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台湾这些年:10个雷死大陆人的台湾政治小段子

vivi_61 收藏 3 1066
导读:我们台湾这些年:10个雷死大陆人的台湾政治小段子 1、 台湾人的习惯,吃杨桃是切成条状来吃的,要等到我大一点才知道杨桃可以切片切成星状来吃,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习惯切成条状来吃,原来上一辈的人都听过那些故事,久而久之就养成横切的习惯:有个卖杨桃的小贩有次把杨桃切成星状串成一串来卖,然后隔天就消失了……(选自《我们台湾这些年》1982年) 2、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金庸小说被禁了好几本,读者看到的大部分都是盗版书。就拿《射雕英雄传》来说,当初在台湾叫《大漠英雄传》,原因在于“射雕”两字出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们台湾这些年:10个雷死大陆人的台湾政治小段子



1、 台湾人的习惯,吃杨桃是切成条状来吃的,要等到我大一点才知道杨桃可以切片切成星状来吃,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习惯切成条状来吃,原来上一辈的人都听过那些故事,久而久之就养成横切的习惯:有个卖杨桃的小贩有次把杨桃切成星状串成一串来卖,然后隔天就消失了……(选自《我们台湾这些年》1982年)


2、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金庸小说被禁了好几本,读者看到的大部分都是盗版书。就拿《射雕英雄传》来说,当初在台湾叫《大漠英雄传》,原因在于“射雕”两字出自于毛泽东诗词,所以就被迫改了。(选自《我们台湾这些年》1982年)


3、 台湾有个作家叫陈映真,因为一些政治因素也被抄家。警总人员从他家里搜出一堆马克•吐温的小说来,就说:“马克•吐温不是马克思的弟弟吗,你怎么会有他的书?”所以,同理可证,当初很多马克思•韦伯的书也都遭殃。(选自《我们台湾这些年》1982年)


4、 连法国作家佐拉(大陆一般翻译为左拉)也逃不了。明明是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翘楚,只因为这位外国作家姓名发音接近“左”,被打入左派,也成了禁书。(选自《我们台湾这些年》1982年)


5、 曾经有个报社排版工人,大概是眼花了还是怎样,在检铅字时,因为央、共两字是排在一起的,所以,排版工人不小心把“中央”两个字检成“中共”印了出去。这可非同小可呀,一路从记者、编辑、主编、印刷厂通通查下去。(选自《我们台湾这些年》1982年)


6、 有一次在某校,老师在讲台上讲美国总统大选,写了一个“民”代表民主党,写了一个“共”代表共和党,老师指讲台上的“共”说他赢了,指着“民”说他输了,刚好窗外走过的一个人听到,第二天这位老师就消失了。(选自《我们台湾这些年》1982年)


7、 其实,小学流传的鬼故事也多少反映出,小学生所谓的“恐怖”只注重表面现象,而不是恐怖的本质。比如说好像每一所学校,以前一定都是坟场、刑场之类的,要不就是音乐教室里的钢琴半夜会自动传出琴声,贝多芬像的眼睛会转动等,或者是那几尊看起来很邪恶的动物雕像会吃人之类的。排在第一名的还是蒋介石或孙中山铜像半夜会自动起来巡逻。(选自《我们台湾这些年》1989)


8、 有一次,我在老师的办公室里,看见几个老师正在聊着政治八卦。聊得正开心,突然间话题一转,变成了风马牛不相及的国泰民安、政府英明、如沐春风之类的,桌上的《自立晚报》(当初比较开明的报纸)也被他们赶紧收了起来。原来是“维安秘书”走过来了。(选自《我们台湾这些年》1991年)


9、 前几年,网络上就有轰动一时的恶搞小说《铁拳无敌孙中山》,用港漫里《天子传奇》的模式,把孙中山由一位文弱书生,变成一个身负惊世绝学的真命天子。而里面的招式,当然就都是引用些孙文学说的名词,比如说五拳“宪法”:行正拳(行政),雳法拳(立法),丝发拳(司法),烤世拳(考试),奸铡拳(监察)。三明主义:明拳(攻击),明足(轻功),明身(内功)等招式。(选自《我们台湾这些年》1997年)


10、 那几年,有好事者将台湾政坛上几个主要政党比喻为古典四大名著

国民党──《红楼梦》:《红楼梦》里的贾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只剩空壳子。

民进党──《水浒传》:《水浒传》的梁山泊,山头分布,以造反起家,谁也不服谁。

亲民党──《西游记》:《西游记》中以孙悟空撑场面,其余均为跑龙套的。

台联党──《聊斋》:《聊斋》是鬼话连篇。(选自《我们台湾这些年》2000年)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