雌雄双体 正文 十二、迷阵凶猛

奇书 收藏 0 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9.html[/size][/URL] 十二、迷阵凶猛 利用珍妮入厕的空隙,易容向国内报告:“零号,任务已完成,请指示!” “收到!祝贺!另:密切关注G国政坛,如有异动,可相机行事。保重,再见!”,“再见!”,脑电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9.html


十二、迷阵凶猛





利用珍妮入厕的空隙,易容向国内报告:“零号,任务已完成,请指示!”

“收到!祝贺!另:密切关注G国政坛,如有异动,可相机行事。保重,再见!”,“再见!”,脑电波熄灭了,易容安详的坐在休息区里,沐浴着纽约的阳光。阳光暖洋洋地照着小小整洁的休息区,几个少年踩着单轮滑炫耀般扭过,一切都很平静。

见珍妮不紧不慢的走来,易容担心的问:“妹妹,不舒服吗?怎么去了这么久?”,“啊哟,过了半个多钟头了,我还以为才一会儿也。”珍妮吃惊的抬起腕表瞅瞅,又嘻皮笑脸的说:“姐姐,让你久等了,不会骂我吧?”

“什么话?哎,咱们走吧。”

“姐姐,现在我们上哪儿?”

“ 到G国游游,有兴趣吗?”,“到日本?”珍妮高兴得跳起来,显得十分开心。

一般来说,苏格兰场的主要防范对向是欧洲跨国恐怖主义。由于历史原因,其它洲际的政治影响和急进主义,对于英国本土影响不大。因此,苏格兰场的特工,少有跨出欧洲到别的洲际活动的机会。

当然,更莫说到神秘东方的扶桑之国了。

哦,日本?那可是个有些古怪精灵的小岛国。那个大和民族,依靠不怕死的武士精神居然百年之中,连败周边强大的邻邦,成为卡在欧亚之间一块硬邦邦的石头。

听说,那儿的海水湛蓝,那儿的海风轻柔,挺适合酷爱沙滩日光浴的珍妮胃口……“那我们就走吧。”她有些急不可待的拉拉易容:“姐,累了一天,我饿了。”

“好的,咱们走吧!”

一堵黑影罩在她们面前:“先生小姐,请出示你们的证件?”

易容诧异的望望拦路的警察:“为什么?我们又没犯法?”,“请出示你俩的证件!”高大的黑人警察面无表情:“我想,我已经说得够明白的了。”

二人只得掏出备份的证件。

警察接过,仔仔细细的查看,珍妮注意到他的嘴角渗出一丝微笑。未了,他将证件一收:“对不起,证件有点问题,俩位请跟我走一趟。”

易容冷冷道:“到哪里?”

“警察局”

“我们不去呢?”

珍妮一听口气不对,忙对易容使使眼色,拉拉他的衣角:“亲爱的,没什么大事,咱们走吧。”,“对,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有一个小小的怀疑,一会儿就好啦。”警察明显感到易容的不满和怨气,也缓和道:“先生,执行公务,你别生气。”

显然,固然是长年在外见多识广的特工巾帼,易容和珍妮也因为生长的环境不同,对警察的正常执法理解和感受不同。

纽约市警察局座落在一条不显眼的巷子里,与旁边气派豪华直插云宵的高楼大厦相比,寒碜得就像一座普普通通的邻街平房。如果不是那大写着英文字母的警察局招牌和进进出出匆忙的人流,谁也不会把它放在眼中。

进了局里,黑人警察喝令二人坐在木凳子上等,便拿着证件进了自已的格子室,打开电脑,埋头查阅。

珍妮瞧着那警察查验,先前忐忑不安的心反倒镇定下来。

刚经历了公厕惊险,又遇到拦路搜查,珍妮自然想到这一切是不是有意的?不过,即或是预谋或有意,光天化日之下,她也没有感到可怕的,不过就是拔枪呗!

