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突击手 正文 123、发动911的其实是拉登的爷爷

幸运特快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9.html





龙泽飞他们三个和向导都乐了。

那个向导又说:“可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要付美元,还得先付清。”

龙泽飞他们三个在来的时候已经在身上藏着大量的美元了,在这样的战乱国家,一直都是用美元来充当硬通货的,需要行贿、被捕的时候买通看守,全都需要用美元现金,所以他们三个都在身上的隐蔽地方藏着现金。这是路易的经验。

另外一个办法是在身上藏着美国或者欧洲银行的本票,这个是送情报或者被捕的时候买通人把自己送到自己人那边的时候用来做报酬的,本票不能马上拿到现金,而要等到自己确实脱险以后由同伴支付,就是为了保证不会被假装救人的人把钱骗走以后再出卖自己,这个都是特种部队用生命换来的宝贵经验。

龙泽飞笑了,他说:“好。”

路易吓了一跳,立刻付清,这可是一大笔巨款。而且,现在付清了,这家伙要是跑了,不干活,把我们扔到半路怎么办?或者,他拿了这么一大笔钱,到处显摆,我们可就成了被狼群围捕的绵羊了。这个小指挥官,还是太嫩啊!这下要死人了。

龙泽飞话说了半截,也觉得不妥,他马上笑嘻嘻地说:“要先付钱也可以,不过只能先付十分之一。”

路易这才松了一口气,也好,完全不给钱,人家没动力,货到付款,先把他的馋虫钩出来再说。

那个向导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你们这些美国人也太精了,好,不过我得和家里人说一声,也不知道我这次去,能不能回来了。”

龙泽飞笑嘻嘻地说:“行,我们中国人最重家庭观念了,要是你自己拿钱去花天酒地,我们还看不起你呢!走吧,咱们直接到你家,然后一起走,我们的时间很紧!”

向导能坐车回家,喜出望外,一边走一边指点道路,路易开车,很快就到了他们的家。

龙泽飞苦着脸说:“哎呀,这巴格达的路可真奇怪,我都转晕了,你是怎么找到自己家的呀,路易,你能记住路吗?”

路易一笑:“当然记得了。这个路很好走。”

路易随即明白过来,龙泽飞小小年纪,心机很深,刚才还差点干傻事,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这是在问自己,能不能记住这个向导的家。龙泽飞开始动心思了,假如这个向导中途搞鬼,或者以后因为他弄出点什么事情来,那么就抄他的家。

路易非常赞赏龙泽飞的头脑,确实是指挥官的料,思维缜密,心狠手辣,不这样,在敌后一天也活不下去。

这个伊拉克向导可一点没觉出来,因为现在外国人在伊拉克狂得不行,伊拉克亡国了嘛,外国老板根本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花了这么大的价钱雇用了他,不把他支使出屎来怎么够本,还开车送他回家,怎么可能。他兴高采烈地给路易指路,还告诉他们路上的主要标志,好方便他们找到他家,可能是还在为下次拉活做铺垫呢!

到了向导的家,向导跳下车,他很感激龙泽飞他们,急急忙忙地对龙泽飞说:“我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龙泽飞赶紧对亚当说:“快跟他进去,把钱交给他家里。他路上的开销全都由我们包了,不用他花一分钱,让他把所有的钱都给他家里留下!”

亚当虽然不知道龙泽飞要干什么,但是他明白龙泽飞必然有打算,所以马上跳下车,和那个向导一起进了他的家门。

龙泽飞看到他们已经进了门,马上从车上跳下来,朝房后跑去。路易一愣,马上笑了,这个小家伙,学得太快了,他这是去抄那个向导的后路,万一这个向导根本不住在这儿,从后门溜了,事情不是坏了。

好在事情没有他们想得那么惨,过了一会,亚当和向导回来了,路易悄悄用耳麦通知龙泽飞,龙泽飞这才晃晃荡荡从后面回来。

那个向导感到有点奇怪地问:“你上那儿去了?”

龙泽飞不好意思地说:“刚才吃饭时候啤酒喝多了。”

几个人都乐了。

因为龙泽飞他们非常大方,这个向导和他们马上拉近了距离,主动找话说,极力表现双方有了很深的交情。向导自我介绍说,他叫侯赛因,原来是伊拉克国家旅行社的导游,伊拉克让联军一占领,整个国家根本没人管了,也没有什么人敢来旅游了,国家旅行社基本就算散了。他没有了收入,只好在街上乱跑,带着驻伊联军或者外国公司的雇员买一些当地的特产,赚几个零花钱。

龙泽飞问:“你就是侯赛因,美国兵怎么不抓你啊?”

“抓我干嘛?”

“你不是和萨达姆是一家的吗?”

