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或者帝国 第一卷 崛起 第二章 光绪二十五年

wdm1982121 收藏 14 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7.html[/size][/URL] 第二章 光绪二十五年 挨过了又渴又饿的一个晚上,两人为了探路,带好枪支弹药,所好仓库大门,带着虎子便离开这里。这山外倒也不远,走了两个小时,吃了些路上的采摘的野果子,来到平地上了。 “可算是出来了,走,打劫去。”王海强感慨这说笑道。 “行。” 正巧,个赶大车的沿着路走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7.html


第二章 光绪二十五年

挨过了又渴又饿的一个晚上,两人为了探路,带好枪支弹药,所好仓库大门,带着虎子便离开这里。这山外倒也不远,走了两个小时,吃了些路上的采摘的野果子,来到平地上了。

“可算是出来了,走,打劫去。”王海强感慨这说笑道。

“行。”

正巧,个赶大车的沿着路走过来,两人跑过去,赶大车的吓了够呛,问:“两位……好汉……我就一赶大车的,没钱啊。”

“不要你钱。”尚跃龙气道,问:“这是哪啊?”

“榆树。”

“榆树?”王海强好奇地问,“是不是吉林的榆树?”

“是啊。”

“嘿,到我老家了诶。”王海强笑道,“赶大车的,带我们去。”

“好汉,你们别杀我就行。”

两人装成胡子,带着虎子上了车,高大的胡子让赶大车的羡慕不已,道:“好汉,你们这条狗真精神。”

“那是,德国黑背呢,对了,现在时什么年代?”

“啊?啥叫什么年代?”

“就是哪一年?”王海强问。

“啊,光绪二十五年。”

尚跃龙掐指算了算,道:“那就是一八九九年了,得,从二零零九到一八九九,足足一百一十年,老四,你说你老家在这,能不能看到你老祖宗啊?”

“嘿,真别说诶。”王海强笑道,“我家家谱我知道,我曾曾曾祖父可是小地主啊,取了三个老婆呢。”

“那你曾曾祖父是大房的啊,还是小老婆的啊?”

“你去死去。”

两个人吵吵闹闹的,倒不像是胡子,赶大车的也听不懂,便笑着插嘴道:“大爷,你们是哪的绺子?”

“我?我就榆树的。”王海强大大咧咧的说,指着尚跃龙道:“这是我老大,佳木斯那边的,我兄弟两个虽然不出名,不过很快关外这片就会知道我俩的大名了,你记住啊,我是火麒麟王海强,这是我老大小白龙尚跃龙。”

“小白龙?不是黑龙江那边的小白龙吗?”赶大车的好奇的问,又看看他俩,“你们真是那位小白龙?”

“那个算什么东西。”王海强笑道,没想到自己随便瞎说的,便遇到真李逵了,回望尚跃龙,道:“嘿,老大,你咋还沉默是金了呢?”

“啥都堵不住你的破嘴啊。”尚跃龙道,忽然指着远处叫道:“嘿,看那,看那,袍子诶。”

“抓不住。”赶大车的说,“夏天抓不住袍子,要是冬天么,再说袍子肉不好吃。”

“你懂什么,这是野生动物,野味啊。”王海强说着,拿着枪瞄起那只袍子来,第一次开枪,还有点紧张,忙说:“赶大车的,停车,看我给你露一手的。”

“吁……”赶大车的赶紧停车,他可惹不了这两个土匪,看人家外号,火麒麟,小白龙,那能是一般人敢叫的吗?

看王海强瞄了半天不开枪,尚跃龙倒是抢先开了,但是很不幸……打歪了,袍子受惊便跑,王海强和尚跃龙忙站在大车上开枪,两个败家孩子足足把两个三十发弹夹打空,才把这一个袍子打……受伤,躺在地上还没死。

“我日了。”“火麒麟”王海强跳下打车,虎子也跳了下去,换好弹夹,他给这个袍子杀了后拖了回来,仍在车上,叫道:“妈的挺沉啊,有一百斤。”

“浪费。”尚跃龙不满地说,“你枪法怎么这么臭呢?”

“还说我,你呢?抢我猎物,要不是你一枪把袍子打受惊了,我早一枪解决了”王海强说道,回头一看,赶大车的吓呆了,他哪见过这么强的火力啊,鞭子都掉在地上,那匹老马也呼哧呼哧吓了够呛不敢走路了。

“走啊,赶车的。”

“嗯哪,嗯哪。”赶车的哆哆嗦嗦赶起马车来,再也不敢说话了,王海强还问道:“怎么车上没人呢?”

“我这是送完人回来。”赶车的说。

“哦,你听过王长生么?”

“王长生是水啊?”尚跃龙问。

“以前看家谱是我祖上的一个祖宗。”

“叫这个名字的人多,我认识好几个。”赶大车的忙说。

“嘿,可算是找到组织了。”

到了榆树,看到此时的榆树算是一个古老的城的模样,城门口还站着两个清兵正在收费,进门还收一个大钱的门税,钱不多,两个人打着哈欠,一个拿绳子串钱,一个装钱。

“呦,清兵嘿。”王海强笑道,“咱俩没钱呢。”便问赶大车的道:“这袍子卖给你了,你看多少钱?”

“这……我不买。”

“不买不行!”王海强说道。

赶大车的无奈,翻出口袋,翻出来三十多个大钱,“全都在这了。”很有强盗潜质的王海强拿走二十几个,道:“到城里给你一半啊。”

“咱俩藏好枪。”尚跃龙道。

“这倒是。”

两人用车上的破布把枪缠好,放在车上,但是两人头上的钢盔却很是显眼,王海龙嫌热摘了下来,赶大车的叫道:“你们是西洋人?”

“西洋人?”

“嗯。”

“小鬼子是吧?”

“嗯。”

“放心,我哥俩都是中国人,不过我们以前是和尚,这才留的头发么。”王海强瞎说道,尚跃龙踢了他一脚,心里其他说什么不好,说和尚。

来到城门口,两个清兵立即说道:“站住,鬼鬼祟祟的,你们两个是不是绺子?”

“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们师兄弟两个刚还俗,这位兵大哥有什么见教?”王海强不问不白的说道,惹得尚跃龙哈哈大笑,说:“不会说别说,忒俗了。”两个人身高都一米八,虽然不胖,却也很健壮,清朝年间中国人平均身高才一米六五,突然看到这么高大的和尚也觉得来者不善,这种欺软怕硬的清兵忙说:“这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另一个清兵扯了一下他的衣角。“交了门税,就进去吧。”另个清兵说道。

“行。”三个人倒没想到这么容易,便交了三个大钱,进了城。

“老毕?你疯了,你没看出来,这两人身上还有血吗?肯定是绺子。”

“啊?绺子进城了?”

“别叫唤,估计是进程买东西了,你看人那身板,咱七八个上去都不是对手,别惹那个了,咱又不是巡防营的,咱就是看门的。”

“这倒是,真不会攻城吗?”

“不能,绺子无缘无故不攻城。”

王海强两人进了城,先找了一家肉店,花了两个大钱借让人把袍子扒皮切成两半,取出弹头递给屠夫,道:“给你,这些黄铜化了,打造个什么东西。”

“谢了谢了。”屠夫很高兴。

“赶大车的,你认识王水生中,有没有地主家的,还不是大地主,小地主。”王海强问。

“老四你还真要投奔你祖宗那里啊?”

“是啊,咱要么住哪啊?”王海强笑道,“跟你说啊,我真想知道知道,我祖宗长什么模样。”

“行,我也看看,看能不能跟他结拜。”

“去死去。”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