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一百九十二章 闯祸的海狼(4)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1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URL] 乌尔里希循着哭声望去,看到在船员们中间站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他那干瘦的身躯上披着一件极不合身的肥大皮袄,几缕黑发乱糟糟的挤在额头,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流淌着悲伤的泪水,好似一只待宰的绵羊正在向命运发出最后的悲呼。 乌尔里希见状冷冷一笑,不紧不慢的向男孩走去,而男孩看到他正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乌尔里希循着哭声望去,看到在船员们中间站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他那干瘦的身躯上披着一件极不合身的肥大皮袄,几缕黑发乱糟糟的挤在额头,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流淌着悲伤的泪水,好似一只待宰的绵羊正在向命运发出最后的悲呼。

乌尔里希见状冷冷一笑,不紧不慢的向男孩走去,而男孩看到他正向自己走来,那种惊恐的哭声变得更加强烈,直叫人肝肠寸断!

“死到临头还有什么好哭的,”乌尔里希掏出手枪顶住男孩的下巴,不怀好意的笑道:“如果你声音小点的话,也许我还能放过你。”

在枪口的威胁下,男孩暂时停止了哭泣,怯生生的看着乌尔里希,他那干瘦的身躯不停的在寒风中颤抖着,好像随时可能倒下一样。

“莫雷尔,别怕,我会保护你的!”里瑟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他拦在乌尔里希面前苦苦哀求道:“长官,求您行行好吧,我弟弟今年只有十二岁,他还是个孩子,求您给他一个活下去的机会吧!”

“你倒是挺会说话的,”乌尔里希把手枪转而对准了里瑟,“不过我并不打算放过这里的每一个人,既然你这么爱护自己的弟弟,那我就先送你去见上帝。”说罢,他就准备扣动扳机!

“不!我不许你杀死我哥哥!”刚才还在哭泣的莫雷尔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勇气,他猛地扑上前,用力的推了乌尔里希一把!

乌尔里希猝不及防,猛地向后退了好几大步,幸亏一个德国水兵反应敏捷,及时抓住了他的胳膊,不然的话,他就要跌落海中,沦为鲨鱼口中的美食。

“小杂种!”乌尔里希刚一回过神,立刻冲过去一把揪住莫雷尔的衣领,骂骂咧咧的把他拖向甲板边缘,“我要把你扔进海里去喂鱼!”

“爸爸!哥哥!救救我!”莫雷尔拼命向亲人挥手求救,赫克和里瑟急得满头大汗,一个劲的试图靠近莫雷尔,可是凶恶的德国水兵们根本不给他们这样的机会,他们用枪托和皮靴把这对父子打得浑身上下血肉模糊,眼看就要命丧当场。

船员们被激怒了,他们奋不顾身扑向德国士兵们,想要夺下士兵们的武器,双方顿时扭打在一起,场面变得极其混乱!

乌尔里希见势不妙,急忙掏出手枪对天连鸣三枪,凄厉的枪声顿时让甲板上的人全部安静下来,德国水兵们趁机抡起枪托把船员们聚拢到一起,准备执行最后的命令。

一件出乎他们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克雷默并没有下达屠杀的命令,而是走到甲板边缘,对乌尔里希伸出手道:“把这孩子给我。”

乌尔里希吃惊的看着他道:“艇长,您想做什么?”

克雷默没有回答他的疑问,而是把惊魂未定的莫雷尔从船舷边缘拉了回来,带回到赫克与里瑟身边。

血流满面的赫克与里瑟看到莫雷尔回到了自己面前,两个人顿时挣扎着爬了起来,他们紧紧抱着莫雷尔,用大滴的眼泪来庆祝这短暂的劫后余生,紧接着,里瑟迈着蹒跚的步伐来到克雷默面前,低声哀求道:“长官,我愿意替我弟弟去死,请您接受我的请求,放过他吧。”

克雷默还没来得及做出回答,赫克也扑了过来,他扑通一下跪倒在克雷默面前,哭泣道:“长官……您要杀就杀了我吧……求您放过我的两个儿子还有那些无辜的船员吧……”

“爸爸,您这是在做什么呀!”里瑟用尽全身仅存的一点力气,想要把父亲拖到一旁,可是老赫克说什么也不肯离开,莫雷尔很快也加入到父兄的争执中,他一手扶着父亲,一手抓着哥哥,嘴里不停的哭泣道:“爸爸,哥哥,你们别争了,要死我们一起死!”

“莫雷尔,你不能死!”里瑟着急的说:“妈妈还在等着我们回去,你要是死了,今后谁来照顾她!快,听哥哥的话,赶快退到后面去。”

“不!我那也不去!”莫雷尔死死抓住里瑟的手,哭着说:“我要和你们在一起!”

“快走!”里瑟一咬牙,狠狠地将父亲和弟弟推到一旁,莫雷尔的哭声顿时变得更加凄惨,“哥哥!你不能死!我要哥哥!”

