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战友 第五章 雪夜围歼美军 第四节 狙杀美军狙击手(1)

yuanhui19871208 收藏 0 1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4.html



攻守双方一直在僵持着,进攻一方想突破防守一方的外围阵地,防守一方也想突围出去,但都毫无进展,只是在阵地前留下一具具惨烈的尸体。双方的战斗已经变成机枪的火力对射,机枪子弹不时交织在夜空。渐渐地,志愿军的机枪打起了短点射,美军的机枪手还不时打着长点射。美军不时往天空发射照明弹,把夜空照得如白昼一般,借着照明弹的亮光,美军机枪手不停地向志愿军隐身之处射击。

孟夏和孟冬正紧紧靠在一起取暖。孟夏见美军的机枪不停扫射着,指着美军的机枪火力点说:“小冬,把鬼子的机枪手敲了。”

孟冬看着对面一片模糊的美军阵地:“哥,看不见。”

“等会儿,鬼子打照明弹的时候再下手。”

“嗯。”孟冬端着毛瑟步枪瞄准美军阵地的机枪阵地,静静等待着美军打照明弹。

膨!一发照明弹升上天空,孟冬立刻抓住打照明弹照亮夜空的瞬间,瞄准暴露的鬼子机枪手,把一颗子弹送出膛。只听到美军机枪阵地发出一声闷哼,机枪手的胸腔被打穿了,机枪的声音戛然而止,但立刻又有美军副射手补上去。

砰!就在孟冬射出一发毛瑟7.92毫米尖弹一秒钟后,一发7.62毫米的步枪弹也从美军阵地高速旋转着飞过来,瞬间打爆了正把着机枪射击的班副万达明的头。

吴桐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声:“班副,班 ……”吴桐的第二句班长还没有说出口,又被一发7.62毫米子弹打爆了头,重重地摔倒在雪地上。接着又有一发子弹击中了另一个机枪射手。在短短的五秒钟的时间,新一连的三个机枪手就被连续射杀。

丘大为扑在万达明和吴桐身上,泪如泉涌:“班副,吴桐。”一班的其他战士默默地看着死去的战友,眼睛都湿了,无声哭泣着,说不出一句话来。孟冬哽咽着说:“哥,班副和吴桐牺牲了。”

孟夏眼圈红红的,点点头,从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声音:“嗯!”

屠彪知道美军阵地隐藏着狙击手,立刻下令:“别开枪,不要暴露了自己,敌人有狙击手,隐蔽!”

苏虎把住机枪准备射击,给班副报仇,听到屠彪的命令后,立刻趴在土坎下面,露出一双眼睛盯着对面的美军阵地,想看清楚美军的狙击手藏身位置。

噗嗤,一发照明弹发射升空,把整个大地照得如白昼一般耀眼。砰,美军阵地一角亮起一团橘红色的火焰后,旁边就传来子弹穿透肉体的哧溜声。孟冬附近的二班的机枪手连哼一声都来不及,就倒在地上。孟冬看着倒在雪地上的战友,额头上的子弹洞正向外汩汩冒着鲜血,一种无边恐惧传遍全身。

孟夏和孟冬两双带着恐惧的锐利的双眼在美军阵地上搜索着。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揪出美军狙击手的藏身之处,再将他击毙,不然,还会有更多的战士死在他的子弹下。

这名隐藏在美军中的狙击手就是哨兵弗兰克,他现在就躲在环形阵地一角寻找中共军有价值的目标来狙杀。

屠彪趁照明弹熄灭的空档,悄悄摸到迫击炮手身边,对迫击炮排排长徐正说:“小徐,有没有把握一发炮弹把敌人的狙击手干掉?”

徐正皱了皱眉头,看着在照明弹的余光下一片朦胧的美军阵地,底气不足地说:“连长,我不能确定鬼子狙击手的位置,随便打炮只会暴露自己啦。”

“那等鬼子狙击手开火了,你再开炮,争取一炮干掉他,留着他的狗命会有更多的战士牺牲。”

班长徐正点点头:“连长,保证完成任务。”

一发照明弹高高挂在夜空,发出耀眼刺目的亮光。一个战士趴在土坎后面,刚刚露出半个头颅,就被打爆了头。孟夏和孟冬,还有徐正,屠彪借着枪口冒出的火焰看清楚弗兰克的藏身位置,美军狙击手弗兰克趴在离志愿军阵地80米远的壕沟坎上。