有弱弱的电流,刺激自己腕间。

这种苏格兰场专家研制出的英帝国国防保密项目的低频电,不仅对人体无妨,而且是能提供经久耐用的几乎与核能一样强大的能量,并具有和激光、光纤超远距离传送的等量功能;更绝的是,特别危局之时,它的作用更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珍妮人虽安安静静的坐着,但通过有规律性电流的弱击,她知道了是约翰局长正在呼叫自己。这种常换常新的电流密码,只有约翰局长与自己联系时,才使用。

没和总部联系,早已超过规定时间。

难怪约翰局长那么着急切,电流不断的击打着自己手腕。一想到那在办公室和部属面前威风十足,在床上和自己身上丑态不断的约翰局长,此时,一定在办公室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窜来蹦去,全没了平时的英国绅士风采,珍妮便有些幸灾乐祸。

警察拿着二人的证件出来了,见了她们露着雪白的牙齿一笑笑:“对不起,请你俩久等了,证件没有问题,谢谢!”一面把证件还给她们。

珍妮想:“哼!还用你说?苏格兰场的证照制造专家是吃素的?”一面揣入提包。

“不过,我还想看看小姐你提包中的那本小红本本,可以吗?”

二人一惊,那可是国际刑警组织全球通用的合法证件,这普普通通的小警察怎么知道二人拥有的?而知道她们拥有这小红本本,便意味着他知道了二人的真实身份。

珍妮眼皮一抬:“警察先生,你可看好了,我们是一对正在全球旅行结婚的情侣,你先无端疑难我们的证件有问题,现又诬陷我们,我们要见你的局长,投述你。”

“请,局长室在那,我领你们去。”仿佛正等着这句话似的,警察居然一脸笑容,嘲弄般微微弯下腰,右胳膊向前一探。

事已如至,二人只好硬着头皮朝他指的办公室方向走去。

进了办公室,托特博士正笑容可掬的朝着二人轻轻鼓掌:“欢迎,欢迎珍妮中尉,这位是?”,“我的honey,dear,sweety,sweetherat,dear,darling.baby (男朋友)。”

“哦,中尉有了男朋友啦?”托特恍然大悟:“可喜可贺,可贺可喜!”,他朝易容伸出了右手,易容也只好伸出手去,让他握住了使劲儿摇摇:“英俊潇洒,朝气蓬勃,真是青年俊才呵。美女配俊杰,地设天造的一对!祝贺你们了。”

易容客气道:“哪里话?老人家客气了。”他扭过头问珍妮:“这是?”

“托特博士”珍妮有些温怒,故意不提博士是何方神圣?

“哦,博士,你好。”易容冲着他点点头。

其实,易容一进办公室就认出了托特。显然,这位银发如丝富有风度的老者,就是那日自己游塞浦路斯萨拉米斯古建筑遗址时,始终伴随着自己慈爱的老人,也是里斯本“白星”宾馆高层中那位发号施令与众人簇拥的老者,和帝国大厦地下指挥部的那位老者。

神秘的老者是谁呢?是博士?是博士就人人都对他如此尊敬?

托特根本就没认出易容,这也是地球人的悲哀:没有上天入地的本事,却总想将这人间天宇一统方顺;没有观天察地的法眼,却总想将这清朗世界,搅入自己的私兜……

相互寒暄一阵,托特切入正题:“珍妮姑娘,多久回去?”

纵然没认出易容,但敏锐的博士却已查觉二人中间的不同。为了更好的拉拢苏格兰场的美女中尉,也是出于同情易容的老人心理,托特决定与珍妮打马虎眼儿,旁敲侧击。

“暂时不想”珍妮明白他的所指,因为忌着易容明白自己的身份,对以后不利,她也乐得借古讽今,留点口水养生养牙齿。

“玩了几天,还是快回去吧,不能让父母为你担心着急呵!啊?还是快回去吧!”

自从最后接到珍妮的工作报告后,就再无法与中尉联系了。等了几天,约翰局长开始着急担心起来。

进入21世纪的各国,虽为了共同的和平与发展目标,开始了一轮全新积极友好的合作,便在为了各国利益上,仍未放弃相互竞争互相挖墙脚的老作法。

前些时候,世界头号大佬美国中情局的莫若部长,叛逃到了俄罗斯,使其第五代“星球大战”计划全部曝光,让美利坚至少损失了三万万亿美金;

前不久,苏格兰场成功说服访英的日本警察次长,在访问期间神秘失踪,让日本二十年内的国防对策和金融体制大白于天下,导致了执政的小野内阁全体辞职……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只要“国家”这种形式存在,特工与反间谍,破坏与保卫国家利益的工作就存在,这并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或改变无可奈何的事儿。

君不见,历史上一个小小的掌握了国家机密的小人物的反叛,会给国家和一干人带来多大的连锁反应?前车可鉴,悚目惊心!

