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拒绝 正文 第九章:告状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锁柱不听家人的劝阻,决定到市里找丰九如讨个说法。

锁柱要告的是丰九如的妹夫,沙梁子乡大乡长王金贵。王金贵自从当了沙梁子乡的乡长,那可真是狗肉上了大席,连乡党委书记都不放在眼里了,简直成了沙梁子乡的土皇帝。由于他脑子缺根儿弦,又横行乡里,人们便送了他个“王土匪”的外号。

王金贵有三大爱好:一是好喝酒。他前脚当了乡长,后脚就让他弟弟在乡政府旁开了家饭馆。并且宣布凡是公款吃喝必须到他弟弟的饭馆,否则不予报销。王金贵酒量大,肚子也大,尤其喜欢吃肉,一汤盆红焖羊肉一个人就能吃个一扫精光。有应酬喝,没应酬也喝,有客人喝,没客人找个理由也要喝。反正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得喝三百六十四天。喝得最凶的一年,全乡仅招待费就花了二十多万。王金贵自己喝的脑满肠肥,他弟弟也跟着赚了大钱,成了全乡最富裕的人家之一。于是,人们便送了他个“烧酒乡长”的绰号。二是好赌钱。吃饱了,喝足了,麻将桌子支起来就是一个通宵。别人困了他不困,别人累了他不累,有时候酒喝多了,后半夜打瞌睡,便烧红炉钩子烫两口生鸦片,精神头又来了。只是天生脑子不好使,玩起来输多赢少,输的急了,便带着乡派出所的公安出去抓赌,用没收的赌资和罚款继续玩。久而久之,人们又送了他个“麻将乡长”的外号。三是好嫖女人。当年穷,娶不上媳妇,为了不打光棍儿,才勉强娶了半脸疤痕的丰妙兰。如今有权了、有钱了,也就有了花心。常言道:孩子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别人的好。看见别人的媳妇他就眼红,就流口水,若不是怕得罪了妻哥,他早就把丰妙兰一脚踹了。王金贵本就是个二杆子,再喝点酒,往往便色胆包天了。前几年乡里没汽车,他成天骑着摩托车醉熏熏地往各村跑。哪家媳妇俊、哪家男人不在就到哪家。进门便脱鞋上炕,扔几个钱让人家买瓶酒,宰只家养的小公鸡,边喝边嘻皮笑脸地疯说、调情。要么塞给那女人几十块钱,要么答应扶贫款拨下来必定优惠她些。穷地方的女人大多眼皮薄、心软、爱干部。堂堂的大乡长来了,又是给好处,又是可怜兮兮地求情,心一软,便松了裤带,让王金贵如了愿。久而久之,王金贵在各村都培养了一两个相好的,正可谓“三天两头去下乡,村村都有丈母娘。”丰妙兰虽有耳闻,但照照镜子,自己看自己都不舒服。加上从小养成的自卑心态,觉得能嫁出去就算不错了,世上的男人哪个不花心?只要王金贵别把外面的女人带回家就行了。王金贵见丰妙兰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干脆放开了胆子。后来,他找丰九如从北原弄了辆报废的日本越野车,修了修,重新喷一下漆,把车整得新的似的。反正狼山是他的天下,只要提起丰九如是他妻哥,谁敢扣他的车?也不挂牌照就跑起来了。成天除了喝酒搓麻将,再就是开着日本车各村地嫖女人。就连村里的孩子看见王金贵的车都要互相开玩笑说:“快看,王土匪又开着日本车来了,赶快回家告诉你妈宰小鸡、解裤带,等着收钱吧!”村里的大人看哪家的孩子呆头呆脑,也会开玩笑说:“瞧这孩子,一准儿是流氓乡长的种。”于是,王金贵又多了个“流氓乡长”的外号。

锁柱有个妹妹叫巧珍,巧珍生得漂亮,既俊俏脾气又好,只是从小多病,今天这儿疼、明天那儿痒、后天胃难受,大病没有,小病不断,是个病秧子,成天拿药当饭吃。下不了地、干不了重活儿、生不得气,自从嫁到前村,男人就像供菩萨一样供着。

巧珍的男人小名叫喜子,喜子的家境原本不错,可家境再好也经不住病人的折腾。别人家有钱盖新房、置新衣,他家有钱都给巧珍买药看病了。所以,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地。巧珍虽然体弱多病,人却要强,重活儿干不了,就把家里院外拾掇得干干净净,衣服勤着洗,出来进去精干利落,很是引人注目。

王金贵早就看上了巧珍。巧珍那白净的脸盘,那俊俏的眉眼,那纤秀的身段,那个干净利索劲儿简直就不像个庄户人。王金贵每次遇见她总要搭讪和她说上几句话,心痒痒地像是被猫抓挠着一样,若不是碍着巧珍是狼窝掌出来的,又和丰妙兰是从小玩大的好伙伴,他早就下了手。王金贵忍了一时忍不了长久,尤其是巧珍家境虽然不好,人却不显老,多会儿见了都是那么水灵,说话不卑不亢,给人一种大户人家小姐出身的感觉。王金贵实在忍不住,便时不时地去探路。县上拨下扶贫款给她准备一份,来了城里人捐的旧衣服挑好看的给她送几件。巧珍以为王金贵是看在自己和丰妙兰一个村出来的,又是好伙伴才这么照顾她的,对王金贵很是感激。

终于有那么一天,王金贵露出了淫荡本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