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的燃烧瓶能刺痛谁?

hunter_city 收藏 0 141

灵魂的重量档案 日志 相册 视频 分享 孙学涛首页 新页面 新页面

搜狐博客 > 灵魂的重量 > 日志 2009-11-22 | 一个女人的燃烧瓶能刺痛谁? 标签: 拆迁 物权法 强制拆迁 暴力 燃烧

上海闵行区,一所四层楼的楼顶上,一个女人在用燃烧瓶捍卫产权属于自己的房屋。而暴力拆迁者,一边用铲车强行拆她的房屋,一边用水枪、石块威逼。最终,她的房屋化为一片废墟。她的丈夫,被法院以妨碍公务罪判刑。这是央视《经济半小时》11月21日播出的节目《一个女人的燃烧瓶和政府铲车的拆迁大战》中的画面。


这是一个公民权利觉醒的时代。当一个女人用燃烧瓶捍卫属于自己的财产时,我们看到的并不仅仅是歇斯底里,更刺眼的是一个女人对于国家法律的无奈。“你们是哪个法院的,也没有法院的判决书,如果没有,就是强占我的土地,侵犯我的财产。”这是女业主首先发出的声音。可见,作为国家的公民,女业主是相信国家法律的。但是她如何都想不到,国家执法人员并不按法律规定来,而是动用最原始的暴力手段,达到了拆其房屋的目的。此情此景,怎不让人动容?


实际上,此类事情并非始于今日。暴力拆迁和“暴力抗法”背后的问题,也已不是新问题。手捧《物权法》的公民,与手捧《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执法者,并没有在一个法律语境下对话。《物权法》当然是要维护公民的合法财权权的,但是,《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中却有“强制拆迁”这一条款。可见,被拆迁者与拆迁者无法会达成和解的背后,是《物权法》与《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矛盾。可以想见,如果这一矛盾不解决,暴力拆迁和暴力“抗法”的悲剧,还会上演。


更重要的问题在于,如果此类问题不解决,还会衍生出其他问题。比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鼓励了“强拆”,《物权法》却没有规定公民在私人财产遭到“公权抢夺”时,可以动用暴力来维护。这样一来,“强拆”是不违法的,而投掷燃烧瓶维护自己的财产,却成了违法的。上海这个女业主的丈夫,因为投掷燃烧瓶被法院以妨碍公务罪判刑。这也就是说,公权没有厘清下位法必须服从于上位法这一基本法理,而是按照自己的利益,手捧利于自己的法律与民争利。


现实中,这种悲情还少吗?当公民越级上访时,他便违法;如果他不越级上访,他的问题便难以解决。更形象的例子是:如果张海超按照规定维权,郑州市职防所永远不承认他是尘肺;郑大一附院为他“开胸验肺”了,但被有关部门追究了责任。如果按照公权给定的法律程序解决问题,公民有时候无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如果不按照公权给定的法律程序解决问题,公民难免涉嫌违法。这和《第二十二条军规》中描述的荒诞逻辑,又有何异?


一个公民的燃烧瓶,是斗不过公权的铲车、水枪和石块的。但是,上海这个女业主的燃烧瓶,和当下正在热播的电视剧《蜗居》一样,刺痛了我们的神经。为了房子,不管男人还是女人,不管白领阶层还是底层老百姓,不得不放弃尊严、健康、爱情。问题是,这些悲情的现实,不能光让老百姓有“于我心有戚戚焉”的痛感,更重要的是,要让公权有痛感,甚至要让公权有耻感。只有这样,公权才会寻求改变,减少因为公权得利而给公民造成的悲剧。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