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裹尸布-出处

都灵基督圣体裹尸布据《圣经新约》上记载:耶稣在十字架上被钉死后,门徒逃的逃、散的散,剩下一干妇女在那里哀哀哭泣,尸体无人收殓。幸好“有一个人名叫约瑟,是个议士,为人善良公义……这人去见彼拉多,求耶稣的身体。就取下来用细麻布裹好,安放在石头凿成的坟墓里。”不久,耶稣从死中复活,墓穴洞开,人已经不见了踪影,他的门徒彼得听闻此事,连忙“跑到坟墓前,低头往里看,见细麻布独在一处,就回去了,心里希奇所成的事。”


公元1355年这件所谓的“旷世圣物”浮出水面。对于这块细麻布的下落,《圣经》经文没有再作交待,直到1355年,法国小城Lirey突然被朝圣者的杂沓脚步和喧嚣所充满,人们争先恐后地意欲一睹一件旷世圣物———“耶稣的裹尸布”。这正是它一千多年以来第一次有史可稽的浮出水面。




都灵裹尸布-外观

“都灵裹尸布”长4.2米,宽1米,为亚麻质地,稍微隔开一定距离,就可以清晰地在上面看到一个人的正面与背面的影像(两个头碰头的人)。

影像身高1.8米,长发垂肩,双手交叉放置于腹部,在头部、手部、肋部与脚部有清晰的红色血渍状色块,正与圣经上所记载的耶稣钉死时的状态相同。


“兵丁用荆棘编作冠冕,戴在他头上……”

“于是兵丁……来到耶稣那里,见他已经死了……惟有一个兵拿枪扎他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




都灵裹尸布-谜雾

“都灵裹尸布”困扰着科学界,很多科学家试图解开个中谜团。


1988年,英国牛津、瑞士苏黎世和美国亚利桑那州图森市的3家著名实验室得出结论,都灵裹尸布不过是中世纪骗人的东西,因为它出现的时间大约介于公元1260到1390年之间,并非耶稣的裹尸布。


但是,最近的科学实验推翻了上述结论。在使用“微化学法”重新对裹尸布进行了取样分析后,当代人又有了惊人发现:在1988年的实验中,三家实验室的化验样品只不过是“都灵裹尸布”的一块补丁,而新的鉴定认为,主体部分要比这块补丁早得多。




都灵裹尸布用于证明“都灵裹尸布”不是“耶稣裹尸布”的著名实验结论最近又被推翻。


1988年,“裹尸布”的一小部分被剪下做化验,包括美国亚利桑那大学、英国牛津大学考古学研究所及瑞士苏黎世联邦科技学院三个举世知名实验室的结果都指出,裹尸布只有约六七百年历史,属于中世纪的艺术品,大约出现在公元1260到1390年间,并非耶稣的裹尸布,误差不多于100年,显微镜下的结果则是1355年。


然而,有关“裹尸布”的争论并没有因此终结,最近,有科学家指出,上述三家实验室在采用“碳-14断定法”时出现较大误差———问题不是出自断定法本身,而是在于裹尸布,裹尸布上的细菌及真菌———那些有接近百年历史的细菌及真菌所制造出来的单糖和多糖使断定法低估了裹尸布的历史。


最新研究认为,1988年三大实验室的化验样品只是“都灵裹尸布”的一块补丁,当时的科学家浑然不觉。


“似乎是不可能的事发生了,研究人员在1988年从裹尸布取化验样品的地方刚好是块重新织上去的补丁,但这块补丁制作得非常仔细,使用的纱线染过后,和裹尸布其他部分的纱线几乎完全一样,颜色非常接近。”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化学家雷蒙德·罗杰斯表示。罗杰斯现已退休,他是美国科学家都灵裹尸布研究计划小组的前成员,这个小组曾于1978年对裹尸布进行过研究。


此间,有学者分析,研究人员在裹尸布上发现补丁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它自1357年首次现身法国以来,多次遭遇火灾,但依然保存下来,其中一次火灾发生在1532年的一座教堂里,裹尸布遭到严重损坏,修女们对被火烧出来的洞进行了缝补,将裹尸布缝到了一块亚麻布上,主要是防止它进一步破损。


研究人员的“放射性碳样本”与“都灵裹尸布”主体部分相比具有完全不同的化学特性,主体部分有更久远的历史。罗杰斯在他的研究中,对在“都灵裹尸布”找到的放射性碳样本以及其他地方取下的样本进行了分析和比较。


“作为都灵裹尸布研究计划的一部分,我在1978年从裹尸布的各个区域收集了32个脐带样本,包括从一些补丁和亚麻布上取的样本,我还找到了用于放射性碳鉴定的可靠样本。” 罗杰斯指出,这个放射性碳样本和裹尸布主要部分上取的样本相比具有完全不同的化学特性。他解释说:“放射性碳样本被染料染过,有棉花的成分,而裹尸布的主要部分则是由纯亚麻织成。补丁部分之所以被染,可能是为了和年代更早的裹尸布的黑色相匹配。给样本染色使用的技术最早出现在意大利,也就是出现在1291年马穆鲁克土耳其人攻下十字军最后一个堡垒的前后。这样推算,放射性碳样本存在的时间不会超过1290年,这个时间符合1988年通过碳-14鉴定的结果。但是,这块布事实上有更久远的历史。” 研究人员鉴定放射性碳样本使用的是微化学检测法,这种方法只需要一点点样本就可以了,质量经常少于1毫克或1毫升。


