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李柱子很快把赵竹君和李玉萍等已经被鬼子送进了三合特种所,并且正在接受审讯的事情传递了出来。

许轶初等都暂时大大的舒了一口气。李玉萍的坚强让大家感到了无比的欣慰,她不开口,六战区的密码的部分核心机密日军就无法获得。对于赵竹君的招供大家也给予了一定的理解,毕竟你不能要求人和人都是一样的,好在她掌握的机密信息并不是很多。


不过还有一个坏消息,那就是曹胜元可能不再担任新的特种所的所长了,他将被新的特种所的建设者宫本所取代,而平田静二将成为新特种所的高级顾问,并且特种所将撤出所有的汉奸特务,今后只使用日本宪兵对新特种所进行看管。

这也就意味着李柱子的这条联络渠道就此将被关闭了。


许轶初紧皱眉头,女战俘都要被转到新址去,那么先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将白费了,张蕾和谭莉、杜玫她们历尽艰辛所挖通的那条通往阿玛湖的地道也功亏一篑了。

沈一鹏建议是不是联合所有的力量直接进攻特种所,在女战俘被转移到景德新址前进行营救行动。

许轶初说:“这没有可行性。圆月行动大队不过二百人都不到,在三合鬼子腹地里进行强攻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取灭亡。日本人现在放弃了小锅山和安理,把兵力全集中到了三合和景德,一旦打起来,不超过一小时,数以千计的鬼子包围消灭。”

沈一鹏说:“那许处长的意思还是在敌人转移战俘的路上下手?”

许轶初说:“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还真的暂时没有,怎么干,许处长你拿个方案出来吧。”


许轶初说:“我估计半道上截人的成功率也不会高,三岛和宫本不至于愚蠢到连我们可能半路截人的预料都没有,所以我们还是要把营救的重点放在景德城内去。”

沈一鹏疑惑的说:“那不拦截了?”

许轶初说:“拦截肯定是要拦截的,并且还要做到争取成功才行,毕竟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不能放弃。但我们要做好万一拦截失败,那就一定要在景德的特种所新址做文章的准备。”


“恩,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们尽快的和特种所里的团结小组取得新的联络,找出没有李柱子在也能传递出消息的渠道,营救女战俘没有内部的配合还是做不好的。”

沈一鹏这点上想的还是不错的。

外面的天空响起了一阵鸽哨的尖啸,是谁家养的鸽子在蓝天中飞翔着。

许轶初一下想起了什么,她站起身一指窗外说:“鸽子,我想用鸽子试一试。”


在景德的时候,许轶初就看到了许多养鸽子的人家,另外,曹胜元还告诉许轶初,宫本在新的特种所的院子里养了十几只鸽子。

鸽子在古代就被利用来远距离传递信息,必须找到两只受过训练的信鸽混进宫本养的鸽子群里,为将来帮着谭莉她们传递消息做好准备。

许轶初找来了李柱子,把圆月行动大队的这一指示告诉了他,让他传达给在景德的曹胜元。

不过这只是下一步的打算,最要紧的还是要在半路上做好这次营救抢人的准备工作。


李柱子很快的就带回了曹胜元的口信,他接到许轶初的指令后,委托人训练信鸽了。

他告诉许轶初宫本去南宁做接待陆军部“明日樱花计划”委员会的特使去了,这个特使是来打前站的,必须知道特种的结构布局,实验条件,安全状况,然后会向陆军部汇报,适时的派出人到景德去。这个任务自然非宫本莫属,因此他把要继续做下去的事情交代给曹胜元后就去上思茅乘飞机前往南宁了。

曹胜元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希望许轶初能亲自去趟景德查看一下新址的结构状况,正好他可以把新址建筑的图纸拍照给她带回作为下一步行动时的参照。


许轶初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了,正要出发,却又接到了曹胜元新的通知,说他已经来了景德,参加三岛召开的转移女战俘的步骤方案的会议,让许轶初等他散了会一起去景德。

有横本雄一一路保护许轶初,又加上曹胜元是自己人,沈一鹏也就没阻拦许轶初的行动。并且自己也想亲自去看一看。

许轶初说:“我自己去就行了,安全你不不要担心。你抓紧和余满囤、侯老鳖他们在三合到景德的路上寻找合适的伏击地点和安排伏击计划吧。”