孟夏和孟冬右手食指的神经已经绷得很紧,随时扣发扳机。但弗兰克狙杀了四个战士后,就一缩头,躲在半人高的壕沟里,是他手中的狙击步枪的子弹用光了,要换一个桥夹。

孟夏狠狠地骂道:“美国佬,再给我一秒钟就打爆你的头。”

哨兵弗兰克躲在壕沟下面,带着一分惊恐和九分杀敌后的快感,喘着气骂道:“中国猪,看我是怎么痛宰你们的,送你们一个个下地狱。”他往弹仓里压上八发子弹后,没有转移位置,因为美军的阵地太狭窄了,那么多士兵挤在这片狭小的阵地上,不好走动。

就在他换弹匣的时候,迫击炮排长徐正已校准迫击炮射击角度,瞄准弗兰克的隐身之处,把一颗迫击炮弹从炮口缓缓装进炮筒里。

咚!就在弗兰克抬起头睁大眼睛在志愿军阵地寻找目标的瞬间,一发迫击炮弹在离他5米远处炸开了,爆炸中心立刻飞起几个被撕裂肢体的美军士兵。弗兰克看着被炸断肢体不停惨叫的士兵,打了一个冷战,拿起胸前的十字架在嘴边吻着,冻裂的嘴唇一开一合,祈祷耶稣保佑自己。

徐正一看炮弹落点,知道打偏了,但炸死了几个美军士兵,还是禁不住一阵兴奋:“再来一炮,送鬼子狙击手回老家。”徐正接过弹药手手中的迫击炮弹,准备装填。

弗兰克很快就稳定了情绪,把狙击步枪架在土坎上,瞄准正准备装填炮弹的徐正,歪着嘴恶狠狠地诅咒:“中国猪,去死吧。”砰!一发7.62毫米步枪弹从枪膛里挣脱而出,撞进了徐正的脑门,子弹强大的冲击力使徐正仰面重重摔倒在雪地上,手中的迫击炮弹还紧紧抓着。

又一个战友牺牲了,是接兵班长徐正!炮班的战士们看着倒在地上的徐正,心中的仇恨和悲伤几乎要炸开胸腔,恨不得冲上去跟美军拼命。

弗兰克带着紧张和兴奋,嘴巴喃喃动着:“杀死第5个中国猪了。”他又在寻找下一个目标,也不转移位置,在他的眼里,好像所有的中共军都不会打枪似的。

就在弗兰克开枪狙杀徐正的时候,枪口喷出的橘红色火焰和照明弹的亮光暴露了他的藏身位置,孟夏和孟冬都看得真切,是一个端着瞄准镜的美军狙击手狙杀了自己的5名战友。

没有等弗兰克第二次扣动扳机,孟夏和孟冬手中的步枪弹已经出膛,两发子弹同时钻进了弗兰克的胸膛。弗兰克一声闷哼,摔倒在壕沟里,抽搐几下后就不动了。他身边的美军士兵一脸惊恐地看着死去的弗兰克,身子不停地战栗着。

孟冬兴奋地对孟夏说::“哥,我打中了,鬼子狙击手手中的狙击步枪是我的,打完这场仗后,我一定要缴获那把带瞄准镜的狙击步枪。”

孟夏也是高兴:“放心吧,没有人会跟你抢的。”

轰,一发迫击炮弹在孟冬的附近爆炸开了,掀起了铺天盖地的雪花和泥土朝孟冬和孟夏身上砸下去。

孟夏骂了一句:“他娘的,美国鬼子炮弹长眼睛了,打得这么准。”他伸手擦去脸上的泥土和积雪。

孟冬抖抖身上的泥土,轻声对孟夏说:“哥,我一开枪,就暴露了自己,这里太多同志了,我怕鬼子的炮弹伤到战友,我们到一个少人的地方去,专挑鬼子的机枪手和炮手打。”

孟夏点点头:“好!”他借着照明弹的亮光,发现了南面一百米处没有战士,而且还有一个隆起的小土丘,刚好可以隐藏身体,只是离美军的环形阵地外围多出一百米,距离远了。他指着那个小土丘道:“小冬,我们到那边去,打埋伏。”孟冬观察着那个土丘好一会儿:“好。”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