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口 第三章 潜龙谍影 第六节 杀戴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孙桐萱一激灵,“将军但讲无妨!”心中却在寻思,他想让我干什么?

“呵呵呵,这几日,戴雨农很猖狂啊!”听老韩这么一说,孙桐萱何等聪明之人,惊出一身冷汗,该不会是?

“将军,直说吧!”心中却在犯嘀咕,妈的,你可别让老子万劫不复!

“好!”老韩眼中一狠,“老蒋现在他妈的自己都不知道逃到哪去了,首都眼看也他妈丢了,我看这民国也差不多了!”老韩看的孙桐萱心里一阵阴寒,“民国都不再了,他戴雨农也不算什么!”韩复渠顿了顿,“宰了他,省得他碍事!”

孙桐萱听的心惊胆战,杀戴笠!?开玩笑你,老韩,你鬼迷了心窍,万万使不得啊,当下便道,“将军,这可使不得,这戴雨农可是中央的人,万一有个闪失,咱们可怎么办!?”

老韩心中早有打算,哼哼,如果事情败露,又不是我杀的,老蒋要兴师问罪,我把你交出去不就得了。当然,这是自己的地盘,量他戴雨农也扇不起多大的风!“呵呵呵,你放心,只要安排的好,他戴雨农就算是砸在这儿了!”

“将军,我们还是……”孙桐萱的话被韩复渠粗鲁的打断。

“哎呀,荫亭,你啥时候变这熊样了!?”老韩一脸的不高兴,孙桐萱心想,我他妈可没你那么丧心病狂。老韩突然乐呵呵的说道,“呵呵,你放心,咱们已经收买了一个戴雨农的手下,这事啊,错不了!”

“啊!?”孙桐萱倒是一惊,“谁啊?”

“就是他那个秘书啊,嘿嘿嘿,我派马腾使了金子了!”老韩以为自己这步棋下的稳准狠,这还夸着呢。

孙桐萱一听急了,“那个秘书!?”

“单宝轩啊!”老韩乐呵呵的说道,心想孙桐萱你怎么这么个表情啊。

“不是,我说将军,戴笠手下最奇怪的就是这个小子!”孙桐萱越说是越激动,“你想想,戴笠当世枭雄,怎么可能带个白面书生当秘书!?再说,我看这个叫单宝轩的,一脸的杀气,眼神深邃,不是等闲之辈!”

“哎呀,你看你,多想了吧!”老韩乐呵呵的说道,“他假装什么啊?有什么好假装的啊?”

“将军,总之我觉得这个单宝轩和这个戴笠都不是等闲之辈,尤其你说的这个人,我横看竖看都不像白面书生!”

“我的孙大将军!”老韩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戴雨农还能料到我要杀他啊?好吧,就算是他料到了,那么他怎么知道我肯定会去找单宝轩呢?再说,就算他知道我要找单宝轩,他怎么就知道单宝轩会被咱们收买呢?”老韩的推理倒也符合逻辑,只是这个孙桐萱对单宝轩印象深刻,总觉得里面有事,想要进言被老韩阻止了,“哎呀,马腾都说了,这小子胆小怯懦,见钱眼开,不是什么好鸟,你就放心吧!”

孙桐萱将信将疑,戴笠抽风了?带这么个手下来深入虎穴被咱们收买?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情!?见老韩不让自己说话,也就只好作罢。


当日,单宝轩随戴笠前往济南的路途上,戴笠要求单宝轩装扮成一幅柔弱书生的样子,单宝轩很是不解,“戴主任,我装成那样有什么用!?”

“呵呵,宝轩,你不了解韩复渠,韩复渠自以为聪明,其实往往聪明反被聪明误!”

“哦?”单宝轩老大的不解,你那么多手下,凭什么让我装,再说了,我还得装成这个熊样?

“咱们这次去山东,如果韩复渠谋反之心已定,那么他肯定会把咱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深入虎穴,咱们是九死一生啊!”戴笠看着窗外,此行一定是险象环生。

“可是我装扮成这样会有什么好处呢?”单宝轩对戴笠的安排十分不解。

“就算他韩复渠想要动手,也得先摸清了咱们的底,要是他知道咱们不了解什么,就算是在他的地盘上,明目张胆的他也不敢来,我料定这老贼如果看到你这副样子会来收买你!让你替他监视我!”

“你怎么就能肯定?”单宝轩大惑不解。

戴笠微微一笑,“以我对他的了解,此人虽有野心,但是也十分惧怕委员长,不到逼不得已,他是不会明刀明枪的来到,估计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中正他下怀!不过我也不能肯定,如果他上钩,岂不是更好?”