“那也好。”

沈一鹏没有再坚持。


其实许轶初避开沈一鹏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已经通知了八路军的刘忠一起混进景德去查看地形了。


景德的日本守军认识刘忠的没几个,刘忠等人拿着曹胜元签发的特别通行证,没费很大的力气就混进了景德城,在许轶初指定的一个秘密联络站住了下来。

一天以后,许轶初也坐上了曹胜元开的汽车往景德而来。


车上,曹胜元告诉许轶初拦截计划要改变,鬼子这次的女战俘迁移计划非常缜密狡猾。

“他们要把三十名女战俘分用半个月的时间分头运送,每天只运两名。这样,你即使拦截也只能救下两名来,并且随车的有大批的鬼子宪兵押运,沿途也有护送的巡逻队,非常谨慎。”

曹胜元介绍道。

许轶初一愣,没想到这个三岛正夫真是很狡诈。他这么一来的话,那就完全打破了自己和沈一鹏预先设计好了的拦截方案了。搞一次拦截就已经是冒险和不容易的了,谁也不可能连续拦打上半个月的伏击。看上去虽说有点出乎自己的预料,但也在可以想象之中了。


“李玉萍现在的情况如何?”

许轶初问道。

“还行。这丫头不错,挺勇敢的,森田参谋长和渡边多次威胁她都没害怕过,现在她也参加了张蕾她们的团结小组。不过戴局长已经下了死命令,如若救不出她来,要对她就地要予以击毙,防止六战区密码机密外泄。沈处长告诉过你了吧?”

“恩,是啊。不过我相信李玉萍能扛的住,因此我看你们不必执行戴笠的命令,这太残忍了。”

曹胜元说:“也未必,现在日本人对她还没采取酷刑和轮奸的方式进行逼供,谁也不好对她妄下断言,希望她能挺得住吧。”

许轶初没有答话,因为曹胜元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曹胜元告诉许轶初,就在昨天日本人已经把第一批的两名女战俘秘密运送到了景德的特种所新址去了,连他都没告诉,是渡边直接操控的。

“哦?动作这么快?是那两个?”

许轶初感到鬼子这种不定期的秘密运送无疑给拦截行动来了重重的一棒子。

“是八路的杜玫和中央社女记者张蕾。”

“为什么是她们两个那?新的特种所不是还没竣工那吗?”

许轶初很有些疑惑。


“新特种所虽说还没最后工,但也已经大差不差了。杜玫和张蕾都比较温和,因此宫本把她们先要过去作为女招待先使唤,做点端茶倒水的杂活。”

这些事还是渡边告诉曹胜元的。

“那我这次去可以见到她们俩吗?”许轶初问道。

“应该可以的,但是你得小心着点,虽说宫本不在,但现他的心腹岗下以及新调来的特种兵小队的队长山田都很狡猾。不过好在他们都没看过平田的《七仙女图》,因此不会认出你来。”


许轶初说:“曹兄,这次新的特种所建好后,你能留在景德吗?”

“恐怕很难,三岛和我谈过了,等景德这边一安顿好,我就回三合,继续担任宪兵队代理队长。而宫本则是景德的守备司令了。”

曹胜元摇摇头说。

“那渡边这家伙那?”

“他将带领他的20联队完成对贡瓦山贺中国残部的围剿以及针对我们圆月行动大队的围剿抓捕工作。主要的精力就是抓你,还有抓江佳奇和八路军的郭玉兰。我说许大美人,我还是劝你一句,回你的四关山去吧。这里有沈处长、余满囤、侯老鳖和我就行了。有什么事情我们会及时通知贺倩或者直接电报联系你的,你留在三合太危险了,日本人是做梦都想着抓到你那。”


许轶初说:“曹兄,你别担心我。我突然有了办法让你能留在景德了。”

“呵呵,许大美人,难怪人都说你鬼点子多那,那你说说看?”

“我要让你在宫本面前立功,让鬼子感觉到有你在景德就能平安,这样你就会被三岛留在景德了。”

许轶初似乎对这个计划已经胸有成竹了。

曹胜元有点摸不着头脑,说:“立功,怎么立功?不会是让我把你抓起来送给宫本吧?”

