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摸吧”受青睐 花10元吧女可随便摸(组图)


兰州“摸吧”受青睐 花10元吧女可随便摸(组图)


兰州“摸吧”受青睐 花10元吧女可随便摸(组图)


兰州“摸吧”受青睐 花10元吧女可随便摸(组图)

只需花10元钱买3瓶啤酒,就可以取得进场“资格”;一张桌子、几把椅子、数瓶啤酒、“山寨”版的舞台和灯光、以及舞台边缘直立的钢管……最关键的,是游走在各个角落、衣着暴露的舞女,若再掏10元钱,她们就可以陪客人共舞3曲,而且任由舞伴的双手在她们身上的任何地方揉捏,在兰州,这被形象地称之为“摸吧”。日前,西部商报记者根据近期屡屡接到的读者举报的情况,在安宁区桃海宾馆门前一处仅有啤酒城字样的娱乐场所内,见到了摸吧的“标准化”场景。

在夜色中,这家暗藏于桃海宾馆门前沿街建筑3楼的摸吧并不起眼,而楼上传出的劲爆乐声和挂在窗户上的彩灯则打破了夜的沉寂;若不是宾馆停车场保安指引,普通人很难发现摸吧设在宾馆院内漆黑一角的大门。从大门进入,沿楼梯而上,四周的墙壁上布满了涂鸦式的女体曲线,颇有令人意乱神迷的味道;混合着嘈杂音乐由远及近,登至3楼,掀开污浊的门帘,一派熙攘杂乱的场景便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帅哥,来,请你跳个舞。”刚一落座,一位身着烟灰色低领T恤、浑身散发着浓烈香水味的舞女便将一只胳膊搭在了记者的肩上,另一只手拉着记者的手臂扭捏着,装作很熟悉的样子,眼神投向不远处一个漆黑的用木板隔出的角落,嗲声嗲气的准备拉着记者走入那个不时人进人出的“舞池”。遭到记者推脱后,舞女故作嗔怪的一甩手臂悻悻离去,转而走向邻桌,瞅准一位身穿大红色缎面夹袄、胡子拉碴的打工族,很随意的坐在他的腿上,使出各种风骚手段和挑逗言语,终于软磨硬缠的成功邀其共舞,二人携手消失在昏暗的角落中。

约莫10分钟过后,烟灰T恤女子与红夹袄打工族走出了“舞池”。而此时,舞女脸上已难见了那种暧昧的眼神,表情木讷的走回先前那张桌子,紧跟其后的“红夹袄”似乎意犹未尽,坐下后还牵起舞女的手准备继续拉她坐在腿上,舞女一番扭捏之后,半推半就的坐了下去,却伸出手在“红夹袄”耳鬓私语了几句,待“红夹袄”从其怀中将揉成一团的钞票中拿出两张5元面值的人民币拍在其手中时,舞女方才又现她迷离的眼神,挑起嘴唇在那副满是胡茬的脸上亲吻一下,然后头也没回的转向了另一桌客人。

就在舞台中央实为促销的变相赌博游戏火热进行之间,摸吧里的舞女仍游走于各个酒桌之前。环顾四周,乌烟瘴气的环境中坐着各色人等,有戴着金丝边眼睛、西装革履的“小资”,有其貌不扬却又衣着得体的工薪阶层,也有举止粗狂不修边幅的打工一族,更有稚气未脱囊中羞涩的学生。他们的桌子上清一色的码着瓶装啤酒,有喝闷酒的、也有觥筹交错的、还有猜拳行酒令的,个个喝得面红耳赤,大有不醉不归之欲。


期间,一名身穿蓝色夹克衫的青年男子似乎已不胜酒力,一会跳上舞台对正在进行的赌博游戏指指点点,一会又回到座位上翘起双腿摇晃着椅子。不久,只听“嗵”的一声,寻着发出声响的地方找去,却看见那名男子捂着屁股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旁边急忙跑去的服务生拎起折了后面两条腿的凳子,扔到了墙角。此时,台上的“庄家”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责骂着摇坏椅子的客人,声称若再坐坏就要赔偿。却不想10分钟没到,再次传来熟悉的闷响——又一把椅子被同样的客人摇折了双腿。“庄家”终于压抑不住“舍财”的怒火,拿着无线麦克冲下台去,怒斥一顿之后,叫服务生换来一把更为结实的椅子,一场“危机”方才作罢。


时间终于进入午夜零时,舞女和酒客们一夜劳顿之后都略显疲态,舞台中央的“擂台”似乎也缺乏了诱惑的力量;而大厅内的喧哗依旧,难道这里真的“不醉不归”?恰在记者准备离去之时,舞台灯光突然全部熄灭,伴随着“精彩马上开始”的话音,摸吧里忽然一阵骚动,几乎同时,一名身穿黑色透明薄纱睡裙、隐约露出黑色内衣的妙龄女郎登上舞台,伴随着场下雷动的掌声和刺耳的呼哨声,时而在舞台周边做着各种不堪入目的挑逗动作,时而有疾步走向舞台边缘直立的钢管摩挲着、并攀上钢管顶端倒挂在半空中让裙摆落下。此时,场面一片混乱,酒客们似乎都似乎都失去了理智,争相拥挤着凑到舞台边上,喊声、尖叫声、呼哨声与杂乱的掌声连成一片,直至曲终。


短暂“冷场”之间,妙龄女郎刚刚长吁一口气,躁动的音乐再次响起,场下再度沸腾。只见被称之DANCER的女郎用双手拇指勾起肩上的衣带,几番摇摆之后便露出先前略显朦胧的内衣内裤。之后妙龄女郎再度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不断操控着场下酒客们冲动的情绪,直至第三曲音乐末了,妙龄女郎脱去身上仅剩的两件内衣,引发全场躁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