他看来还有更大的机会,只要甲流的恐慌不平息。


尽管医学权威们澄清说“吃大蒜可预防甲流”的说法证据不足,但仍遏制不了民间的大蒜狂热。


于是,大蒜的疯狂一发不可收。这个去年此时批发价还只有4分钱一斤的家伙,如今已贵不可言。中国大蒜网的数据显示,在国内大蒜主产区的山东金乡,直径为5.0m的大蒜头11月18日成交价已涨至3.75-3.8元/斤。在山东农贸市场上的零售价攀升至5元/斤。


在金乡,甚至上演了大蒜仓库装卸工炒蒜炒成百万富翁的传奇。


“人算不如添蒜”


在大蒜收储商们看来,他们所期待的行情高潮远远没有到来。“至少每斤涨到4元以上再出售。”王新自信地说。


王新原来在河北苍山经营一家图书出版机构。今年5月甲流暴发后,他动了和张红雨一样的转行心思。7月开始,王新在山东金乡县租用冷库,在当地收购了300吨大蒜。那时,平均入库价还不到1.8元/斤。


这个“建仓”价位很有代表性。中国大蒜网调查显示,今年大蒜储存商平均入库价格在1.5元-1.8元/斤。张红雨显然更先知先觉。他5月20日开始收购湿大蒜时,价位只有0.3元/斤。


“年初看到一些数据,说今年全国大蒜种植面积比上年减少35%以上,就感觉行情要回升。”张红雨11月18日对记者说,然后5月份甲流在全球暴发,想到大蒜有杀菌消毒、预防感冒的功效,就更坚信2009年定会有个好行情。


“去年大蒜的批发价跌破入库价,蒜贱伤农,今年山东金乡大蒜种植面积就减少了1/3强,库存量从去年的158万吨变成今年只有80万吨左右。”中国大蒜网市场部经理王浩举例说,这使得市场供应量下降。


一边是锐减的供应,一边席卷全球的“抢蒜”风潮。相信大蒜能提高对甲流免疫力的,远不止中国人。


“今年80%以上与中国有贸易关系的国家都在求购大蒜。”王浩介绍说,往年各国对中国大蒜会有3个月左右的限制进口期,以保护本国蒜农,这个紧箍咒在今年被取消了。而且,今年不少国家在进口中国大蒜时也取消了往年必须达到一定级别才予进口的限制。


印尼菲律宾东南亚国家以及非洲南美的部分国家,成为甲流之下中国大蒜的新豪客。据金乡县经贸部门人士介绍,大蒜产量、出口量占全国60%以上的金乡县,近一个月里有超过20天的时间,每天出口大蒜量在5000吨。


“因减产,金乡大蒜今年出口量比去年减少40%左右,出口货值大大上扬。”该金乡经贸人士说,去年每吨出口价在200-300美元,今年都在1000美元上。


这不是大蒜第一次在恐慌中受到追捧。2003年闹非典时,大蒜也曾有过出库价在1周的时间里从每斤5毛钱涨到1.7-1.8元/斤的风光纪录。


如今这已是小巫见大巫。甲流下的蒜价已是当年非典时的两倍多。


暴富的蒜库装卸工


最低的进价遭遇甲流诱发的最大化需求,造就了最漂亮的盈利曲线——张红雨入货后才8天,5月28日,湿蒜就从0.3元/斤变成了1.2元/斤。此时,正是甲流输入国内之初。


7月20日,张红雨以1.4元/斤收干蒜,到8月初,干蒜价格就涨过了2元。


“大蒜商们就像打仗一样紧张,都在抢大蒜。”张红雨说,他总共抢得了130吨干大蒜。11月中旬的大蒜每吨出库价与9月25日时相比已上涨了2000元,与7月中旬相比则上涨近1倍。


当大蒜行情涨至2元/斤时,不少炒家进入金乡县的各个冷库进行短期炒作。出租冷库给王新囤大蒜的杨磊看着眼馋,也加入了抢蒜囤蒜的行列。


“和几个亲戚贷款收购了500吨大蒜,1.65元/斤进的,上月底以每斤3.55元的价钱出手了。”杨磊认为他这简直是小儿科,据他说,去年春节过后,金乡县鱼山镇5个装卸工看到大蒜十分便宜,几个人就合伙以0.12元/斤的价格,从外地大蒜商手里买入700多吨大蒜,今年8月份以2.8元/斤的价格出手,几个装卸工一下成了百万富翁。


