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一百九十一章 闯祸的海狼(3)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赫克船长披着一件厚重的皮衣,站在上下起伏的船头向四周不停的张望着,冰冷刺骨的海风不时吹起他额头上的斑斑白发,可是他的嘴边却始终挂着一缕欣慰的笑容。

他是一位来自冰岛的老渔民,专门以捕鲸为生,这次他带着两个儿子还有二十几个船员一道出海,就是希望赶个早,多捕上几条鲸鱼,好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一点。

往年的这个时候,赫克船长是不敢随意出海的,因为谁也说不准那些残忍的德国海狼是否就在水面下窥视着他们,在浩瀚的大西洋上,海狼几乎成了死神的代名词,凡是被他们盯上的船队从来都是凶险无比,尤其是对那些掉队的船只来说,离开了护航舰只的保护,等待他们的就将是一枚枚不期而至的鱼雷。

战争改变了赫克一家的生活,原本他们在战前的生意很好,随便哪次出海都不会空手而归,可是自从德军实施无限制潜艇战以来,由于担心被德军潜艇视为掉队的运输舰,赫克一直不敢出海捕鲸,他的渔业公司也因此濒临倒闭的边缘。如今战争结束了,他又看到了重拾往日幸福生活的希望,于是他急匆匆的把在码头上一停就是好几年的捕鲸船大修一番之后,就带着全家人的希望驶入了阔别多年的大西洋。

微咸的海风,漂移的冰山,这熟悉的一切让老赫克兴奋不已,出海一周以来,他每天都要在船头站上很长时间,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这是要把自己亏欠大海的一切都补上。

一个身材魁梧的小伙子从船舱里钻了出来,急匆匆的走到赫克身边说:“爸爸,您已经在外面站了好几个钟头了,还是赶快回到船舱里休息一会吧。”

赫克扭过头,慈祥的看着小伙子,这是他的大儿子里瑟,也是他事业的继承人。

“我的孩子,”赫克笑着说:“大海就是我的故乡,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感受到心灵上的平静,我虽然老了,但是每当我听到大海的浪涛声时,浑身上下就充满力量。”

“您要是再不回到船舱里,恐怕这种力量就会消失在冰冷的空气中。”里瑟没好气的回了父亲一句。

“不,不会的,我和大海是融为一体的。”赫克凝视着夜幕下的海面,若有所思道:“我和你母亲就是在海上相识的,她是一个渔夫的女儿,我们两个一见钟情,然后就有了你和莫雷尔,想想看吧,如果没有海洋,那我就不会拥有这么多的美好……”

里瑟无法打断父亲对往事的回忆,他是个孝顺的儿子,知道父亲对海洋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特别是这些年来由于战争的缘故,父亲一直无法出海,这也导致老人长年郁郁寡欢,而现在战争结束了,父亲也终于回到了魂牵梦系的海洋,这种来之不易的幸福的确不能轻易被人夺走。

里瑟挠着头想了一会,还是忍不住道:“爸爸,我知道您很想回到大海上,可您的年龄大了,外面又这么冷,我真担心您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放心吧,我的孩子。”赫克饱经风霜的脸庞上露出了坚强的笑容,“除了上帝,谁也不能把我和大海分开。”

里瑟无奈的摇着头,他明白父亲此刻是不会跟他回到船舱里的,他索性也站在父亲身旁,陪老人一起凝视着大海。

“爸爸,您听说了吗?”里瑟站了没多久,就想起了一个时下很流行的恐怖故事,“据长年往来于这条航线上的渔民们讲,最近这片海域出现了海妖,它专门猎杀岸上的企鹅,海妖所到之处,岸上的企鹅就会无一幸免,有的渔民甚至还声称自己亲眼见过海妖,据说它身躯庞大,足有一艘货轮那么长……”

“你是从哪里听到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赫克皱着眉头训斥儿子道:“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海妖!那都是用来吓唬小孩子的玩意,你今年已经二十四岁了,怎么也相信这些鬼话!”

“这可不是胡说八道,”里瑟不服气的争辩道:“最近大家都这么说,依我看,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哼!”赫克气呼呼的说:“别人都这么说,那我问你,你亲眼见过海妖是什么模样吗?它有几只脑袋,长得像章鱼还是像水母?”

里瑟被父亲问的哑口无言,他所说的一切也只是道听途说来的,他压根也不知道那个传说中的海妖究竟是什么东西。

“你呀,做事情就是不动脑子。”赫克耐心的对儿子说:“记住,不要相信那些你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愚昧加无知会遮住你的眼睛,让你放弃思考,成为一个没有脑子的傻瓜,大海是美丽的,也是残酷的,如果你不能用智慧来征服它,那么风浪就会将你吞噬,到那个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里瑟的脸唰的一下红了,他不好意思的用脚踢着甲板,“我知道了,我今后再也不会相信那些虚无飘渺的传说。”

“这就对了。”赫克笑着用手指向天边:“看哪,孩子,太阳出来了!”

里瑟顺着父亲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波涛起伏的海面上弥漫着一道道金色的光芒,一轮金黄的太阳从大海里钻了出来,它仿佛是刚洗了一个舒适的海水浴,正将自己愉快的心情向四周传播,海面上刺骨的寒风也因此消失的无影无踪,里瑟心里变得暖洋洋的,他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言行有些荒谬,如此美丽的海洋里怎么会有残忍的海妖出没呢?

