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被指当地最破 一用50年(图)

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被指当地最破 一用50年(图)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09年11月23日04:26

[提要] 在河北大名县,县委县政府的办公场所大多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平房,县委宣传部在一个建于1921年的小二层办公楼中办公,不久前因所在小楼的二层已成危房,宣传部只好搬到别处办公,县委组织部则仍在一楼办公

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被指当地最破  一用50年(图)

河北省大名县县委组织部办公场所。小楼共两层,建于1921年,现在二层已成危房,原来在此办公的县委宣传部已经搬到别处办公。本报记者 王怡波摄



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被指当地最破  一用50年(图)


大名县医院。


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被指当地最破  一用50年(图)


大名一中教学楼。本报记者 王怡波摄



最好的房子是学校 最高的大楼是医院 最破的房子是县委县政府大院


河北大名:县府大院 一用五十年


“有房子,能办公,不就行了吗”


本报记者 王怡波 《民主与法制》记者 张君


8年前,孙俊广从河北省大名县大街乡希望小学调到县委宣传部工作。到县委大院上班的第一天,孙俊广登上已经有些摇晃、楼板有些缺口的楼梯,来到一栋破旧楼房的顶层——二楼,走进宣传部办公室。“当时真是觉得不可思议,跟自己想象中的办公条件相差太远了,甚至都赶不上原来工作过的小学的条件。”孙俊广笑着回忆道。


后来,孙俊广才得知,宣传部所在的这个建于1921年的小二层办公楼,称得上是县委县政府大院里的高层了,除了另外几栋同样建于1921年的旧楼,县委县政府的办公场所大多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平房。不久前,因为所在小楼的二层已成危房,宣传部只好搬到别处办公,县委组织部则仍在一楼办公。


11月19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大名县委县政府大院,一排排平房的屋顶上,前段时间突降暴雪留下的积雪还未消尽,屋檐挂满冰柱。大名县县委书记王晓桦说:“有房子,能办公,不就行了吗?让大名老百姓脱贫才是当务之急。”


“大部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还有一些是1921年的房子”


大名县委县政府大院位于大名县城的老主干道大名府路的东端。一路从大名府路的西端东行,两旁楼房整齐有序,楼房高度大多为五六层,商铺、信用社、银行等一应俱全,大名县委县政府大院的对面便是一座商场。


“县委县政府的大院最破。”当地居民说。


“除了几间上世纪90年代建的平房,大部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还有一些是1921年的房子。今年已经对大部分平房进行了一些修缮,在外墙铺上一层薄灰砖,否则现在看到的还会更破。”大名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振海介绍说,现在有好几处楼房因为实在过于危险,已被弃用。


县委县政府大院北端的几排平房是县委县政府领导的办公和住宿所在。走进大名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统战部长赵兴贵的办公室,抬头便能看见天花板与一侧墙面的交界处有些剥落,办公室被隔断为两间,外间办公,里间放有一张床,作为卧室。办公室里有微弱的暖气,赵兴贵告诉记者:“暖气也是新近从县招待所引过来的,原来只能烧煤取暖。”


在团县委办公室东侧的小道上,记者看见一名女子推着一辆自行车,车筐里放着几块木板。冯振海告诉记者,这位女子是团县委的辅导员,她找那些木板是为了回去生火取暖。原来,从县招待所引过来的暖气也只能供一部分办公室使用,另外一些办公室在冬天只能或靠空调制暖,或仍旧生火烧煤取暖。


来到孙俊广所说的原来宣传部办公的1921年建的老楼,记者看到,一层几个办公室门口都挂着县委组织部的牌子,门是开着的,里面有人在上班。小楼的土墙已经有明显的裂痕,从二层一直延伸到一层门口,电线则是凌乱地在墙上“爬行”,钻进各个房间。“二楼是不能用了,但一楼今年修了一下,还能用,组织部就还在这里办公。”冯振海说。


最好的房子是学校,最高的大楼是医院


在大名流传着一句话:“最好的房子是学校,最高的大楼是医院,最破的房子是县委县政府大院。”


在大名县医院,记者看到,在高十几层的医院主楼左侧,还有另一栋楼正在施工。当地居民说,在建的也是医院的楼。


而在大名一中,记者看到,除了一栋高6层的办公大楼之外,另外还有4栋高4层的教学楼、4栋高5层的宿舍楼。大名县教育局教育科科长杨金祥向记者介绍,大名一中是2005年迁到该校区的,仅设高中部,现在在校生有5000多人。今年高考,有不少同学考上了名牌大学。


