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拒绝 正文 第九章:告状3

北方老驼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size][/URL] 秋收之后,喜子粜了粮,卖了一口猪,把巧珍看病借的债还了,却没钱交农业税和乡统筹提留款项。这可给了王金贵报复的机会,王金贵开着日本车,带着由乡干部、税务所、派出所组成的摩托车队,浩浩荡荡地来喜子家要钱。喜子好说歹说求王金贵宽限两个月,他出去打工挣了钱回来再补交。王金贵却一天也不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秋收之后,喜子粜了粮,卖了一口猪,把巧珍看病借的债还了,却没钱交农业税和乡统筹提留款项。这可给了王金贵报复的机会,王金贵开着日本车,带着由乡干部、税务所、派出所组成的摩托车队,浩浩荡荡地来喜子家要钱。喜子好说歹说求王金贵宽限两个月,他出去打工挣了钱回来再补交。王金贵却一天也不肯宽限,要么立马交钱,要么就拉他家的耕牛。一向老实的连个响亮屁都放不出来的喜子急了,质问王金贵说:“为啥别人家都能缓交,我家却不能?你这是成心和我过不去?你这乡长是给全乡人当的,做事不能不公平吧?”王金贵嘿嘿冷笑着说:“我就这么不公平,不服你到县里告我去。喜子,我告诉你,今天你交了钱咱没话说,不交钱就是抗税,这牛我就牵走了。”喜子急了,抓起铁锹挡在牛圈门口,红着眼睛说:“你敢!”王金贵轻蔑地一笑说:“喜子,你敢抗税?”喜子争辩说:“我这不是抗税,我只是缓交几天罢了。你们把牛牵走了,我明年拿啥种地?”王金贵说:“我管球你拿啥种地呢,你能种就种,不能种领着老婆孩子讨吃去。反正你今天不交钱就是抗税。好了,别听他废话,牵牛!”王金贵说着手一挥,一群乡干部便涌上来。喜子见王金贵要动真格的,也豁出去了,一边舞起铁锹一边骂道:“王金贵,你别仗着你妻哥是市委书记就无法无天、横行乡里了。我是欠了农业税和提留款,可左右也不过千把块钱,你呢,成天大吃二喝,一年吃十几万,吃的是谁?还不是我们老百姓的血汗钱?你当你是个啥东西?沙梁子乡谁不知道你个王土匪?你还是共产党的干部吗?”喜子当着围观的群众骂,王金贵脸上不好看,便恼羞成怒地吼道:“共产党的干部咋了?***了?抓起来!把他抓起来,他抗税,还辱骂共产党,捆他一绳子。”乡派出所的公安立刻冲上前去,夺下喜子手里的铁锹,上手的上手,上脚的上脚,把喜子一顿好打。又一根绳子把他捆了个结实,扔进王金贵的日本车里。然后牵了喜子的耕牛,跟在王金贵的日本车后面浩浩荡荡地走了。

第二天,锁柱闻讯赶到乡里,找到正在饭馆喝得满脸通红的王金贵说:“王乡长,看在我和妙兰都是狼窝掌出来的份上,你就把喜子放了吧,他欠多少钱我替他出。”王金贵也算给了锁柱面子,说道:“锁柱,按说乡里乡亲的,我也没必要非把喜子拘留起来。可他不但抗税,还辱骂共产党,这要放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非给他定个现行反革命,判他二十年。既然你来求情,我看在乡亲的份上就从轻处理了,你把他欠的农业税和乡统筹提留款全交了,再交一千块钱罚款,然后到派出所领人去吧。”锁柱愣住了,问道:“咋,还要交罚款?”王金贵瞪起眼睛说:“是呀,喜子违反社会治安管理条例,还抗税,不交罚款怎么行?”锁柱气得心头火起,本想和王金贵理论一番,但想到喜子还被关在黑房子里,便压了火气说:“王乡长,我今天没带那么多钱,要不先给你打个欠条吧?”王金贵倒也痛快,说道:“行,那就先打个条子。反正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就算你是孙悟空,也翻不出我如来佛的掌心。”

锁柱压着一腔怒火交了钱,又给王金贵打了个一千块钱的欠条,这才到派出所把喜子领出来,去乡政府后院牵了牛。两人回了家,喜子一上炕便蜷缩在炕头不住地打哆嗦,巧珍撩起喜子的衣服看,见喜子身上青一块儿紫一块儿的。细细一问,知道昨天夜里喜子在黑屋子里又被人打了一顿。锁柱问是谁动的手?喜子说屋里黑,又是深更半夜的,他也没看清楚。只有巧珍心里明白,就是因为王金贵没占上自己的便宜,才怀恨在心故意找喜子的碴的。于是,抱住喜子便是一通痛哭。

锁柱不甘心喜子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关了一晚上,挨了顿打,还罚了一千块钱。他想找个说理的地方,可到哪儿说理呢?王金贵是乡里的一霸,乡里没理可说。县里也不行,县里的领导都知道王金贵是丰九如的妹夫,这事他们敢管吗?他突然想到了丰九如,自己和丰九如是光屁股长大的,不如去找找丰九如吧!丰九如文化高,懂理,他不会看着他妹夫这么横行霸道不管吧?于是,锁柱便到北原找丰九如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