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初到美国

记得刚到美国第一个月学开车。真是老妇新传。我的脚一踏上油门心就开始蹦蹦地跳。车开的那个慢啊,一上高速我就心跳加速。老姜说他担心我被警察罚款;“恐怕你将是第一例因慢速被警察罚款的。”当然他的担心没有变成现实。那时我最高兴的是堵车。每次开到单行道时,从后视镜中可以看到我后面的司机一脸的不耐烦。


一天,我正在我们这个小城的中心街道(单车道)慢行,只听背后一声引擎巨嚎,一辆宝马跑车从逆行道飞快的超过我,绝尘而去。我被吓得心跳速度比他的车速还快。气愤地对老姜说:“警察呢,警察在哪里?这种严重违规行为该重罚!” 老姜哈哈一笑:“你可以想象你已经把人家逼疯了,人家花百万美元买的高级跑车只能跟在你后面开这种垃圾车速,你让他损失了多少$,人家不窝心吗?”


刚刚结婚时,老姜显得非常虚心,经常征求意见,问我对他的感觉。

“嗯,什么都好,就是和大多数西方人相比,你还欠浪漫。”

他虚心接受。

一日,傍晚我们开车进城,路上他抬头望天见一轮圆月衬得深蓝的天空宝石般的晶莹透亮。:“看,这月亮好美!”

我还没有看到月亮就已经看到他开的车正在偏离车道,驶向路边的小沟了,大喊:“(watch out! we are almost felling down !小心,我们要掉下去了。”

老姜一惊,赶快收回目光。

“I watch the moon, you wathc the road! (我看月亮,你看路!)”我命令道。

“see, sometimes you need pay for the romance (瞧,有时浪漫要付代价的呢)。”老姜回答了我白天的问题。


刚到这里加入了当地的合唱团。五线谱不认识。开始也懒,没有认真学习。所以大多数时间是靠听,难点再细读。一次错过了一个半拍修止符号,本应从后半拍起音,我却从前半拍起了。我在男高音组里,坐在我边上的一个小帅哥试图指出我的错误,可惜我这个破英语没有搞懂他的意思,总是在琢磨我的全句节拍,听到他说“yes,yes!”那既然噎死,我就是对的啊。我继续唱,小帅哥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摇摇头,干脆换了个地方坐,不在我的旁边了。

巨大羞辱!!!这等于是说“你唱的太糟,我受不了了”

我的整个晚上的快乐给他毁了。

回来还怏怏不乐。老姜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他原因。老姜觉得好笑:“come on,he is just your boyfriend!”(得了,别介意,他是你的男朋友啊。”

我气愤的说:“since he did this, he is not my boyfriend, he is just my son...Oh, no! my grandson!" (他这样待我还是什么男朋友,是我儿子罢了,不,是我孙子!)一顿臭骂,解气了。突然觉得好笑,问老姜:“在中国,如果我说哪个人是我孙子,那是骂他呢,除非他真的是我的孙子。美国有这个习惯吗?”

正在洗碗的老姜停下手里的活,忍着笑,认真地答道:“I don't know whether or not hurt being called grandson here, But I do know if a woman who is as young and beautiful as you was called ' Grandmom' that will be big hurt for her! (我不知道在这里被叫成孙子是否是羞辱,但我却知道像你这样年轻漂亮的女人如果被人称作奶奶,那才是大大的羞辱呢)。”

我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