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拒绝 正文 第九章:告状4

北方老驼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尚小朋派人查了吕仲元和梦羽的关系,反馈回来的信息确如蓝婷所言。梦羽的名字叫云小兰,是名普通下岗职工,她和吕仲元在一个单位工作过,吕仲元曾是她的经理。尚小朋估计吕仲元是因为花了钱才当上文联主席,心生怨恨而和丰九如作对的。他说出自己的猜测时,丰九如蹙了一下眉,他看得出,丰九如对他当初举荐吕仲元有些不满。

尚小朋越想越生气,好你个吕仲元,真是个不识抬举的东西,给你个位子你就老老实实地干嘛,捅什么娄子呀?文化人的交道就是不好打。他顺手给吕仲元拨了个电话说:“吕仲元吗?我是尚小朋,你现在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吕仲元在电话里说:“尚总,我手头正好有点工作,明天上午过去好吗?”尚小朋口气严厉地说:“什么?有工作?不行!明天我还有工作呢。”说罢,不容吕仲元分辩便压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吕仲元夹着包急匆匆地来了,进门便笑眯眯地问:“尚总,什么事这么急呀?”尚小朋也不让座,上下打量一下吕仲元,铁青着脸说:“别尚总、尚总的,叫尚小朋吧。”吕仲元见尚小朋脸色不好,陪着笑脸说:“我哪敢对尚总直呼其名呀,要不叫尚哥吧。”尚小朋不动声色地说:“尚哥我也听着不舒服。小吕,最近忙什么呢?听说又出书了?”吕仲元忙从包里取出一本《销魂丽人》,恭恭敬敬地递给尚小朋说:“是和人合作出了本书,这不,顺便带过来一本请尚总指点。”尚小朋鼻子一哼,说:“了不起呀!写诗写腻了,又改写小说了?《销魂丽人》?怎么起了这么俗气个书名?是不是黄书?难怪秦始皇当年要焚书坑儒呢,真是知识越多越反动。”尚小朋一边叨叨一边翻开书,见扉页上写着“尚小朋先生斧正,雨寒敬赠。”几个字,抬起眼皮轻蔑地朝吕仲元淡淡一笑说:“小吕,就我这点文化,能斧正得了你的大作?我看还是免了吧。”

吕仲元从进尚小朋办公室的门就觉得气氛不一样,按他的想法,他是通过尚小朋的关系被提拔起来的,他有了成就也等于给尚小朋长了脸,尚小朋能不高兴吗?记得上次出《花雨集》,尚小朋不但摆酒为他庆贺,还帮他推销了五百本诗集。可尚小朋今天怎么是这种态度?阴阳怪气、冷言相讥,像是对自己有什么成见似的。吕仲元的身上虽然有一股文人特有的清高和酸腐气,但在尚小朋面前他还是得恭恭敬敬的。尚小朋是北原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得罪了他,就等于得罪了市委书记和北原一多半的官员。自己头上的这顶乌纱是拿钱换来的,输不起呀!但他又实在猜不透尚小朋的心思,更搞不清自己究竟哪儿得罪了尚小朋。他愣了愣神儿,陪着笑脸问尚小朋道:“尚总,我这一进门就遇上了电闪雷鸣,你不能让我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吧?”尚小朋也不客气,说道:“哪儿做错了自己还不知道?我说小吕呀!别以为会写那么几句歪诗,肚子里有点墨水北原就放不下你了。俗话说:满招损,谦受益。有了一点成就就翘尾巴,就忘乎所以,就不知天高地厚可要不得呀!好说的人要管住自己的嘴,好写的人要管住自己的笔,在政界混,一个不小心就会栽跟头。年轻人犯了错误可以改,可你快五十的人了,栽个跟头就再也爬不起来了。懂吗?”吕仲元听得满头雾水,他虽然揣摸不透尚小朋话里的含意,但尚小朋的话的确让他有些心慌。尚小朋说的没错,在政界混不比做生意,做生意有赚有赔,搞政治一个跟头摔下去,一生的前程就算毁了。现在,他真想做尚小朋肚子里的一条蛔虫,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儿了?

就在吕仲元搜肠刮肚地冥思苦想的时候,尚小朋桌上的电话响了。尚小朋抓起电话,嘴里“嗯、嗯”着,刚缓和过来的脸色又变得凝重起来。他放下电话对吕仲元说:“小吕,我刚才的话可能重了些,但也是为你着想的啊!这样吧,我一会儿有点急事,就不留你了。你的这本《销魂丽人》我从别人那儿看过,文笔还算不错,只是格调低沉了些。嗳,这个梦羽是谁?哪天闲下来我给你打电话,你带她一块儿过来,我请你们吃顿饭,也好为你们合作的这本书庆贺一下。”吕仲元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尚小朋召来,被尚小朋莫名其妙地数落了一番后,又莫名其妙地去了。

吕仲元前脚一出门,尚小朋立刻给丰九如打电话,让他下班后到北苑大酒店来一趟。丰九如在电话里问:“小朋,有急事吗?我原准备晚上到财政局开个会,协调一下你广场资金缺口的事呢。”尚小朋说:“那件事还是往后推推吧,眼下这事我说不准,也许是大事,也许是虚惊一场。”丰九如听尚小朋连给他筹措资金的事都要往后推,立刻意识到出了什么重要事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