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部队之浴火重生 正文 第一章:老爹

武装白菜 收藏 21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5.html[/size][/URL] “老爹!老爹!~开门哦!~我回来啦!”一个年轻人兴奋地敲着胡同中间一间四合院的铁门,在有力的敲击下,门和墙的链接处都开始往下掉细碎的石子。 闻声出来的房客探出脑袋,看到年轻人后惊喜地说:“呦!艾国回来啦!” 艾国擦着脸上的汗,抱歉地问:“夏阿姨!我老爹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5.html


“老爹!老爹!~开门哦!~我回来啦!”一个年轻人兴奋地敲着胡同中间一间四合院的铁门,在有力的敲击下,门和墙的链接处都开始往下掉细碎的石子。

闻声出来的房客探出脑袋,看到年轻人后惊喜地说:“呦!艾国回来啦!”

艾国擦着脸上的汗,抱歉地问:“夏阿姨!我老爹呢?”

妇女伸手指着胡同口说:“老艾头最近都在社区公园和一帮老头子下棋呢!每天都是天擦黑了才提着小凳子回来,快进来吧!~”

艾国进院子放下行李包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到院子里的井边打水。离开家整整一学期了,早就想着喝口自家水井里的甜水。夏阿姨笑眯眯地指着井边八仙桌上的大茶壶说:“别喝生水啦!喝茶吧,也是自家井水泡的!”看着艾国咧着嘴,边笑边往嘴里灌茶水,忍不住又笑着说:“看 你那急的!水多的是,没人和你抢!”

听着院子里的聊天声,西院里走出一个男人;满嘴的络腮胡子,脑后一个半尺长的马尾随风飘扬。见到艾国正在灌水,乐呵呵地说:“艾国回来啦!怎么?高考结束了?”

艾国放下手里的水碗乐呵呵地说:“是啊!高考结束了,我特地等到分数下来了才回来的。马叔,你猜我考多少分”

大胡子摸着下巴,笑嘻嘻的说:“那还用猜!你小子从小就出息,学习成绩一直不错。说吧!多少分啊?”

艾国从背包外层的口袋里取出一张已经揉得皱巴巴的分数条,晃悠了两下说:“580分!咋样!劳动节时我们打的赌还算数不?”

大胡子一愣,说:“打赌!打什么赌?”

艾国凑上去笑嘻嘻地说:“你说的,我要是能考过550分,就给我画个4K全身素描的,我连照片都给你准备好了。”

大胡子睁大眼睛说:“我说过么?”

夏阿姨在一边嗑着瓜子,乐呵呵地说:“你确实说过哦!我当时还笑着说等你死了,你那屋子画就老值钱了。”

大胡子极力的想抵赖,因为画素描是个很伤神的活计。且不说专业上有很多难关需要仔细地把握,就想着用一堆不同型号的铅笔画出一幅貌似黑白照片的肖像都够流汗不止的了。4K那可就是说要一张大号的全身特写啊,工作量可想而知。

就在争论间,老艾拖着小木凳子回来了。看见艾国站在院子里就笑呵呵地说:“哟!艾国回来啦!吃晚饭没有啊?”说着话,放下凳子朝厨房走去,边走边说:“上午就去了趟菜市场,今天我下厨抄几个菜。”

艾国挽着袖子跟在老艾的身后说:“我来帮忙,最近我手艺练得老好了。”

大胡子和夏阿姨,还有夏阿姨的丈夫也都把自家的菜拿了出来,嚷嚷着晚上三家聚在一起会餐……

还嫌不够热闹的老艾又打电话叫来了大老刘和李玉梅,结果两人来的时候都带着各自的孙子和孙女。一通七手八脚的忙活之后,一桌子人围着八仙桌就坐开了。

艾国面对着一圈子的亲人,站起来说祝酒词:“这些年我和老爹全靠大家的扶持才走到了今天,我感谢大家对我们的关怀。今天我的高考分数下来了,我打算报北京人民公安大学。继老爹和刘爹还有李奶奶的后路,为祖国的公安事业出力。希望老前辈们给我这个菜鸟多些指引,让我尽快的成长成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

老艾和大老刘,还有李玉梅三人乐得合不拢嘴。李玉梅就挨着艾国,把艾国拉着坐下后关爱的问:“小艾啊!连学校都考虑好了啊!打算报什么专业考虑了没?”

艾国笑着说:“我打算报刑事侦查。”

大老刘咧着大嘴笑着说:“哟!志气不小啊!可是你那瘦胳膊瘦腿的,担心你的身体素质可吃不下那个苦哦。听说刑侦系的学生要求胆大心细之外体能要求也很严格啊,别到时候体能不过关被要求转专业就丢人了。”

艾国憋红了脸,还没站起来发作就被坐在身边的老艾按着腿压了下去。老艾端着碗站了起来,职责道:“大老刘!看孩子老实欺负孩子啊!咱体能不行还不能练呐?罚你多喝一碗,给咱孩子出头!”

大老刘端起碗一饮而尽,端着酒瓶自己又倒了起来。歪着嘴说:“怕你怎地?来!看谁今天先喝趴下。治不了你我还能叫兽医?”

……

两小时后饭局终于结束了,老艾喝多了先回屋睡去了。大老刘虽然喝高了,但还知道打的回家,留下孙子刘新武陪艾国玩。李玉梅基本没喝酒,让孙女陶娜娜陪着回家了。

艾国见老艾在屋里睡熟了之后走到院子里开始收拾一桌的狼藉,刘新武在旁边帮忙者。许久,刘新武凑到艾国身边问道:“艾哥!你真的报刑警啊?”艾国收拾这碗,默默地没说话。过了一会刘新武又问:“你真的要像桌子上说的那样为祖国的公安事业出力啊?”

