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中日友好纪念馆时机未到

南洋水师 收藏 2 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日前,我参加了第五届北京—东京论坛11月1日到3日在大连举行的会议。论坛的主题是“世界经济危机中的中日合作”,下设政治对话、经济对话、媒体对话、地方对话、安全对话等五个分论坛。我在“亚洲安全与中日合作机制”分论坛的讨论中,也作了发言。有的媒体断章取义,说我主张建立中日友好纪念馆。其实,我的主张是,即使应该建立中日友好纪念馆,但是鉴于目前两国关系没有彻底改善,建馆时机尚没成熟。


众所周知,中日两国自古以来一衣带水,友好相处。胡锦涛主席指出,“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交往绵延2000多年,堪称世界民族交往史上的奇迹。”但是近代以来,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灾难。近年来两国首脑互访频繁,两国交流日益密切,确定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我国目前拥有反映50年日本侵华历史、各种规模的抗战纪念馆160多座,有力地揭露了日本侵略罪行,弘扬了中华民族的抗战精神,今后仍然需要加强建设,但是我国没有一座中日友好题材的纪念馆,和中日两国两千多年的友好交往历史不相符合。我们理应牢记抗日战争和日本侵略罪行,但是也要直观深入了解从秦朝徐福东渡到而今两千多年的时间里中日友好的交往历史。


从鉴真东渡、遣唐使西来,到明末清初朱舜水东渡日本传播中国文化学说,反映了古代日本悉心学习和中国无私传授的历史。近代以来,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得到了日本梅屋庄吉等友人的大力支持,鲁迅和藤野先生的师生情谊更是在中日两国家喻户晓。1923年,当中国还处于积贫积弱状态之下,就慷慨援助日本关东大地震。而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用轰炸机投往日本呼唤和平的传单而不是杀伤日本民众炸弹,日本俘虏还加入八路军并肩作战。日本投降后,中国人民无私哺育了上万名日本遗孤,并慷慨放弃日本战争赔款。新中国成立后,两国交往日益加深,深入进行。从古代到近代再到当代,都有许多见证中日友好的文物、实物可供展览、陈列、参观。近年来,我国举行图片展览活动,纪念中日友好,但是没有真正见证历史的资料和文物等珍贵实物。


我长期进行中日关系的业余研究,也是唯一成规模、成系列收藏中日友好藏品的人士,各种藏品五千余件。收藏中日友好物品,不是我无原则的追求中日友好,而是出于研究目的精心努力的结果。我有见证中日两国交往的唐朝钱币,也有五十多枚不用样式的当代中日友好纪念章;有反映孙中山和日本友人梅屋庄吉的话剧海报,也有毛泽东接见日本齿轮座剧团的电影海报《毛泽东思想是革命的宝》;有反映1938年中国用轰炸机投往日本、呼唤和平的传单,也有日本反战团体表示反省的锦旗;有反映1923年中国援助日本关东大地震的报纸,也有中日友协会长廖承志的亲笔题词。这些收藏品见证了中日关系经历的各种波折和为了中日关系良性发展所做出的不懈努力。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合作互惠、中日友好符合两国人民共同利益和愿望。


我在“亚洲安全与中日合作机制”分论坛的讨论中,针对日本等国的舆论,我不认为中国军力对日本构成威胁,中国民间仇日情绪不是“愚昧和极端”,任何国家的观点和情绪都是多元化的。对于中国反映日本侵华的180多座抗战纪念馆,我认为不是反日基地,而是爱国主义基地。是否建立一座反映两千年中日友好交往的纪念馆,我认为目前时机不成熟,中日关系依然经受各种考验,或许以后关系彻底改善的时候可以。有关媒体或许出于实现中日友好的好心,将我的发言断章取义,可惜这不符合我的本意,也不符合新闻报道的真实原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