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中国想和美国平起平坐 还远不够资格

花谢花开 收藏 26 9737

英国称,G2、中美两国的全球实力相当,这是一个危险的错觉,目前中国还没有实力也无意挑战美国。在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时,担惊受怕的美国应该更自信一些。文章摘要如下:



西方领导人已养成了一个习惯:在处理中国事务发表演说时,喜欢引用中国古典名言。今年七月,奥巴马在中美两国领导人会面致辞时,不仅引用了孟子的名言,而且还援引了篮球运动员姚明的一句话:“无论你是老队员还是新队员,都需要相互适应”。



虽然中美两国正式建交已有30年历史,但双方还迫切需要互相适应。从许多方面而言,两国都睡在同一张床上,但问题的关键是中国和美国都非常不确定双方关系的走向。



“中国决定美国未来”



“美国的未来更多地取决于我们对太平洋彼岸的中国的立场,而不是对大西洋彼岸欧洲的立场”100多年前,美国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作出了这样的预测。100多年过去了,美国领导人依旧眺望太平洋彼岸来决定美国及世界其他国家的未来。中国已成为决定美国未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回溯到1905年,美国是当时世界上迅速崛起的国家。当时身为海洋霸主的英国担心美国会取代之成为世界第一大国。而现在,美国开始对其潜在的挑战者的迅速发展深感不安。由于美国和英国拥有共同的文化和政治传统,所以在没有发生流血冲突的情况下,美国超过了英国。德国和日本的崛起引发了世界大战奥巴马所面对的是一个日益富强但政治体制截然不同的中国。中国的崛起与发展比一个世纪前美国的崛起更为棘手。



G2传言的背后



随着美国的经济仍然萎靡不振,中国经济却依旧强劲复苏(尽管没有金融危机前发展得快),中美两国许多政客和知识分子认为,中美实力的天平开始快速地向中国倾斜。最近关于“G2”的讨论暗示,两国的相对实力已发生了巨大转变:在处理金融危机、气候变化以及防核扩散等当前重大的全球事务时,两国地位基本相当。



11月份,奥巴马将首次访问中国。他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强调,两国要将强合作,避免贸易争端升级。他们都担心缺乏合作将导致的后果。



金融危机凸显了美国对潜在威胁者的担心。中国已成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理论上讲,中国有能力破坏美国经济。这种担心忽略了美元贬值的效应—抛售美国债券将殃及中国的美元储备。



劳伦斯-萨默斯(奥巴马首席经济顾问)曾用“金融恐怖平衡”形容美国与其外国债权人(当时主要指日本和中国)的相互依赖关系。那是在2004年,日本持有的美元储备是中国的四倍。2008年9月,中国取代日本成为美国最大的债权人。《中国日报》7月份的一篇报道指出,中国所持有的大量美元债券意味着中国随时可以摧毁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但同时也指出,这是基于“确保相互毁灭”的冷战僵局的外汇版本。



中国希望抓住国际经济衰退的机遇加快发展经济。一些中国评论员借鉴苏联的例子:大萧条时期,苏联抓住西方经济混乱的时机,从西方低价获得工业技术。中国一直谴责美国对可用于军事目的的高技术产品出口的限制。现在美国陷入困境,中国认为是美国解除壁垒的一个机会,中国企业积极购买美国的高科技产业技术。



然而目前中美关系的危险在于:担惊受怕的美国会在经济问题,特别是贸易方面对中国尤其强硬。奥巴马决定对中国轮胎征收惩罚性关税将鼓励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者。随着美国的失业率升至10%,国会面临的压力将加大,又会拿中国的出口与人民币被低估说事,这是种损人不利己的做法。一旦贸易战打响,中国和美国将两败俱伤。


中国仍旧与美国相差甚远



以市场汇率计算,中国的经济规模仍不足美国的1/3;中国人均GDP仅占美国的1/14。中国在技术创新和创造全球品牌方面依然远远落后于美国。也许中国的某些行业会变得更为强大,包括汽车业等重要产业。但谈论G2确实有误导性。无论以哪种标准衡量,中国的实力仍旧与美国相差甚远。



许多美国商界和政界领袖认为,中国似乎满足于接受现状并急切希望与外部世界和平相处。虽然政治体制不一样,但是中美两国的经济哲学比以前更为接近了。正如清华大学的阎学通指出的那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美国特色资本主义越来越相像。按照阎学通的观点,中美两国在应对金融危机方面存在共同利益,这使两国关系从战略上讲更为密切。全球经济一体化使中国“比以往更愿意接受美国的领导”。



中美是朋友,不是敌人



去年是中美建交30周年。30年前,中美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急剧转变了冷战局势。从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期间,中美两国很少有接触。但随着中美两国的共同敌人—苏联的解体,出现了新的问题,为什么这两个意识形态截然不同的两个国家应该是朋友,而不是敌人呢?两国相互的经济利益成为了最有说服力的答案。尤其在过去十年中,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从气候变化到经济复苏,世界面临的诸多问题都需要中美两国一起来应对。



但是中美关系充满着矛盾。一位美国高级官员透露,美国和中国处理有关问题时,有时与欧盟类似,有时与苏联类似。“这具体取决于你与中国的哪个部门交涉”。



冷战思维在军事领域的表现最明显。过去十年中,中国军事实力的发展与其经济增长一样迅猛。越来越多的美国政界人士担心,中国的军事实力会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主导权构成挑战。但是中国既没有实力也无意挑战美国。虽然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声音越来越多,但国内的事情很多很多—所有的经济发展,以及各种社会、文化、人口等问题都困扰着中国政府。美国应对中国的方法是美国自己的不安全感所驱使,这不仅怪异,而且是错误的。



2012年后的三重危险



就政治层面而言,中国在2012年和2013年将进行领导人新老换届。2012年也是美国的大选年,美国的国内政治可能使问题复杂化。中国的台湾地区也将在2012年举行大选。



中国大陆、美国和台湾地区三方在同一时间的政治不确定性对中美关系将是一大挑战。三方仍将竭力处理全球金融危机造成的后果。现在或许中国的城市居民感到轻松,但前景并不乐观。今后几年,将是中美双边关系困难重重的几年。中国的经济实力还远不足以挑战美国,而且还有许多社会问题需要解决。中国社会、政治和经济的弱点将逐渐伤及其国内稳定及处理对外关系的能力。


本文内容于 2009-11-23 13:58:40 被花谢花开编辑

2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