谁知道许轶初竟说:“咱们俩真不愧是老同学啊,想都想到一块去了。”


“啊?!我看你是真疯了,许大美人。我是开玩笑说的,你还当真了啊,哈哈,简直是疯话!”

曹胜元差点没冒出汗来。

“谁和你说疯话了。”

许轶初道:“我可是说的真的。当然不是让你把我真的送给宫本,而是我要趁着宫本不在,我带人在景德这里搞出点动静来,然后你把我抓起来关在新的特种所里等待鬼子来审讯我,不等他们到我和你再做个策划把我放跑了。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是鬼子认为景德的新特种所安全防卫上还有问题,暂时就不会把战俘急着转移过来,二是会对你有所信任,认为你能专门对付我,有可能把你就此留在景德了。”

许轶初的这番话说的是有理有据,曹胜元一下反倒被说的楞住了。


半晌,曹胜元说:“这事不是你说了算了,这得戴局长同意,或者战区长官部同意批准,你要是事我曹某人 可是担待不起。”

许轶初着急了:“请示那里还来得及那?必须在宫本从南宁返回之前完成这件事,否则他回到景德了,那我可就真的在特种所别想出去了。”

“不行,不行。这事儿我不能答应你,必须得请示上面。要知道新特种所里的岗下和山田都是不好对付的,对了,这个山田就是抓李玉萍等人的那个特种小队的头儿。”


许轶初见一时说服不了曹胜元,就说:“那这样吧,计划我们先准备着,你设法联系六战区长官部和沈处长他们,一旦被批准了我们就执行如何?”

因为下午许轶初就能见到先期到达这里的刘忠他们了,他的计划还需要刘忠协助来完成。

曹胜元说:“那好吧,到了景德我就设法用电台联系战区长官部吧,但先和你说好啊,万一不批准你还是得该干吗干吗去,别自找危险玩。”


和刘忠见面后一谈,刘忠倒是非常爽快的赞成了许轶初的计划。他想,只要许丫头很从被抓后顺利脱逃,那她一定会带上杜玫和那个国民党的女记者张蕾了,这是一举多得的事。再说自己还在景德那,万一不行的话拼死也要冲进新特所捞出许丫头来。

刘忠非常信任许轶初的个人能力。

他们的私下会见当然是瞒着曹胜元的。


六战区给曹胜元的回电也竟然同意了许轶初的计划,让曹胜元全力配合,并告戒他一旦许轶初在他手上出现意外,将以汉奸卖国罪枪毙他。

“简直是不讲理了。”

曹胜元一边划着火柴把来电底稿烧了,一边自言自语道:“又不是我提出来的计划,凭什么出事就要枪毙我啊,这个许大美人看来真是个祸精子。查看新特种所就查看新特种所好了,偏偏非想出这么个闯祸的缺德主意来。”

不过沈一鹏的回电给了曹胜元点力量,沈一鹏坚决反对许轶初的这个计划,他认为简直是在开玩笑,还斥责了曹胜元这种根本不可能不被同意的计划还拿来汇报。


曹胜元光把沈一鹏的复电拿给了许轶初看,而没出示战区长官部的那份。

许轶初看过后说:“现在我是代理情报处长,是沈一鹏的上司,我要请示他干吗,战区长官部是怎么回复的?”

曹胜元隐瞒着真情说:“长官部还没有回复,因为孙长官去重庆开会了,不过我估计就是他在也是不同意。要不你就再等几天吧,等回复来了再做打算。”

许轶初说:“不行,曹兄,我不能再等了,再等宫本回来了就麻烦了。这样,明天吧。明天一早我就和你去特种所侦察情况,和杜玫以及张记者见见面。后天我就开始行动,你带人来抓我。”


曹胜元说:“那你带的人那?要行动总得要有人吧?”

许轶初道:“人你放心,我已经让横本安排人过来了。到时候你就这样…….。”

许轶初放低了说话的声音。

曹胜远听完了许轶初的计划内容,觉得还算是可行,基本上在安全上没问题,再加上战区长官部实际上也批准了她的计划,他也只得陪许轶初去冒冒这个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