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女孩报假警 为台风守夜的民警搜寻7小时

假警!原来是孩子报假警。


(9日)凌晨3点,(杭州市)彭埠派出所教导员周伟强和副所长方征终于可以喝杯水了,他们的表情与其说是知情后的恼火,不如说是苦笑的轻松。“幸好没事……”这句话,他们翻来覆去地讲。


从前天晚上到昨天凌晨,一个才13岁的女孩跟杭州110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她先是假称自己遭遇歹人侵害,生命垂危,闹得两个派出所几乎出动了所有的警力紧急搜寻了整整7个小时。谁知道,警察忙得团团转的时候,她正甜美地睡在家里做梦哩!


女孩并不知道,她开的这个玩笑到底浪费了多少社会资源。昨天中午,本报记者和孩子及家长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



“让我(女儿)的事情给别的孩子家长提个醒吧。”闹出事情,妈妈才回过味来:自己平时与孩子的交流实在太少。


8日晚8点03分


女孩微弱的声音说:“快不行了”


台风即将来临。夜晚的杭城时雨时晴。


“救我,救我,我快不行了……”杭州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的报警电话里,突然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痛苦而微弱的声音。那声音听上去,像是个才十三四岁的小姑娘。


“你在哪里?情况怎么样?”接警员的语气陡然急促。对方断断续续地说自己刚刚遭遇了歹人性侵犯,还被捅伤了。“现在三堡……101……325……”听这语气,那真是气若游丝。然而,等这两个数字一报完,电话马上就挂断了。接警员即时回拨,却发现对方的手机已经停机了。


面对这样的警情,哪敢怠慢?指挥中心一边将案情向市公安局值班领导汇报,一边指令靠近三堡的彭埠、四季青两个派出所紧急出动。


101?325?这两个数字到底是门牌号还是公交车?又或是其它什么单位?


“当时,我们所里都在为台风做准备,大家都在值班。”彭埠派出所教导员周伟强和副所长方征马上着手布置调人。凡是地名里有101或325的,全都派民警和巡防队员一一去查。


没有啊!各路民警和巡防队员很快回报。


8日晚至9日凌晨


敲开百户房门,终于找到线索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接到指令后江干警方很快就在彭埠派出所成立了专案指挥部。有个民警脑子转得快:停机了,那我们就帮忙充值!只要充个20块就行!


民警马上找了派出所周边的充值点。然而,那个报警的手机是外地号码,充值点老板的回复是外地手机要到营业厅去充。


半夜三更的,营业厅早已关门了,充值不成。


无奈,那就只能加大搜索范围。“各小组注意,报警人似乎是安徽口音。”接到专案指挥部的命令后,各组民警和巡防队员敲开一户户居民的房门,面对着一张张睡眼惺忪的脸急问。


还有,报警的女孩子自称受了伤,会不会已经被送到医院了呢?民警又去了周边所有的医院,希望从刚刚入院的伤者中得到一点线索。


心急火燎地查了百余户居民,依然没个结果。


已经1点多了,民警又敲开了五堡二区的一间出租房。一个17岁的小伙子开了门,他是安徽舒城人。“这个号码?哎,是不是我表妹的啊?”小伙子的话让民警的精神陡然一振。


9日凌晨1点02分


找到小姑娘时,她睡得正香呢


小伙子带着民警找到了五堡二区某号。这户是安徽舒城来的一家四口,夫妻两个,有一子一女。“你们……什么事啊?”男主人是做轮胎生意的,他忙不迭地穿衣服。“我又没胡说什么,没干什么……”女主人也被吓得赶紧为自己辩解。


这户人家,一切正常。只有闹钟“滴答滴答”地响着。


民警查了半天,在他们女儿的枕头边找到了一个略显破旧的手机,其号码和报警平台显示的一致,通话记录也显示8点03分拨过110。


面貌清秀的13岁女孩小红(化名)睡得正香。


天哪!居然是这个孩子报了假警。


忙了一夜的民警们面面相觑。假警都遇到过,闹出这么大动静的假警,可从没遇到过。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打通(110)?”女孩醒来,一脸茫然。她是典型的“小候鸟”,放暑假才到杭州来与父母团聚。


事情的原委这才渐渐清晰。


前天晚上7点多,父母去麦德龙超市买工作服。小红好奇地看着弟弟在玩电脑游戏。“这个我在老家没玩过,但弟弟不给我玩。”她觉得有点郁闷。


过了一会儿,小红觉得很无聊,就开始摆弄自己的手机。“我知道手机里没钱了,就随便拨拨号码。”她的脑海里突然跳出了“110”这个号码,而110属于紧急呼叫的号码,可以拨通。


这时,小红又想起了电视里放过的警匪片,于是开始“演戏”。“我就说这里出事情了,以为(警察)叔叔不会来的,没想到他们真的来了……后来,我就睡觉了,和爸爸妈妈也没说过。”


小红有事不太跟父母交流,她和在老家的奶奶最亲。


警方表示,110报警电话是维护公共安全的重要资源。鉴于此事,特别提醒各位家长在假期要管好孩子,教育其切不可拨打110、119、120等应急电话开玩笑。


与“小候鸟”面对面——


她说:我想回安徽去,我想奶奶


昨天中午,记者在彭埠派出所见到了小红。正读五年级的孩子一直低着头,像是在刻意回避妈妈和民警的眼光。


出生才两个月的时候,小红就被父母托付给了爷爷奶奶。父母到杭州打工。“带个孩子不方便啊,我老公一开始才十多块钱一天的工资。”妈妈说,他们会每个月给孩子的爷爷奶奶寄点钱。


丈夫做点轮胎生意,妻子料理家务,他们与孩子的交流基本只通过一个二手手机——是妈妈用旧的,也就是报假案的那个。


“我们学校旁边有两个公用电话的,但有一个总是坏掉。”小红很宝贝这个手机。


二年级到四年级,小红被父母接到杭州读了两年书,然而小红说自己总想着老家,想着爷爷奶奶。


“她不太和我说话的,和奶奶亲,和我不亲,走路都要拉奶奶的手。”妈妈说,有一次自己要到新华书店给女儿买个背背佳,女儿却说就算驼背也不要自己管,最后还是在姨妈的劝说下,女儿才勉强答应了,跟妈妈一起去买了一个背背佳。



五年级,小红回老家去读书了。“我觉得那里(老家)舒服,小朋友也多,还有,我很喜欢奶奶的。”小红说。


后来,夫妇俩又生了儿子,一直让他在五堡小学读书,现在已经9岁了。“奶奶带不了两个孩子,带孩子也吃力的。”妈妈有点难过,说儿子和女儿姐弟之间也不太亲。


今年暑假,父母把小红接到杭州(一个月还不到),但小红总嚷嚷着要回老家去。


“放假前,学校里的老师就说放假不要随便去外面游泳,不要玩火。现在我知道了……这个电话(110)也不能乱打……”小红说,下次再也不敢了。


本文内容于 11/23/2009 3:03:51 PM 被水边边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