克雷默看着眼前这凄凉的一幕,心头泛起一股难言的酸楚,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那时的他又瘦又小,经常会被一些大一点的孩子欺负,每当这个时候,哥哥总是会勇敢的站出来保护他。尽管有些时候哥哥也会被人打得鼻青脸肿,可是他却总是自豪的对自己说:“瓦尔特,我亲爱的弟弟,哥哥永远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悠远的往事在克雷默的眼中浮起一层薄雾,他木立当场,陷入到一种深深的彷徨中。

站在一旁的乌尔里希紧张的瞅了一眼手表,他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于是便着急的催促道:“艇长!我们的时间有限,到底该怎么处置这些人,请您赶快下道命令吧!”

“乌尔里希,你瞧啊,”克雷默缓缓仰头,望着正在徐徐上升的太阳,喃喃道:“沐浴在阳光下的生命多么令人羡慕啊。”

乌尔里希可没有克雷默这样的感慨,他心急火燎道:“艇长,现在不是发感慨的时候,要是我们不赶快把这些人处理掉,一会要是遇到巡逻的军舰就麻烦了!”

“我知道了,”克雷默把手一伸,“你身上还有多少钱?”

“?”乌尔里希一愣,“您要钱做什么?”

克雷默把脸一沉,“少废话,你赶快把身上的钱全都掏出来!”

乌尔里希被这道古怪的命令搞糊涂了,他下意识的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美元递到克雷默手中,克雷默查了一下,又走到士兵们面前,挨个让他们把身上的钱全都拿出来,当士兵们的口袋里已经再也拿不出一个钢蹦的时候,他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叠钱,在简短的清点之后,他把这些钱递到了里瑟面前。

“年轻人,我们需要你们船上的给养,但是我们不会白拿,喏,这是给你们的报酬。”

可是里瑟根本不敢去接这叠钱,他吃惊的看着克雷默,实在搞不懂眼前的这个德国人到底想干什么。

“拿着吧,”克雷默把钱塞到里瑟手中,低声道:“你是个好儿子,也是个好哥哥,上帝一定会保佑你的。”

“长官,您这是要……”里瑟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钱。

“船上剩下的给养足够你们返回离这里最近的港口,”克雷默说:“如果你们还想继续捕鲸的话,就往西北方向航行,大约在离这里200海里的地方经常会有鲸群出没,但愿你们能有一个好收成。”

“长官,您真是位好心人,”克雷默的这句话彻底打消了里瑟的顾虑,他激动的流下了眼泪,“我会在上帝面前为您祈祷的!”

克雷默心头涌上一阵苦涩,他说不出自己是该为里瑟的感谢激动还是后悔,也许自己今天原本就不该浮出水面。

“艇长!您这样做太冒险了!”乌尔里希沉不住气了,“如果不把这些人全部干掉,他们一定会向敌人报告我们的行踪,到时候我们就有麻烦了!”

“这件事情由我来负责!”克雷默重重的一摆手,“马上撤退!”

“艇长!您不能这样做!这会让您受到军事法庭审判的!”乌尔里希仍在试图劝说他更改决定。

“我再说一遍,这件事情由我来负责!”克雷默铁青着脸说:“执行我的命令,立刻撤退!”

眼见自己的劝阻不能起到效果,乌尔里希只好狠狠的一跺脚,大吼一声:“全体注意,立刻离船返回潜艇!”

德国水兵们带着郁闷的心情登上了橡皮艇,他们不明白克雷默为什么会突然大发善心,放过这群已是束手待毙的船员们,不过,这样的问题也许他们一辈子都无法找到答案。

克雷默站在船舷旁,按照海军的惯例,他将是最后一个离船的人,可是就在他准备离开捕鲸船之际,里瑟却突然冲过来抓住他的胳膊!

“长官,战争已经结束了,难道您不想回到自己的家乡吗?”

“没有人不想家,但是我们没有家。”克雷默冰冷的语气里透出一缕无奈的凄凉。

“长官,您怎么会没有家呢?您是个好人,这我能感觉到,去找盟军投降吧,我愿意为您作证!”

“那不是能由我决定的事情,”克雷默轻轻推开里瑟的手,“我们将在黑暗的世界里等待一场遥远的战争,这才是我们的命运。”

死里逃生的里瑟目送克雷默登上橡皮艇,向着远处的潜艇划去,在他身后,船员们紧紧拥抱在一起,庆祝着生命的延续。

克雷默登上潜艇,爬上指挥塔,最后望了一眼天空上的太阳,嘴边露出一丝凄凉的笑容,他多么希望能够生活在温暖的阳光下,享受自由的呼吸啊,可是命运却注定要让他抛弃这一切,坠入深深的地狱中不能自拔,这也是成千上万在“卐”字旗下宣誓效忠的德国军人直到死去也无法摆脱的桎梏!

巨大的潜艇关闭舱盖,徐徐沉入海中,波涛起伏的海面上很快冒出一大片白色的气泡。当一切都恢复平静时,久未开口的赫克突然喃喃道:“这不是我的大海,我的大海里没有海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