但是命运却和赫克父子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正当他们满怀喜悦迎接日出之际,凶恶的海妖却出现了!

“轰!”原本平静的海面上突然骤起波澜,一艘巨大的潜艇在海面上硬生生撕开一道口子,在赫克父子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呼之际,一面象征身份的“卐”字旗便飘扬在指挥塔上方!

“我的上帝!”赫克脑子里嗡的一声巨响,他目瞪口呆的望着那艘巨大的潜艇,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这辈子没少见过潜艇,可是像这么大块头的潜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一时间他竟然有了一种错觉,仿佛这并不是一艘潜艇,而是一只凶恶的海妖,正准备张开血盆大口将他吞噬。

“爸爸……是德国人……”里瑟已经被吓得面无人色,他用颤抖的手指着潜艇说:“您瞧……他们朝我们过来了……”

赫克急忙定睛望去,只见潜艇上已经放下了好几艘橡皮艇,一群全副武装的德国水兵正迅速向他们靠近,眼看就要靠上船舷了!

“我们要发求救信号吗?”里瑟的眼睛里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

“来不及了,”赫克沉重的摆着手,“让他们上来吧。”

说时迟,那时快,一群德国水兵在克雷默的率领下爬上了捕鲸船,他们上船之后,立刻按照事先的布置冲进船舱内,把还在梦乡中的船员们纷纷拽到甲板上,船员们惊恐的挤成一堆,望着眼前这群不速之客,一个个眼神中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

“谁是船长?”克雷默用英语问道。

“是我。”赫克忐忑不安的走到克雷默跟前。

克雷默上下打量了一眼赫克,便冷冰冰道:“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到这里来干什么?”

“长官,我们是冰岛人,是来这里捕鲸的。”赫克尽量放缓自己的语气。

“活见鬼!我本来以为这是一艘运输舰,可谁知道竟然是一艘破渔船!”克雷默心里对自己的战利品感到非常不满,他盯着赫克继续问道:“这片海域很危险,你难道不知道吗?”。

“战争没有结束之前是这样,但是现在不同了,听说您的国家已经与盟军签署了和平协议,有好多潜艇都已经回国了。”赫克唯恐刺激到德国人,所以把无条件投降说成了和平协议。

克雷默本来就不太好看的脸色这时变得更加阴郁,他听得出来,赫克是在用一种含蓄的方式提醒自己的身份。

乌尔里希这时凑过来问道:“艇长,我们现在要干什么?”

克雷默冷冷一笑,道:“检查他们的货仓,把所有的货物都搬出来!”

“跟我来!”乌尔里希得令后一挥手,除去几名留下来担任警戒任务的士兵之外,其余的水兵们都跟着他闯进了捕鲸船的货仓里,把成箱的给养和淡水抬到了甲板上。

“艇长,您瞧啊,这下我们可不用再天天吃那该死的企鹅肉了。”乌尔里希得意洋洋的抓起一整块鲜肉,向克雷默炫耀战果。

赫克和里瑟的心跳几乎同时加速,他们顿时明白了关于海妖猎捕企鹅的传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但是这种短暂的激动很快又被不知道德国人将如何处置自己的惶恐给压了下去。

“长官,”赫克试探着问道:“你们在这里待了多长时间了。”

“这和你有关系吗?”克雷默冷冷道。

“我只是对此有些好奇而已,”赫克小心道:“也许你们还不清楚最近都发生了那些事情……”

克雷默的眼睛里一下子充满了杀气,“你大概是想告诉我,我们的元首已经战死在柏林,而且我们已经战败投降对吗!”

听到克雷默的回答,赫克顿时觉得胸口像是被重锤猛地砸了一下,德国人已经知道了自己国家战败的消息!这样一来,他和全体船员的生命就危在旦夕,因为从克雷默的言行上来看,德国人好象并不打算举手投降,一想到接下来可能要遭遇一场血腥的屠杀,赫克眼前一黑,软绵绵的向后倒去。

守在父亲身旁的里瑟眼疾手快,急忙托住赫克摇摇欲坠的身躯,焦急的说:“爸爸,您怎么了?”

赫克用力抓著儿子的手,颤抖道:“里瑟!赶快带着船员们离开这里,不然的话就来不及了!”

“爸爸,现在说这些已经太晚了,”里瑟抱紧父亲,坚强的说:“就算我可以带着船员们逃生,可是您怎么办?我不能把您一个人留下,既然上帝让我们遇到了这群残忍的强盗,那么无论是生是死,就让我们一起来面对吧!”

听到儿子的回答,赫克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眼下他已经想不出任何办法可以让自己和船员免遭厄运,只有等候上帝的宣判。

“艇长,我们不能在此地久留,”乌尔里希凑到克雷默身边,指着赫克和船员们说:“这些人该怎么办?”

“先把货物搬到橡皮艇上,然后再把这些人全部除掉!”克雷默的语气冷得像一块冰,海狼的残忍在这一刻展露无疑!

德国水兵们在乌尔里希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把捕鲸船上的给养搬到橡皮艇上,然后再运到潜艇上,往返几趟之后,甲板上只剩下了很少一部分给养,克雷默瞅了一眼手表,时针已经指向了早上八点,他觉得已经到了必须撤退的时候,于是他猛地一摆手,命令道:“停止搬运,准备开火!”

留在甲板上的水兵们齐刷刷的将枪口对准了船员们,眼看一幕惨剧就要上演,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船员们中间却传出了一个孩子的哭泣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