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拒绝 正文 第九章:告状5

北方老驼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锁柱到了北原,和人打听找到市委。保安看他穿的土气,不让他进市委的门。锁柱说他是来找市委书记丰九如的,保安不相信,便给办公室打了电话。没一会儿功夫,办公室出来个年轻人,问锁柱说:“大叔,您从哪儿来的?”锁柱理直气壮地说:“狼山。”那年轻人知道丰书记是狼山县人,又见锁柱穿的虽然土气,说话却硬朗,心里猜出几分,客气地问锁柱说:“大叔,您是丰书记的亲戚还是老乡?”锁柱记起沙梁子的人说过,在北原只要一提“狼窝掌”三个字,连警察都要让着三分。便理直气壮地说:“我是从狼窝掌来的。”那年轻人只知道狼山,却不知道狼窝掌,问:“大叔,狼窝掌是哪儿呀?”锁柱见市委的人都不知道狼窝掌是哪儿,心说,看来都是人们传言的,“狼窝掌”三个字在北原一点儿也不灵呀!便说:“我和九如哥是一个村的,我们村就叫狼窝掌。”那年轻人听锁柱叫丰书记九如哥,又和丰九如是一个村出来的,心里明白了,说:“大叔,您是丰书记的老乡吧?您找丰书记有事吗?”锁柱不高兴了,说:“后生,我见见九如哥就这么难呀?问这问那的,像审犯人一样?去年九如哥回狼窝掌,告诉我说让我有事就来北原找他。哦!他还给我留了二百块钱呢。”那年轻人解释说:“大叔,真对不起,丰书记现在正在开会,您就在这儿等一会儿吧。下班后丰书记会从这个门出来。您可瞅着点,千万别错过去。”又告诉保安说:“这位大叔是来找丰书记的,丰书记正开会,你就让他先在保安室等着。”走出去没几步,又回头嘱咐说:“你给大叔倒点水喝。”

锁柱在保安室一直等到下了班,等到人走的溜溜地快没了时才看见丰九如出来。他立刻跟上去喊道:“九如哥!九如哥!”丰九如正要往汽车里钻,听见有人喊他,细细一辩,认出是锁柱。热情地说:“哟!是锁柱呀!你怎么来了?”锁柱像见到亲人一样,眼圈一红,委屈地说:“九如哥!我是有事来找你的,你可得给我做主呀!”丰九如看看手表,笑吟吟地说:“锁柱,实在对不起,我今天的时间安排的很紧。你看,要不这样吧,你先安顿着住下,明天上午来找我好不好?”丰九如既然有事,锁柱也没办法,只好失望地点点头说:“好吧,那我明天再来。”锁柱转身正要走,又听得丰九如喊他说:“锁柱,你等等!”锁柱转回身,丰九如掏出一百块钱递给他说:“锁柱,给你拿点钱,先找个旅店住下,吃口饭。明天早晨八点钟还在这儿等我。记着啊!”丰九如说罢,朝锁柱摆摆手坐车走了。锁柱手里攥着钱,望着轿车的背影感动得险些落了泪,嘴唇抖着念叨道:“唉!这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呀!王金贵那个活土匪,刚当了个乡长就飞扬跋扈、不可一世了。看人家九如哥,当了市委书记也没他那么蛮横霸道,多通情理呀。”


丰九如到了北苑大酒店时,尚小朋已经在2801等他了,不等他坐下便说:“九如,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住进了酒店,我怀疑他们是《焦点访谈》节目组的。”丰九如悚然一惊,这果然是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和中国的大多数官员一样,丰九如对《焦点访谈》忌惮得很。这可是一位炙手可热、招惹不得的“爷”,这位“爷”平日无事不登三宝殿,可一旦去了哪儿,哪儿就是好事少祸事多,令人防不胜防。更兼铁面无私,金钱难以疏通,他们调查的事情即使不在电视上向全国人民直播,也会登上内参让中央领导过过眼。

丰九如的大脑立刻像台高速计算机一般运转起来:《焦点访谈》是冲着北原来的吗?他们的目标是什么?他们的焦距要对准谁?会不会是自己?突如其来消息就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危机,丰九如知道这不是件好事,因为《焦点访谈》报道好事从来都是明察而不会暗访的。他看看尚小朋,尚小朋也正眉头紧蹙思索着。他问:“小朋,不会搞错吧?”尚小朋摇摇头说:“我也说不准,他们是用身份证登记入住的。只有司机用了驾驶本登记,驾驶本上的工作单位就是中央电视台。”丰九如满怀侥幸地说:“中央电视台的不一定就是《焦点访谈》的,也许是中央电视台其它节目组的人呢!”尚小朋问丰九如说:“如果是其它节目组的人,有必要藏头掖尾,神秘兮兮的吗?”丰九如又紧张起来,说:“是呀!你分析的有些道理。”想了想又说:“能不能想办法核实一下他们的身份,别搞得虚惊一场。”尚小朋说:“马烽给我打过电话后,我就布置他去查了。我告诉他这件事很重要,可以采取些特殊手段。马烽办事很周到,他也许能找出些蛛丝马迹来。”丰九如说:“嗯,凡事要从坏处着想,只要不是冲着咱们来的就好。”

丰九如和尚小朋忐忑不安地等着马烽的消息,丰九如一支接一支地吸着烟,尚小朋则不停地嚼着口香糖。过了一会儿,丰九如突然问:“小朋,你说是不是有人在广场的事上做文章?”丰九如的担忧不是多余的,大漠集团承建的北原街心广场经过一个夏天的紧张施工,工程已经接近尾声。这项北原地区最大、最美、最壮观的工程虽然做得美仑美奂、大气磅礴,但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很有争议。有人说工程投资太大了,美化城市固然重要,但家有三件事,先从紧处来,建一个美丽的广场远没有设法安置一些下岗职工重要。有人说这是丰九如在搞政绩,说这是打肿脸充胖子,说这是驴粪蛋上霜,用一块大花布蒙着一团糟粕。还有些传言更是不堪入耳,说丰九如这是一箭双雕,既要给自己创造政绩,又想从中捞钱。并且含沙射影地连共产党都骂了,说什么党是好党,只是党内的某些领导干部太操蛋、太腐败了,如此下去,党恐怕迟早得被这群腐败分子给折腾的亡了。这些话通过各种渠道传进丰九如的耳朵里时,丰九如嘴上虽然为自己的决策辩解着,内心又不得不承认群众的眼睛的确雪亮。说实话,他之所以投巨资建广场,就是想给自己搞一个形象工程。但这也不是他发明的专利,放眼全国大大小小的官员,只要换届选举,只要新班子上台,哪个城市的第一个动作不是大兴土木?不是把马路刨了再修,不是勒紧裤带连赊带欠,硬着头皮搞环境建设给自己装门面?军队上讲的是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到了地方,不搞建设能有来钱的路子吗?虽然工程还没有全部结束,可尚小朋已经给自己的卡上打了两百万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