单宝轩一听,好么,要是他不上钩,自己就得这么装傻充愣的过了呗?其实戴笠安排单宝轩这么做也是有一定的考虑的。首先,他分析韩复渠肯定十分不欢迎自己去,自己去为的什么老韩做了亏心事,自然知晓,老韩肯定会多方阻挠自己的调查,无奈自己是委员长直属特务主任,他老韩也是没办法。可是惹恼了这老贼,背不住来个狗急跳墙,那时候就难办了。单宝轩这个方法他也是试一试,让老韩觉得自己也在监视自己能减少危险,再者单宝轩聪明伶俐,心思也算缜密,经过大风大浪,自保是绝对没问题,在人本隐忍了这么长时间,应该也算有经验,还真没想到,老韩还真上钩了?无巧不成书,还是老韩聪明过了头?戴笠的这一招棋,可谓绝妙。

当晚当马腾找到单宝轩,单宝轩下来一跳,没想到一切还真按照戴主任的设想在进行着,戴笠暗自高兴,这下这个韩复渠可是中了计中计了吧?可是没曾想,韩复渠已经丧心病狂到要杀害自己的地步。这不,为了杀戴笠,韩复渠与孙桐萱酝酿了一个阴谋,这日夜里,马腾再次来到了单宝轩的家中。

一进来,这些日子单宝轩已经与马腾算是熟识,马腾也在单宝轩这里得到了不少的情报,照理来说,韩复渠应该已经放下些心来了,而且韩复渠把黄金白银呼呼啦啦的往外运,戴笠不是不知道,只是怕打草惊蛇,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万万没曾想,他韩复渠收到了日寇的一封信,竟然就赶铤而走险!马腾看看单宝轩,“单兄弟,昨晚上还快活不?”

马腾对单宝轩可是金钱美女样样都来,单宝轩倒也乐和,样样都收,单宝轩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挠挠头,这嘿嘿的乐着打着马虎眼。

马腾淫荡一笑,猥琐的说,“这老娘们儿和你胃口不?嘿嘿嘿,十里八乡她是这个!”说着伸出了大拇指!单宝轩是照单全收,马腾把这些事儿一一汇报给老韩,老韩对单宝轩可是十分放心,只是这个孙桐萱一直对单宝轩心存疑虑。

“呵呵,多谢长官!长官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卑职一定竭尽全力!”单宝轩乐呵呵的说道。

马腾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我说,单兄弟,这个戴主任对你怎么样啊?”

“不说问过了嘛,他脾气大,咱是下属,受着呗,嘿嘿。”单宝轩心想,要到主题了!

“呵呵,我听说他老骂你,好几次都想把你赶走?”马腾眯着眼睛,这是戴笠等人串通好一起放的风,就说啊,这个单宝轩办了好几次差事都砸了,戴笠对他很不满意,当然这话也是点到为止,过了就太假了。

“没有没有!”单宝轩连连否认,可是却装出一副心虚的样子。

“是吗?”马腾一看,小子,你的演技太差了,“恐怕是真的吧?哎呀,和哥哥说说怕什么劲儿的!”

单宝轩也先想知道这马腾找自己到底是为了啥,也不好矫情,“唉……”他了口气,单宝轩开始编故事了,戴笠如何如何对自己不好,自己去办了什么不该办的事情,越说是越来气,马腾是越听越带劲啊,单宝轩观察着马腾,马腾也观察着单宝轩。单宝轩心想,你想听的,我可都说了,有什么事儿,你就直说罢了!

马腾脸色微微一变,“额,这个,单兄弟,有件事儿我想求你办,只是我现在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单宝轩一听,心中一阵担心,今天和往日可不一样,不是问些调查之类的事情,而是不清不楚的问着这些没有用的,“长官,您说吧,我能办到的一定办到!”

马腾看了看单宝轩,“恩,单兄弟,护卫戴笠的卫士都是他自己带来的吧!”

单宝轩一听,这是干什么?他们问这个,莫非!?“啊?恩恩,是的是的。”单宝轩表面傻乎乎的不知道啥意思,心里却想明镜一样。

“戴笠的这个房子有多少道岗哨?”马腾眯着眼睛,嘴角挂着一丝阴冷的怪笑。

“恩?”单宝轩一激灵,“您问这个干吗,呵呵呵~”

“单兄弟,怎么,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吗?”说着马腾站起身子逼近单宝轩,单宝轩装作一副十分害怕的样子。

单宝轩心想,**,没想到这帮畜生这么丧心病狂,难道他们真就吃了熊心豹子胆,连蓝衣社的老大,蒋中正的佩剑也敢刺杀不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