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名将英雄梦 烈烈先秦 大秦的克星:侠将公子信陵君(十一)

江湖闲乐生 收藏 0 10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size][/URL] 7. 信陵死后,再无公子,叹沦亡,大梁遗迹,君不在,唯见水东流 看着信陵君一天一天的沉沦,跟他交好的名士君子都摇头叹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门下三千宾客也渐渐心灰意冷,一个个离他而去另谋高就;从前热闹之极的信陵君府变得门罗雀悬乏人问津,只有袅袅不绝的丝竹之声没日没夜的鸣奏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


7. 信陵死后,再无公子,叹沦亡,大梁遗迹,君不在,唯见水东流


看着信陵君一天一天的沉沦,跟他交好的名士君子都摇头叹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门下三千宾客也渐渐心灰意冷,一个个离他而去另谋高就;从前热闹之极的信陵君府变得门罗雀悬乏人问津,只有袅袅不绝的丝竹之声没日没夜的鸣奏着,声声蹂躏所有魏人的心。


——我们无比敬爱的公子,怎么如今变成了这幅模样,就算再怎么不得志,他也不该英雄气短自甘堕落啊!


还是那句话,谁能了解他内心的痛苦?


信陵君一生,爱惜羽毛有如生命,如今恶名缠身,这如何是他本意?


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正如中国近代思想家王韬所言:“信陵之于醇酒妇人,岂其所真溺爱?其心独苦也!”


何止心苦,信陵君的心早已死了,现在,他只求身也速死。


精神的放纵,肉体的欢愉,酒精的慰籍,短暂的高潮,不过都是为了麻醉他的痛苦而已,真正能消除他痛苦的,只有死亡,信陵君无法选择如何生存,只好选择如何死亡。


他无法光荣的死亡,也无法壮烈的死亡,更不能报复式的死亡,他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狂欢式的死亡。


信陵公子喝的不是酒,是寂寞。信陵公子玩的也不是女人,同样是寂寞。


这是他仅存的最后一点自由。


英雄无用处,酒色了残春。一个品高无暇力抗强秦的名将公子,竟然落魄不堪到自我作践,去放纵践踏自己的精神、名誉以及生命,这是一种何等的绝世孤独与悲哀。




信陵君沉沦后第一年(公元前246年),秦国国尉蒙骜大举攻赵,攻取赵国故都晋阳(今山西太原),大显名将风采,并向世间证明,没有了信陵君的六国,根本不堪一击。


信陵君沉沦后第二年,秦军进攻魏国的卷地,斩首魏军三万,赵国因为信陵君感到不平,不仅不去相救,反派廉颇伐魏,攻取魏邑繁阳。


信陵君沉沦后第三年,秦将蒙骜伐韩,攻取城池十二座。


信陵君沉沦后第四年(公元前243年),公子醉死在温柔乡中,死因,纵欲过度与酒精中毒。


魏国乃为累,万古悲公子。世上无神仙,英雄如是死!(明 汤显祖)


魏安釐王闻讯,哭泣不止,哀痛过度,不久也去世,魏太子增即位,是为魏景湣王。


公子生如泰山,死如鸿毛。魏王生如鸿毛,死亦如鸿毛。


秦王嬴政听说魏王公子先后去世,大喜过望,立刻派大将蒙骜攻魏,一举攻克酸枣、燕、虚、长平、雍丘、山阳等三十城;设置为秦之东郡。


之后,秦国不断侵吞蚕食魏国土地,公子死后十八年(公元前225年),秦军大将王贲兵临大梁城下,挖开鸿沟堤防以水灌城,泛滥的洪水奔流而下,将巍巍大梁夷为一片废墟,大梁君臣百姓玉石俱焚。


再二十三年后(公元前202年),公子的头号粉丝汉高祖刘邦即位为皇帝,他每次经过大梁,都要去祭祀公子一番。刘邦草根出身,是个很讨厌繁文缛节的皇帝,但为了自己的偶像,他甘之如饴。


公子死后48年(公元前195年),刘邦在平定英布的战争中受重伤而回都,特意来到大梁,缅怀公子,并为信陵君设置守墓专户五家,世世奉祀不绝,将游侠少年以来的慕从和景仰,作了辞世前最后的寄托。


公子死后百余年的汉武帝时期,一个叫司马迁的史官为写《史记》游历天下,经过大梁城遗迹时,寻访那个所谓的夷门,发现原来夷门就是大梁城的东门。于是,遥望着苍凉的历史,司马迁在夷门原址的瓦砾森林中北向再拜,拢衣而泣,泪如雨下,叹道:


“天下诸公子亦有喜士者矣,然信陵君之接岩穴隐者,不耻下交,有以也。名冠诸侯,不虚耳。高祖每过之而令民奉祠不绝也。”


原来司马迁也是信陵君的粉丝。


这时,司马迁身边一个宾客也感叹道:“大人所言甚是。魏乃以不用信陵君故,国削弱至于亡也!”


随从也纷纷附和道:“然也,然也!魏国自坏长城,空使举世罕俦之名将毁废以殁,含恨终古,真使后世爱惜信陵君者抱扼腕之痛,而恨魏王轻信毁谤,自陷沦灭,其咎实由自取也!”


司马迁垂首慨叹不已,哀戚之色愈重,良久,脸上又恢复了一个史家的冷静与从容,只见他抬起头来,仰望着浩瀚难测的苍穹,淡淡的说道:“诸位之言余以为不然。天方令秦平海内,其业未成,魏虽得阿衡之佐,曷益乎?”(阿衡:即伊尹,商汤的贤臣。)


在众人的愕然中,司马迁负手傲立,神飞物外,眼中的光彩已然穿越千年,脚下,滚滚黄河水正滔滔向东流去,一直流淌到公子死后2252年,世事变幻,沧海桑田,大梁城已化身为六朝古都开封,信陵君府也变成了著名旅游景点大相国寺,一个叫江湖闲乐生的烂醉浪客,在历史的角落里激荡文字,慷慨悲歌,差点忘却了来时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