微化学检测实验最终显示,在放射性碳样本和漂白亚麻布里含有香兰素,但是,都灵裹尸布里并没有这种物质。


木质素是植物纤维例如亚麻等的一种化学化合物,木质素经过热分解生成香兰素。随着时间的推移,香兰素在布料里的含量会越来越少,最后完全消失。科学家最先是在中世纪的亚麻制品里发现香兰素的,但是,更加古老的物品,例如“死海卷轴”的包装纸等里并不含有这种物质。扑朔迷离的都灵裹尸布 在意大利西北部的城市都灵,从公元16世纪起就有一件镇市之宝保存在约翰大教堂附属的小礼拜堂里,世代承受着***虔诚者的顶礼膜拜和欢喜赞叹,被认为是不可思议的奇迹和***珍贵的圣物,这就是著名的“都灵裹尸布”,又称作“耶稣的裹尸布”。


经过梵蒂冈教庭的批准,三家独立的科研机构:英国牛津大学、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和瑞士联邦技术研究所分别对裹尸布采样进行了碳放射年代鉴定,各自得出的结果完全一致:这块布不是耶稣时代的织物,而是中世纪约1260~1390年之间的产品,正与前文所述裹尸布的第一次现世的时间相吻合。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既然布是到中世纪才做出来的东西,当然就绝无可能包裹过耶稣的圣体,上面的形象也肯定不会是公元29年就已经“升天”的耶稣基督。综观化学成分和年代鉴定这两大证据,以及其他旁证、否证,笼罩着“都灵裹尸布”的谜团和阴影至此已经基本驱散,当时科学家认为,这确实是不折不扣的中世纪赝品。[1]


都灵裹尸布-达·芬奇伪造?

左为“都灵裹尸布”上的人脸像,右为达·芬奇自画像据英国《每日邮报》2009年7月1日报道,“都灵裹尸布”是备受科学家关注的谜团,相传这块裹尸布曾包裹过耶稣的尸体,一直被基督徒视为圣物。最近,美国专家莉莉安·希瓦茨通过电脑对都灵裹尸布上的脸像进行研究后,得出惊人结论:“都灵裹尸布”其实是达·芬奇伪造出来的。


和达·芬奇自画像吻合


相传耶稣死后三日“复活”过来,剩下曾经包裹他尸体的裹尸布,这块裹尸布一直被基督徒视为圣物。

然而科学家一直怀疑它的真实性,认为它可能是后人伪造的赝品。在此之前,科学家已经对都灵裹尸布进行了多次研究,并在裹尸布正面发现了一个由布面污渍凸显出的人体轮廓影像,这个人体轮廓可以隐约看出一个人脸的肖像。


最近,美国纽约视觉艺术学院艺术顾问莉莉安·希瓦茨通过计算机对“都灵裹尸布”上的头像进行研究后,得出了惊人结论:“都灵裹尸布”其实是达·芬奇伪造出来的,“裹尸布”上的头像其实就是达·芬奇本人的肖像!


靠原始照相科技炮制


希瓦茨的发现已被拍成纪录片《揭秘达·芬奇裹尸布》,该纪录片由英国第五频道电视台在7月1日播出。根据希瓦茨的理论,达·芬奇在第一台照相机问世前300多年,就通过一种原始科技将自己头像“烤印”在了“都灵裹尸布”上。


希瓦茨称,达·芬奇在伪造“都灵裹尸布”时,使用了自己的脸部雕塑和一个被称做“暗箱”的原始照相设备,他将亚麻布挂在一个木框架上,摆进了漆黑“暗室”里,接着达·芬奇在亚麻布上涂上了一层感光物质,使它变得就像照相机胶卷一样可以感光。


在这间暗室的墙壁上留有一个小洞,孔中装有一个水晶透镜,达·芬奇将自己的头像雕塑摆在“暗室”外的一张高凳上,当阳光穿过墙上的透镜时,达·芬奇的头像雕塑将会被投射到“暗室”内的亚麻布上,并于几天时间后在这块被涂上感光物质的布料上留下永久的影像。


引发科学争议


希瓦茨的“达·芬奇伪造论”在科学界引发了激烈的争议,如果“都灵裹尸布”真是达·芬奇通过原始照相科技所伪造,那么他也将成为历史上最大的“艺术伪造者”。


《揭秘达·芬奇裹尸布》纪录片却宣称,达·芬奇当年很可能是受人委托,炮制出这块“都灵裹尸布”的,以便用它来取代一块更早版本的被怀疑是赝品的“都灵裹尸布”。那块更早版本的“都灵裹尸布”曾于1453年被当时强大的萨沃家族买了下来,没想到后来却失踪了50年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