一想起如果珍妮真是,真是……约翰局长便坐卧不安,心惊肉跳。思来想去一番,便给老朋友兼私密的托特博士去了电话。

托特博士一放下约翰局长的加密电话,便下令全球的手下搜寻珍妮中尉。

这位英国的世袭贵族,苏格兰场的首脑,虽然有些令人讨厌的市侩气,但却是托特博士工作有力的支持者。无论在经费拨款,人员配合,情报交流和许多方面,约翰局长都是积极主动的。

不像有的国家,自私自利,阳奉阴违,需要你时,可怜兮兮,好话说尽;不需要你时,趾高气扬,看都不看你一眼。嗨,做人要厚道!要知恩图报,要有良心!

“珍妮,回去吧,要不,我亲自送你回去?别让家人着急呵!”

诚挚央求的口吻,一时令易容大为感动。

易容望望沉默不语的珍妮,想:“老伯博士说得多有理呵,妹妹真不懂事!就像当年我在梅花庄,每每携丫环丫头待女姑娘们外出踏青,怕被拦阻不给父亲讲,让父亲在家里空着急一样。不行,我得劝劝她。”

“妹妹,听老伯的话,回去吧,别让伯父伯母着急呵!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父母生养了我们,恩重如山。让父母着急是不孝顺的行为,不好的。”

托特注意地听着易容的话,心中一震,感到这个英俊青年的话儿,带有多么浓郁的东方神秘之国的国粹;况且,他那一头浓密乌黑的头发和典型的亚洲人面孔,似乎也在说明他的真正出身。

这么说,生于斯长于斯接受英国贵族传统教育长大的珍妮,杀人如麻殘酷无情的美女特工,竟然真的爱上了一位东方青年?

“回去看看,半月后,我在G国等你,行吗?”

珍妮只好点点头。

谢绝了博士派警察护送的好意,与珍妮告别后,易容就先离开了警察局。

待她的身影刚一消失在办公室门外,珍妮便转身呼地去掏枪,但她还是晚了一步,提包早被眼疾手快的博士抓在自己手中,与此同时,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她的胸口:“中尉,别轻举妄动,坐下,我们谈谈。”

“谈,怎样谈?就这样谈吗?”珍妮冷笑一声,瞄瞄同时冲进来的几个特工。

托特一挥手,一按墙角隐匿处的按钮,扑扑扑,几条轻柔纤细透明的人造尼龙绳从她的座椅侧面飞起,将她从上至下牢牢地捆扎起来。

同时,办公室面向公共场所的三个方向,三道青灰色的钢板缓缓降下,阻隔了众人的眼光,将刚才还充满繁琐忙碌的办公场所,倾刻间变成了一间坚固的审讯室。

博士一扬头,训练有素的国际刑警组织的特工们,默默退出,关上了门。

秘书长围绕着珍妮慢腾腾走了一圈,然后在办公桌后坐下。

“中尉,原谅我用这种方式请你来。”博士轻轻搓着双手说:“你知道,这也是迫不得已,我感到十分遗憾。”

珍妮淡淡一笑:“博士,我想你是误会了,或误听了约翰局长的什么话吧?”

博士装着没听见珍妮的询问,继续道:“请问中尉,你为什么到美国来?国际刑警与美国警方的这次联合行动,并没邀请贵国,而约翰局长当着我的面也默认,不愿意参加。即然如此,你又为什么来呢?为什么?有什么目的?是无意间参加进来的?”

这个谎确实不好圆。

事先,珍妮确实不知道有联合行动一事,完全是随易容的提议和出行;其次,执行任务在外的她,也并不知道和了解在苏格兰场总部里,约翰局长与托特博士关于参不参加联合行动的冲撞;完全是误打误撞,造成了现在即定事实的假像。

说这一切自己都不知道,老狐狸托特博士会相信吗?

