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子欲孝而母不..”

自以为 收藏 0 115

电话铃声响起,我知道那是从千里之外生我养我二十年的故乡处打来的。每周日傍晚成了雷打不动的固定时段,我会静静地守候在电话机旁,等待着最熟悉的声音从话筒那边响起,心中犹如一缕甘泉缓缓流过,润泽着被钢筋水泥禁锢了一周的身心。

如期而至的问候又在电话那头响起,“爸,怎么是您?”我已经习惯了每每的开场白都是母亲,这回父亲打前阵我有点纳闷,不由自主地心里咯噔了一下。“爸,身体还好吧,我妈呢”电话那头言语有点闪烁,“嗯,你妈,挺好,上你老姨家去了”“这不,走之前还嘱咐我要记得7点给你来个电话,怕你惦记呢”。我有点不相信,但既然父亲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啥,和父亲聊了几句,临了挂电话,心里还是有点不甘心“让我妈有空记得给我电话,我想她了”。

挂了电话去做饭,心里不知道为何空荡荡的,连做个饭都心不在焉的,好几下扑出来了都浑然不知。脑子里又涌现出十多年前的画面。上高一的时候,开始了拚命的晚自习。谁都希望跻身眼前窄窄的一条路,虽然并不知道这条路最终会通向哪里。冬日夜晚精疲力尽返家的时刻,是我一天里最为幸福的时光。远远地,就能看到等候我的那扇窗子透出昏黄的灯光来,淡淡的,暖暖的,穿过雾与尘埃的屏障,静静地凝望着我。母亲常常把留给我的饭菜温在锅里,凉了再热,热了又凉。等着我的,一定是最精致丰盛的菜肴,每一箸都会带来说不尽的快乐。很久之后我才知道,让我受用无比的美妙其实是母亲特地为我精心准备的。妈说,用脑子多,缺不得营养......还要长身体呢。于是,在母亲含笑目光的注视下,我继续着每晚贪婪的享受,直至羽翼初丰,振翅远行。

这天晚上,做了个很奇怪的梦,妈妈穿了一身白纱裙,身上居然长了一对天使的翅膀,显得那么温婉美丽,就像留在我孩提时对母亲的印象。妈妈冲着我说,那里有很多人需要我,我要去帮助他们,你们自己要好生照顾自个,记住一定要吃早饭,否则对身体不好……说的好些话在一觉之后想不起来了,只是特别清晰地记得她挥动天使般的翅膀向天空飞去,天空出现了五彩云,那景象是我从未碰到过的。第二天醒来,发现枕巾湿了。

电话的那一头永远是报喜不报忧,每每令我牵肠挂肚,从这一周到下一周。妈向来是健朗矍铄的,今年给我的感觉却明显不如从前,前些时候我恰逢出差,回了老家一趟,母亲那副日渐瘦削的肩膀,让我心里涩涩的,对未来的日子无尽担忧。要知道,以前在我的眼中,那副肩膀可是充满了力量,能担得起任何风雨的。

周三下班回家早,赶紧给家里挂了电话,接电话的还是父亲那沧桑的声音,在我再三催促下父亲才说了实话。母亲早些时候被诊断出子宫癌,已经住进医院接受化疗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告诉我”我一边大嚷着,一边泪水喷涌而出,“小华你别激动,你妈就是怕耽误你工作,特意交代我不告诉你,你放心,医生说先化疗看看,你别着急”我哽咽着挂了老父的电话,诅咒着自己怎么如此不孝,自打来到这钢筋水泥的城市就再也没有能好好地对父母尽孝,老是以为自己努力工作,哪天光宗耀祖衣锦还乡就是给父母最大的欣慰,殊不知父母从来也不肯要儿子给他们买任何的东西哪怕是区区几百元的生活费也被他们如数攒着,过年时当作压岁钱返还给儿子。我把自己的头埋进了沙发里,放声大哭起来。

