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 忧伤道“我想要改变世界 却没有成功”

花谢花开 收藏 4 4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法国《费加罗报》17日、18日合刊文章,原题:当中国要改变世界的时候 毛泽东在1972年似乎对尼克松说过,“我想要改变世界,却没有成功”。今天,因为经济获得成功,人民共和国拥有了伟大舵手从未想象过的实力和影响力。中国在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有可能改变世界吗?



在中国,这个问题让人十分谨慎。官方的回答是,“不会。与其它国家文化不同,我们从未想过要统治世界。虽然中国长期以来被称为中原帝国,这主要是因为它不曾认为必须要前往自己所处的地域之外寻求什么”。



确实如此,不过金融危机加快了中国作为世界大国的“和谐崛起”。它的经济比其它国家更具抵抗力。在20国集团等新的全球性组织中,中国被恳请提出意见。



在经济方面,中国“改变世界”的意愿开始具体化。其步骤就是支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并加强中国在该组织中的影响,同时进一步提高东亚地区经济一体化程度。为过渡到一种美元不再具有霸主地位的体制做准备成为它的头等大事。



如果抛开严格意义上的经济领域,中原帝国改变的意愿则显得更加犹豫不决。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丁一凡说,“我们采用一种渐进的方法。问题不在于改变体制,而是对其进行改革”。由于在非洲和其它地方扩大自己的利益以确保所需的原材料和能源,中国被西方人敦促要采取“负责任伙伴”应有的态度。



然而,在几内亚发生遭到国际社会谴击的暴力事件不到两周后,中国就同它签署了70亿美元供货合同,这一现实情况表明,北京首先关心自已的眼前利益。关于伊朗问题,情况也是一样的,其目的就是谨慎对待伊朗这个重要的石油供应国。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阎学通解释说,“中国只准备有选择性地承担新责任”。事实上,他从奥巴马的多边主义呼吁中发现了“一种隐性的单边主义”,“中国不可能填补美国可能留下的空白”。



在中国和外部世界之间,相互依存已变得复杂起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庞中英认为,金融危机暴露出日本和韩国等国以出口为基础的发展模式的局限性。认识到了环境恶化,就意味着应该改变模式。



庞中英说,“一个更依靠国内发展的中国重返外部世界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这正是今后数十年的问题”。(作者 皮埃尔·鲁斯兰)




本文内容于 2009-11-23 14:30:20 被花谢花开编辑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