随后,记者来到大名县龙王庙镇西曹口小学,看见这里的校舍也是前几年新建的二层小楼,墙体刷成粉红色,二楼走廊正面写有“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几个大字。西曹口小学校长张素娥说,这个小学解决了附近两个村孩子的上学问题。杨金祥提供了一组数字:大名县现有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97317名,小学入学率达100%,初中入学率达98%以上。


在西曹口小学教学楼的背面,记者注意到,每间教室均装有空调。杨金祥自豪地告诉记者:“现在我们全县的所有学校全都摆脱烧煤取暖,规模大一点的学校就采取集中供暖,小一点的学校就给每个教室配上空调。”


“再穷不能穷教育”,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大名县历任一把手均对教育问题十分关注,在教育方面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截至今年10月29日,2009年大名已下拨公用费782万元,免除学杂费备用金300万元,寄宿生生活费75万元。而为了让所有孩子都上得起学,仅今年上半年,大名共向1477名各类学校贫困生发放助学金229.6万元,为约500名大学生办理生源地贷款220万元。


为了改善中小学的办学条件,现在,大名县正在制定“校舍安全工程”3年规划,预计投入5亿多元,用3年时间,使全县中小学校舍逐步达到8级抗震标准。


贫困县第一要务:让老百姓端上“四个饭碗”


在大名县委书记王晓桦看来,国家级贫困县的首要任务是发展,不发展只能永远处于被扶贫的位置。


“集中财力物力先把发展的事儿办起来,政府办公场所的事儿,往后放一放。这个东西不着急。”王晓桦刚到大名担任县委书记不到一年,在这段时间里,他意识到,千万不能陷入“放眼一看,到处都穷,怎么弄”的慌乱心态。在更深入地调查了解后,王晓桦把大名的县情归结为穷乡僻壤、文化底蕴深厚。他深感,要让老百姓真脱贫,就得让老百姓端上“四个饭碗”:农业产业化,把泥饭碗变成金饭碗;招商引资的工业饭碗;文化旅游饭碗;商贸流通饭碗。


城建规划便是现在大名实施发展战略正在进行的一项具体工作。“大名县城的城中村现象非常严重,一共有42个村,今年我们只能初步先改造4个村,投入了4000万元。以后逐年推进。这个规划不仅是为了打造文化旅游产业,更是为了招商引资。”王晓桦说。记者问:“在城建规划中,县委县政府有没有将自己的办公条件列入议程?”王晓桦坚定地回答:“没有。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把居民破的房子、不能居住的房子改善了,让老百姓受益。老百姓越受益,才能越拥护政府。”


赵兴贵告诉记者:“大名县确实穷,办公房子修补一下还能用,改善民生还需要大量的资金,县里有点钱,领导班子都考虑先解决人民群众的实际困难。”


而对于大名的发展前景,王晓桦信心十足:“只要我们埋头干,以大名如此丰富的文化资源和特殊的地理位置,一定能发展成为周围的核心城市。”


“埋头干”方能得民心


王怡波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建设豪华办公楼、超标办公室的新闻屡被曝光,广受抨击。陕西三原县一个连公职人员工资都不能按时足额发放的穷镇,却花费了280多万元建起了一栋5层、拥有120多间房的办公大楼。安徽阜阳市颖泉区花费3000万元建造的政府办公楼酷似美国的“白宫”。被网友称为“要饭财政型”的穷区县——河南郑州市惠济区投入巨资建办公楼,号称“世界第一区政府”。


本来,条件允许时改善一下国家公职人员的办公场所无可厚非。但往往越穷的地方,政府的办公场所越豪华,为了这些“面子工程”,不知有多少民生攸关的项目难以开展,不知有多少老百姓因此不得不继续徘徊在生死线与温饱线之间。这无疑极大地伤害了群众对政府的感情,政府的公信力又从何谈起?


大名县委县政府大院的破落也许是一种极端,但我觉得这更是一种应然的状态,这种应然并不是指所有贫困县的办公场所都要向大名学习、越破越好,而是大名“先民后己”的做法是本来就应该存在于每个地方。公仆者,群众之仆人,其根本使命是让老百姓过上幸福的生活。大名现在仍未摆脱贫困,但人家一直在努力,以发展、以百姓为第一要务。个中道理,其实是官员们早应具备的常识,现在,这反倒成了鲜见的新闻,难免令人担忧。


在接受采访时,大名县委书记王晓桦反复说要“埋头干”。埋下头,任劳任怨地为百姓干事,这不仅生动地概括了大名几十年来走过的路,也正可以为那些“先己后民”的官员们提一个醒:埋头干,方能得民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