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拒绝 正文 第九章:告状2

北方老驼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那天,王金贵开着日本车尘土飞扬地来到巧珍家。巧珍正在擀面条,见王金贵来了,便谦让道:“王乡长来了?正赶上吃饭,上炕一块儿吃吧。”喜子虽然知道王金贵的毛病,可乡长来了总不能往外撵吧?也说:“是呀,只是粗茶淡饭的,王乡长可别嫌弃。”王金贵倒不客气,傻呵呵地笑道:“都是庄户人出身,嫌弃个啥呀?喜子,想当年我家的家境还不如你家呢!是吧?”王金贵边说边笑眯眯地脱鞋上了炕,掏出三十块钱对巧珍的孩子说:“去,给大爷到小卖部买两瓶酒,买个肉罐头,剩下的奖给你了,算跑腿儿费。”巧珍一见,忙从柜子里取钱说:“到了我家,哪能让王乡长破费呢?就买一瓶酒吧,我给炒几个鸡蛋。喜子不会喝酒,王乡长自己喝吧。”王金贵却硬是把钱塞给那孩子说:“哎,拿着嘛!巧珍,你的家境我知道,留着钱买药看病吧。我好歹是个干部,挣工资的。”

孩子拿着钱走了,巧珍给王金贵沏上一缸子砖茶又接着擀面。天热,她穿着个半袖衫子,领口低,弯下腰来时,两只白生生、水嫩嫩的乳房便露出大半个来。擀一下面颤一下,把个王金贵看得两眼发直,口水咕咕地直往肚子里咽。

没一会功夫,酒和罐头买回来了,孩子挺懂事,剩下的钱还给买了盒烟。巧珍炒了几个鸡蛋,又切了盘咸菜端上来。王金贵打开酒瓶咕嘟嘟地给喜子往杯里倒。喜子忙拦住说:“王乡长,你多喝点吧,我喝不了酒,有个意思陪着你就行了。”王金贵眉毛一竖说:“喜子,瞧你这话说的,是不是看不起我这个乡长?不就点酒嘛,有啥呀?男人不喝酒还叫啥男人?”王金贵心怀鬼胎,硬是给喜子倒了满满一茶杯酒。喜子无奈,只好领了杯。两人边喝酒边有话没话地唠着,王金贵又是问寒,又是问暖,一副关心群众疾苦的模样。喜子平日不沾酒,哪里比得上王金贵的海量,硬着头皮喝下一杯后,已经是满脸通红了。王金贵还要给他倒,喜子赤红着脸说:“王乡长,酒这东西厉害呀!别看形如水,却是性如火的。我真的喝不下去了,你还是自己喝吧。”巧珍也说:“是呀,王乡长,喜子那点酒量哪儿敢和你比?还是别让他喝了。”王金贵却说:“喜子,没事的,再来一杯,就一杯行不?酒量是锻炼出来的,不锻炼谁也不行。要不这样吧,我两杯你一杯,这回公平了吧?再说了,喝酒这事儿,最怕的是喝起劲儿了突然又不喝了,那才叫喝的没意思呢。我是第一次在你家喝酒吧?你总得让我喝个尽兴呀!”喜子经不住王金贵劝,又怕伤了王金贵的脸,只好又喝了一杯。这一杯下去,脸就变成了猪肝色,只觉得地转天旋,坐都坐不住了。含混不清地说了句:“王乡长,我不行了,你自己喝吧,我要睡了。”说着,爬到后炕拉个枕头躺下,说话间便打起了呼噜。

王金贵看喜子被灌倒了,心中暗喜,端起杯对巧珍说:“巧珍,看来喜子的酒量还真的不行,只两杯就醉了。要不你陪我喝两杯吧!”巧珍看出王金贵不怀好意,蹙着眉说:“王乡长,我可不会喝,你还是自己喝吧。”王金贵朝巧珍挤挤眼,淫荡地笑着说:“哪能不会喝呢?女人可都是自带三分酒量的呀!巧珍,别扭捏了,来,陪哥喝两杯。”边说边下了地,厚着脸皮来拉扯巧珍了。巧珍慌了,边往后躲边压低声音叫道:“王乡长,你这是干什么呀?我看你是喝多了,你还是赶快走吧。”王金贵一把抓住巧珍的手悄声说:“巧珍,你长得真漂亮,真是越看越让人爱。这样吧,跟哥做个相好的,明儿哥开上咱的日本车,带你到县里给你买身新衣裳。”巧珍连惊带吓,脸色一下子白了。她抽回手惊惶地说道:“王乡长,你这是干啥呀?让人看见多丢你的身份。”王金贵朝后炕打着呼噜的喜子看看,见喜子没动静,又拽住巧珍往前一拉,头探过巧珍的衣领直往怀里瞅。说道:“咦!这又不是在街上,喜子也睡得死猪一样,谁看得见?”巧珍往后躲,哀求说:“王乡长,你快放开手,你这不是要拆散我的人家吗?”王金贵笑嘻嘻地在巧珍的胸上摸一把说:“拆散一家人,幸福两家人。巧珍,你要真和喜子散了,我也蹬了妙兰,咱两个过。”巧珍羞红了脸,说道:“王乡长,你快别这么说,这要是让外人听见了,我以后还咋做人呢?”王金贵抹开脸说:“这有啥呀?现在城里都开酒吧和桑拿了,你当那是干啥的地方?那就和旧社会的妓院一个样儿。你说连城里人都那样了,咱庄户人还怕个球呀?巧珍,说实话,哥早就看上你了,想你想的就像猫抓心一样痒痒,你就让哥睡一回吧?就一回行不?哥就想尝个鲜嘛!”巧珍的脸愈发红了,挣脱着说:“王乡长,你说这话也不羞?你是干部,咋就没个干部样呢?”王金贵收起笑说:“干部咋了?干部也是人,莫非干部就不能娶老婆,不能睡女人了?城里的干部大不大?不也有养情人的吗?巧珍,你要随了哥,往后你要什么哥就给你买什么!要不,哥现在就给你二百块钱。”王金贵说着,还真的从口袋里掏出二百块钱向巧珍递去。巧珍气极了,也不顾喜子在炕上躺着,挣脱王金贵的手边往后退边大声骂道:“王金贵,亏你还是个乡长呢!脸皮咋这么厚?别说二百块钱了,就算给我五百我也不卖。你真是个畜牲,你给我滚。”这种阵势王金贵有经验,常言道“王八狗蛋骂出口,哼着歌儿往出走。”他见巧珍不从,又怕惊醒喜子,便收起钱,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趿拉着鞋,脸不红不白地哼着《不白活一回》的歌儿,开着日本车扬长而去了。

按说既然巧珍没吃亏,王金贵也没占上便宜,这事就算完了。可入秋的时候,巧珍再次犯了病,在县医院住了几天院,本来就生活拮据的喜子又拉下一屁股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