珍妮只好沉默是金。

“出尔反尔,阳奉阴违,保存实力,不当恶人。只要自己不受损害,宁愿将祸水引向别的国家,这就是当今世界上恐怖主义和恐怖分子屡剿不绝的真正原因。”

博士见珍妮沉默不语,以为是击中了她的要害,不禁十分得意和十分气愤的放开了喉咙:“什么日不落的大英帝国?什么名扬四海的苏格兰场?统统整一个损人利已的东西。对此,中尉,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珍妮摇摇头:“我不许你这样攻击英国和苏格兰场,博士,你要为你的话负责。”

“我说错了吗?这一切,你可以解释呀,可你怎样解释呢?”

“我完全是无意撞入你们的联合行动的,博士。”珍妮缓缓道:“我只是和我的honey,dear,sweety,sweetherat,dear,darling.baby (男朋友)到美国纽约游玩,没想到正碰上‘狂飙突击’与警察枪战,就参加了。”

她忽然有力地反问道:“不错,我是一个特工,可我更是一个警察。天下哪有警察看着警察与恐怖分子激战,而不帮忙的吗?”

“当然,不过。”博士一时被她义正词严的反问问得有点语穷。

“你不是在里斯本执行任务吗?”博士老练的将话头一转:“执行得怎样,雌雄双体人找到了吗?”

“博士,你忘记了,我没义务和责任向你汇报,我的直接上司是苏格兰场的约翰局长。”,“啊?是的,是的。”托特有些狼狈:“这么说,我越权了?那么,请看!”

他将桌下面隐藏的捺钮一点,面对珍妮的钢板上,立时映射出当日帝国大厦观景台休息室209房间的情景。

托特有意将一个个镜头拉近,定格,放大:遍地死尸,烟雾弥漫,惊心动魄……

“请看这。”他将珍妮托起托尼处长的镜头放大,拉近:“你与这个恐怖分子认识?”,“不”,“即然不认识,那么多恐怖分子你不看,专看这一个,有什么玄机?”

到底是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和国际反犯罪大师,一语中的。

珍妮一时语塞。

她还真是没想到,枪弹横飞,烈焰腾腾,打得那么厉害,焚毁得那般彻底,209房间的监测器居然还能清晰如故的保存下来,这美国大佬的科技也太他妈的厉害了。

博士锐利的眼光紧逼着她:“中尉,这个濒死的恐怖分子,当时并没有死亡,是你扶起他以后,你俩说了几句话后才真正死去的,为什么?你俩说了什么?据我所知,这个恐怖分子,就是贵国的苏格兰场第五处原处长,名叫托尼,对不对?”

珍妮不由得侧身瞟瞟博士。

“贵国散布和上报的信息,都说托尼是叛逃到了俄国,如今怎么会在这里?”

珍妮闭上了眼睛。

“解释只有一个,即托尼借反叛为名,秘密打进了恐怖组织。那么,托尼的假名是什么?有什么秘密任务?死之前你和他说了什么?或者说是他给了你什么东西?”

好个厉害的托特博士!好个严密的逻辑推理!

“我说过,我不知道。”珍妮只好摇摇头。

托特冷笑一声,又将桌子下的捺钮一点,那桌子上硕大的暗绿色电话,立即慢慢播放出约翰局长与博士的加密电话录音:“……珍妮中尉吗,我有理由怀疑她。”

“有什么理由呢?说说看。”

“给我的工作报告模棱两可,空洞无据……现在,居然不知她人在何处了?我怀疑中尉想叛逃或者说有别的什么目的,不便惊动她,所以请博士你找找她的下落,一旦找着了,请立即通知我。英国和苏格兰场将感激不尽,在合作中将进一步配合。”

托特啪地关了录音机。嘲弄的眼光盯住珍妮:“中尉,没错吧,是约翰局长吗?”

当然是他,一个夺去自己初夜男人刻骨铭心的富有磁性的声音。珍妮感到好笑:约翰局长居然怀疑自己想叛逃?唉,看来这特殊工作真不是人干的,贵为局长的约翰伯爵都神经兮兮的如此,更何况一般的特工人员神经高度紧张,满脑子都是敌人了。

“猜疑,完全是猜疑,完全是无中生有的诽谤。”

“中尉,我可以马上通知约翰局长,领你回去;也可以暂不告之,就看你自己怎样了?”,“什么怎样了?我不懂你说的话。”

“将你接近雌雄双体人的真相告诉我,把托尼交给你的东西交给我,我就帮助你不受苏格兰场法庭的审判,我以我的名誉保证。”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