艾国回头看了眼屋里睡熟的老爹,把盘子都堆到水池里后擦了把手说:“明天再洗吧!走,陪我出去溜溜!”刘新武知道艾国怕说真心话让老艾听见,显然真话是老艾不愿意甚至害怕听见的,也就没再说什么。

两个人除了胡同后,刘新武从口袋里拿出分数条给刘新武看,淡淡地说:“仔细看看吧。”

刘新武把分数条拿到路灯下,对着昏暗的灯光仔细地看着,不一会就惊叫道:“天啊!这分数条是伪造的。为什么啊?没考好么?”艾国淡笑着又拿出一个分数条,递给刘新武说:“这张是真的。”

刘新武拿过第二张分数条看了一眼后再次惊叫道:“妈呀!630分!上你一直期望的陆军指挥学院都绰绰有余了。你好好的发神经把分数改低50分坐什么?”

艾国微笑着说:“我没发神经,只是我有自己的考虑。”刘新武把假分数条撕得粉碎说:“你脑袋坏掉了,还考虑个屁啊!”

艾国依旧是微笑着说:“我想上陆军指挥学院是因为当兵是每个男孩子的梦想,并且去陆指的话不用交学费,还包衣服和食宿;毕业直接下部队,没有就业的担心。”刘新武不解地说:“多好啊!那还发这神经干什么?老艾知道了不扒了你的皮。”

艾国叹了口气,蹲在路边梧桐树下默默地说:“老爹是真的老了,炒菜的时候没掂几下大勺就累得一头汗,头发也已经没一根黑的了。如果我去了军校,几年才能回一次家,老爹谁照顾?指望你么?念警校好啊!念警校和军校一样,报吃住,学费还不高;毕业了还包分配的,听说刑警一个月小两千呢。”

刘新武语气缓和了许多,急切地说:“那去念复旦啊什么的,学个管理什么的出来当老板。”

艾国惨笑着说:“开玩笑呢吧!学费谁出啊!还有在那些大城市念书要花的住宿、吃饭、学习资等一切费用加起来都是天文数字。老爹每个月退休金刨去吃穿和生活零花,一个月也结余不下多少钱,哪承担得起那费用?就算承担起,你能保证我念完书就一定能当老板?”

刘新武知道艾国每做一个重大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是替艾国觉得可惜。找不到说辞劝艾国就反复地低声说着:“可惜了,太可惜了。”

“不可惜!为了老爹幸福晚年我必须放弃理想,因为我知道我是老爹收养的孤儿。这些年老爹为了供我念书花干了多年的积蓄,并给了我一个可以回的家。冲这点,我可以为老爹放弃一切我所拥有的。对了,新武!你还记得你爷爷给你说过的一个笑话么?就是说老爹退休的时候闷家里哭好几天的事!”

刘新武望着黑漆漆的夜空,淡淡地说:“这也算笑话,还没你是老艾头收养的孤儿新鲜!”

艾国站起身,拍拍并不脏的屁股说:“对!不是个笑话!是事实。老爹真的很不舍得离开警察这个职业,准确地说是舍不得那身警服。他柜子里到现在还藏着那身退休时穿的黄警服,每次看到街上穿新式警服的警察时眼里都闪着光呢!如果是这样,我就把那身制服穿回家,让老爹天天看个够。有条件了在开着公安局里那种新警车带老爹出去,绕着新北京狠狠地转几圈。”

刘新武用尊敬地眼光看着艾国,敬佩地说:“你能这想是我没想到的,难怪我父亲和陶娜娜的父亲当年会选择当警察。中国人啊!百善孝为先真是深入骨髓了。”

艾国笑眯眯地看着终于理解他的刘新武说:“你呢?明年就高考了,有奋斗目标没?”

刘新武呵呵地笑着说:“去年我才上高中的时候,听了大哥你的必上陆军指挥学院的理论后被彻底征服了,正努力往上靠呢!以我现在的发展趋势,应该是没问题的。”

艾国拍着刘新武的肩膀说:“行啊!你小子开始深藏不漏了啊!知道陶娜娜明年会考什么专业么?”

刘新武神秘地看着附近凑到艾国的身边,刚要说什么,两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女孩子的尖吼:“你敢说,我撕烂你的嘴。”

两人被这声音吓得一下挺得笔直,也不敢回头。艾国低声地说:“完了!完了!都被听见了,没秘密了。”刘新武低声地说:“要不要威胁一下。”艾国连连点头说:“好!你来摆平她!”

陶娜娜从黑暗的地方走过来,冷冷地说:“就你俩那破锣嗓子,说起话来天安门上的毛主席都听得见。都能耐了啊!开始背着本小姐背后 商量阴谋了。艾国可以原谅,你刘新武不可以。”

刘新武忘记了本来要讨好陶娜娜,挫着手迎上去烂笑着说:“陶大美女啊!我当是谁呢!晚饭可口么?吃的好心情是不是也很好呢?啊!那个什么……你看,问题是这样的,你听我慢慢给你说嘛……”

艾国望着正在施展拍马屁最高绝技的刘新武,鄙夷地说了就:“这种家伙要给考上军校真是老天不长眼……”

1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