这本来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向导的话,却给龙泽飞和路易他们上了一堂阿拉伯的文化课。

向导介绍说,严格意义上讲阿拉伯人并没有姓,其名字的命名方式是采取“联名制”。这与多数中国人和欧洲人是不同的。其名字通常由本名、父名、祖父名……最后加上部落或祖籍地名。其实一个阿拉伯人的全名往往很长,祖父名的后面还可以有曾祖名、高祖名……要几代就可以有几代。

大家熟悉的萨达姆·侯赛因的名字,完整的写法应该是萨达姆·本·侯赛因·本·马吉德·阿尔,或伊本,提克里特。本就是某某的儿子,提克里特就是他家那个省,其中只有萨达姆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名字。

全世界整天要抓的拉登,全称是奥萨玛·本·拉登,那个人应该叫奥萨玛。但是不管叫他“拉登”还是“本·拉登”,说的都不是他,他不姓拉登,也不象我们新学到的新知识那样,说拉登是他的爸爸。

奥萨玛的父亲叫穆罕默德,他的名字按阿拉伯人的习惯稍微延长一点儿,就变成了穆罕默德·本·奥德·本·拉登。穆罕默德青年时来到沙特当农民工,后来在这个行业发展起来,承揽了几项规模巨大的建筑项目,取得了沙特王室的信任,盈利500亿美元。有了钱,他也向美国投资,和美国总统小布什的爸爸老布什是一个公司的股东。

在与这位名字是“穆罕默德·本·奥德·本·拉登”的阿拉伯人见面的时候,美国人一定是以西方人的习惯,称呼他为“拉登”先生,因为在西方人看来,名字的最后部分“拉登”自然就是姓。所以现在全世界都在抓一个死了几百年的“拉登”,而不抓那个到处跟美国捣乱的奥萨玛。

向导说的话龙泽飞他们全都不懂,因为他说的这种语言是一种诞生历史不久的阿拉伯地区的语言,叫做阿格里什,就是阿拉伯的English的意思。会英语的龙泽飞、路易,会阿拉伯语的亚当,加在一起才勉强能猜出一些他的意思,可见伊拉克国家一级导游果然有两把刷子。

侯赛因心情愉快,有说有笑,滔滔不绝,说到兴奋之处,还来一段充满崭新的流行词汇的伊拉克歌曲,没一会,听得头昏脑胀的三个人都晕菜了。

好在能够提神的人马上就到了,他们的车刚出巴格达没多远,前面就是一个检查站,这次是完全由美军士兵在检查,只有一个伊拉克安全部队的人在充当翻译。龙泽飞他们刚刚顺利通过美军的一个检查站,对自己的美国身份相当有信心,所以也没太害怕,按照美军的指示,远远地把车停下了。

还是亚当出面,晃动着他的美国护照,和人家象八百年老姑舅亲似的有说有笑,一个美军中尉看了他的护照,也笑着让他们过去。

可是,他们的车刚刚从那个中尉的身边开过,那个中尉突然大叫:“停车!快下车!趴在地上!”

一连串的英语口令从四面八方象连珠炮般地发出来,十几个早就草木皆兵了的美军大兵冲上来用枪顶住龙泽飞他们的脑袋,喝令他们下车,趴在地上,另外有人把他们的东西从车上扔下来,远远地用探条乱戳。局面十分混乱,那个伊拉克向导侯赛因吓得眼泪都出来了,不停地用阿拉伯语祈祷,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龙泽飞他们三个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这种时候需要的一个是冷静,一个是快速的反应。龙泽飞大叫:“我们可都是外国公司的,有合法的护照,你敢动我们,要挑起国际纠纷!你去向法国和中国大使解释吧!你要发动世界大战吗?”

这话起了一定作用,至少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看着那个中尉。

一个美国兵搜出了龙泽飞和路易的护照,交给美军中尉,这个中尉看着护照上面的名字和钢印,知道龙泽飞他们没有说谎。但是他还是继续问道:“两个中国人,跑到伊拉克来干什么?”

“我是耶鲁管理学院的学生,我正在为学校做一个考察项目。”

“什么考察项目要跑到伊拉克来做?”

龙泽飞忽然想起肯尼迪的故事,肯尼迪的父亲以雄厚财力支持罗斯福连任总统,罗斯福为表示感谢,于1937年12月指派肯尼迪的父亲担任驻英大使。肯尼迪利用这一有利条件,在大使馆工作半年,广泛接触政界和外交界的上层人士,从而增进了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欧洲政情的了解。

回到哈佛后,他根据欧洲之行的所见所闻,撰写了一篇评论英法两国在二战前夕对纳粹德国实行绥靖政策的毕业论文《慕尼黑的妥协》,得以在1940年以优异的成绩从哈佛大学毕业,他的论文出版后对当时的政界对德国的看法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于是龙泽飞的谎越撒越大,就说道:“我是为我们学校和参议院合作的项目伊拉克的石油经济和安全局势的关系来进行考察的,要为参议院今后对伊拉克的政策提供数据支持。”

龙泽飞说的这些话能不能唬住人路易是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美军从他们的身上搜出枪来,他们就全完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