杨磊是金乡一座容量1700吨的大蒜冷库的出租商。在金乡,大蒜冷库不下1000个,“今年凡是自己囤了大蒜的都赚了,没有囤大蒜的冷库主只能赚个中介费:领着客商到冷库里看大蒜,成交一笔,每吨有20元的中介费。”


今年,在金乡冷库商中间流传一句话:代存一库蒜,不如自己收购10吨蒜。


眼下,杨磊把冷库分租给包括王新在内的5个大蒜商。“按现在的价钱,他们一个个都已经获利超过200%了,但没有一个肯将大蒜出手。”


蔓延全球的甲流疫情,成为大蒜商们继续拉升价位的心理支撑。


据中国大蒜网估计,今年圣诞节、元旦前后,将有一波可观的国内外市场需求高峰,出库价格将再度攀升。而如果元旦过后国内大蒜头存量降至40万吨以下,春节前后乃直到明年3月份,大蒜价格还将再度上涨。


王浩认为,据目前全国大蒜上市交易量情况判断,今年春节后大蒜库存量保持在40万吨以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杨磊更是乐观估计,若春节过后库存量降至20万吨以下,出库价格涨到7元以上也并非没有可能。


而张红雨则把手里剩下的存货捏得更紧了,那都是些直径为6.0的精品大蒜。前几天有卖家上门,开价7200元/吨,张红雨眼皮也不眨一下。“不涨到8000元一吨以上,我是不考虑的。”


意外之财的不平衡分割


张红雨们赚得盆满钵满之际,产业链最初端的蒜农并没有分到多少红利。


金乡县一位蒜农申作亮告诉本报,今年他种植了6亩大蒜,亩产干蒜2000斤,平均出售价格在1.4元左右/斤,每亩所需肥料、蒜种、薄膜等农资成本为800元,在不扣除人工成本的情况下,亩产大蒜收入为2000元。


“今年的大蒜收益是历年来最好的。不过,要摊平2008年的亏本的话,挣的钱就所剩无几了。”申良说。


7月份新大蒜入库后逐步攀升的价格上涨行情,也已经与蒜农无关,除非极少数介入到产业链条上储存环节的蒜农,而收储经营环节上的投资对于绝大部分蒜农来说是无力承担的。


申良算了一笔账:建设一个大蒜储存冷库投资约70万,从事收购储存也缺乏足够的资金,介入经营更是在获知市场行情渠道方面没有优势,且缺乏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蒜农只能被动地、滞后一年跟着市场行情走。


“看我们蒜农的收入,不能光看赚钱的年景,要从长期来看,种植大蒜盈利水平还是很低的。”面对疯狂的市场行情,申作亮无奈地说。


山东省社科院副院长郑贵斌认为,在供求关系决定市场价格这一铁律有利于大蒜商时,由于产业链的初端蒜农并不能真正成为利益博弈的竞争主体,这场大蒜行情势必成为收储商们的独角戏,所谓的利益分割也不过是在经销环节内部进行的一场智力游戏


眼下大涨行情,还是给了申良以种植信心,他认为,除非明年新大蒜行情一落千丈,扩种大蒜的比较收益仍可期待。


据不完全统计,2009年,金乡县种植大蒜面积至少比2008年扩大10%,非大蒜主产区购买蒜种去扩大生产的现象已经在济南周边农业县出现。


2009年农民新种植大蒜的成本也已经随之提高,平均每斤蒜种价格在2.7元/斤,至少是2008年的5-6倍。


对明年大蒜价格走势,中国大蒜网持乐观态度,该网市场部经理王浩指出,大蒜行情每4年一个盈利周期,每个高盈利年份后面都会延续一个好行情。


中国大蒜网正是在市场行情周期性波动下为减少大蒜商经营风险而成立运营的资讯服务商,据调查,像金乡大蒜电子交易中心、龙鼎大蒜期货交易市场等大蒜新兴服务产业开始形成势力。


郑贵斌建议,只有在充分竞争的市场中,建立起保护蒜农利益的机制,打破蒜农被动调节生产的局面,大蒜产业才能真正健康壮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