向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火速赶回老家。见到母亲时,母亲两眼泛着泪花,瘦削的下巴让我心头滴血。我是什么时候没有这样近距离地好好端详自己的老母亲了,母亲那满头黑发是何时布满白丝的,我内心愧疚得恨不得用千把尖刀扎向自己。母亲精神头大不如以前了,尤其是接受化疗后,两个眼窝深陷下去,还不时地恶心呕吐,头发一大把一大把地掉。我求助医生,医生说肿瘤是正常细胞在某些不良因素的长期作用下,出现的过度增生或异常分化而生成的新生物,在局部形成肿块。化疗能杀灭癌细胞,同时也损伤了人体正常的细胞,患者常会出现身体虚弱、恶心呕吐、发热、食欲下降、疼痛、口干舌燥、脱发、白细胞下降等症状,无形中对机体造成极大的损伤,会导致癌细胞的扩散转移甚至危及生命。还说病人年纪大,只能接受阶段性化疗,怕接受不了化疗的疼痛,那是吗啡都解决不了的,建议我们实行中西医结合。我问医生有没有推荐的药物,医生说这类药很多,但是针对老人年纪这么大一般药也不敢随便推荐,目前业界比较推崇的是人参皂苷RH2,俗称“癌症细胞狙击手”能主动杀死癌细胞;活化机体效应细胞和细胞因子,能够激活抑癌基因,增强机体毒杀肿瘤的能力,抑制肿瘤细胞的生长和增殖,并保护正常细胞。还有减少肿瘤的恶化转移,促使其细胞的分化成熟,使之逆转为正常细胞的作用。医生说得我云里雾里,我只能回去凭着在互联网的那点本事找找看。借着医生说的人参皂苷RH2,最后让我找到的是人参皂苷RH2提纯最高的金幸胶囊,一看还是个大厂家出厂的,我一口气让厂家寄来了两个疗程的药,每天坚持给母亲服用。一周的时间过去了,父母都催着我回去上班,别把工作给耽误了,我百般不舍万般无奈地离开了老家,飞机上我回想自己这参加工作的十多年来,一直是想让家人的生活丰富一点,再丰富一点,自己居然成了物质的奴隶却浑然不觉,真是可笑,无论怎样丰富毕竟是没有生命的东西,它们又能代替我多少?

电话换成了每日一通,我每天都很关心母亲的化疗进程,父亲也是够累的,自己的腿脚也不是那么灵活,还要照顾病榻上的老伴,这么一折腾都不知道能不能吃得消。有天我偶尔翻到金幸的那张说明书,看到即使是健康人群吃这个也能迅速提高免疫力,有预防癌症的功效。我马上通过网络又订了一个疗程寄给父亲,叮嘱他也要一同服用,给母亲做个伴。后来的几次电话里有听父亲说起金幸的厂家打电话来询问他们的病情,还提供了一些病理知识和化疗后的疗养建议。我心里也感激现在厂家的服务是如此到位,让挣扎在死亡线上的病人也能享受无微不至的关怀与温暖。

在某个周末,电话铃声响起,母亲的声音从话筒那头传来,我欣喜若狂。我问“妈您什么时候出院了”妈妈的笑声虽不如以前那么爽朗,但是听得出来和我的心情是一样的。“儿啊,你说妈是积了几辈子的福了,居然又能跟你说上话了,鬼门关上走了一遭人家也没肯收我呀,知道我惦记着我的儿啊”,“妈,真的好了吗,医生怎么说的?”我眼泪刷刷的流,依然是一万个不放心。“医生也说太神奇了,肿瘤的体积已经缩小了很多,而且癌细胞也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可以先在家里休养着,儿啊,你说你给妈买的那个药怎么这么灵呢,我还给邻床的病人都推荐了呢,他们都说那不是药的作用,那是因为孝感天地”无论如何,我是感激金幸胶囊的,我跟母亲还说了很多很多,叮嘱她一定要乐观点,好好调理身体,不要有任何思想负担,“妈您知道吗,爹妈在哪里,哪里才是我心的归宿,您一定和我爸得顾全自个,让我的心有靠岸的地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