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侣奇缘 第一部 人间正道是沧桑 17、夺宝

天上人間A 收藏 0 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URL] 长相决定待遇,怨天怨地怨朝廷都没用,除非回炉重造。——清远语录十七 ----------------------------------------------------------------------------------- 邓清远踩在修远的青龙剑上,一边东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



长相决定待遇,怨天怨地怨朝廷都没用,除非回炉重造。——清远语录十七

-----------------------------------------------------------------------------------

邓清远踩在修远的青龙剑上,一边东张西望的看脚下的浮云和周围的雪峰,一边暗自感叹,这修远功力就是高,昨天和修善一起过来的时候,站剑上还有劲风扑面,吹的脸颊发寒,现在半点风声都感觉不到,显然是修远功力高深,劲气外放,将高空的罡风抵挡在外。

“修远前辈,咱们这是去那里啊?”

“呵呵,”修远抚了下飘逸的长须道:“昨天晚上,修善通知几个有实力的门派,天青寺的那些老不死也来插一脚,大家都有些心虚,这宝贝自然不能便宜了塞外的那些蛮夷,所以就商议了个办法,大家公平比试一场,赢了的得那东西。省得你争我夺拉拉扯扯浪费时间,给天青寺的老不死捡了便宜。”

“怎么比啊?有什么规矩?”邓清远好奇的问道。

“怎么?小家伙有兴趣,你要想要,等下老朽随便动几下就给你抢个来玩玩。”

“这么厉害?”邓清远对修远的佩服又增加了几分:“人家你死我活的抢夺,你倒好,随便动几下就到手,不服气都不行!不过,我对那东西不感兴趣,这天下那有不劳而获的好事?随便靠个瑶池至宝就能成仙入圣?那样的话,人家好几百年几千年历尽三灾九难的修个屁的道,直接找宝贝得了。”其实邓清远心里面暗自猜测,这瑶池至宝多半和黑衣魔女给自己的摄魄丹一样,用来收打手和小弟的,不是什么好玩意。

修远赞叹的点点头:“难得小兄弟有这样的见识!道之路,贵在持之以恒坚忍不拔,除历尽千般劫难外,还要机缘和悟性,缺一不可。金仙大道,岂是寻常?难难难。”

“你还没说怎么比试呢。”

“比试分为三场,分别对应三件宝贝,上半天自由比试,任何人只要连赢三场,就入围,下午一对一,赢的留下,逐渐淘汰,直至最后一人。”

“那精彩部分全看下午了,对吧?”

“对,上午没什么看头,高手都懂养精蓄锐,而且一定会避开实力强劲的对手,免得耗费太多功力,下午才是龙争虎斗。”

邓清远听了,暂时也不想去看打架,想了下问修远道:“修远前辈,听说这昆仑便是地之西了,真的吗?”

修远点点头道:“你自己去看看就明白了。”

说罢,修远催动脚下飞剑,转了方向,向最高的一座雪峰飞过去,很快就穿云破雾,来到雪峰之上。

邓清远站飞剑上,从修远的身后看去,只见雪峰往西,入眼尽是灰蒙蒙的一片混沌烟雾,弥漫在天地之间,左右两边绵延开去,看不到边际。

“这是什么?”邓清远惊讶的问。

“呵呵,小家伙别离开我身体周围三尺范围!”修远轻笑下道:“这昆仑主峰高达万仞,罡风如刀,若无金刚护体之法,片刻间就被吹为灰烬。至于这灰蒙蒙的东西,叫混沌之气,乃天地开辟之时遗留而下,围绕于大地四周,无边无际。”

“那有人进去过吗?里面是否真的无边无际?”邓清远好奇的问。

修远叹口气道:“天道无常,神秘莫测,人力有穷,怎么能窥尽天机呢?自上古之时,就有惊采绝艳之辈试图探索混沌之境,大部分都没有回来,据少数几个回来的高人留下的记载,这混沌之境无边无际,而且深入百丈之后,混沌之气渐浓,也没有任何维持生存的东西,空间也很不稳定,遍布空间裂缝。这混沌之气乃开创天地之物,乃最本源的东西,任何法术法宝都对之无用,所以几千年来都没人能探测个仔细,渐渐成了禁地。”

“天地原来是这样的啊!”邓清远叹口气,突然问道:“修远前辈可知罗刹人居住生活的地方在那里?”

修远点点头:“你还真问对了人,普天之下,也只有我天罡剑派藏经楼有这方面的资料了。我们中土居大陆之中,西为昆仑,东为首阳山,方圆万里均为莽莽森林,南为浩荡无边大海,北为方圆数万里冰雪荒原,过去之外便如这里一样,均为混沌之气。南边大海遥无边际,有无数岛屿,居住各种蛮夷,在极南大海深处,有小岛名天缺,距离中土足有十万里之遥,此岛为无根之岛,常随波逐流,传闻此岛上有仙神所留神奇阵法,可到达罗刹人所在。那岛千年才出现一次,三年后又不知所踪,至于开启阵法需要什么东西或条件,就不曾见过任何记录了。”

“这么说,那些罗刹人也是这样过来的咯?”邓清远连忙道:“现在是千年开启的时候了吗?想来他们那边也该差不多,要不这么多年才过来几个罗刹人,你说他们费尽心机千辛万苦的过咱们中土来干嘛?语言不通,风俗习惯也不一样,连修炼法门都不一样,万一错过开启时间,岂不是回不去,要客死异乡。”

修远点点头道:“的确如此,如没有什么极重要的事情,这些罗刹人想来也不会过来,至于到底是什么事,他们自己才知道。”

邓清远和修远边到处飞边吹牛聊天,很快就到了中午时分,两人这才慢慢的飞到那个比试的雪峰。

比试的场地在雪峰距离山顶几百丈的山腰处,那里有块方圆百丈大小的平台,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风雪交加,冰风如刀,功力稍微差点的,来到这里之后全都站立不稳。刺骨的寒风温度极低,滴水成冰,邓清远悄悄的用指头伸出修远护体罡气之外,瞬间就被冻成冰块,寒冷刺痛的感觉直达灵魂深处,立即鬼叫起来,让修远看的哈哈大笑,最后还是靠了修远治疗,才免了断指之灾。

天罡剑派的人见修远来了,纷纷恭敬的站起来施礼让位,邓清远大摇大摆的跟在修远身后,打着哈哈,别人向修远鞠躬施礼,他也不侧身让下,很是狐假虎威了一番,让天罡剑派的众人对他直翻白眼,很是不满。几个年轻弟子一直在边上摩拳擦掌,要不是看在修远的份上,早就一拥而上将他捶成猪头了。

修善招呼修远坐道主位上,邓清远则乖乖站道修远身后,不敢离开半步,那比刀子还厉害的风可不是好玩的,万一被吹成冰棍救不回来,那可有冤没出喊去。

修善对邓清远点下头低声道:“小兄弟,和你一起的那位姑娘已经被送到她师父忘情师太那里,你不必担心。”

“我担心她才有鬼了!”邓清远心里面暗自嘀咕,那死小娘皮又暴力又泼辣,躲她都来不及,想了下之后,低声问修善道:“修远前辈,这比武夺宝其它门派怎么会同意呢?轮实力,你们两派三门首屈一指,根本就没那些小门小派的份,还比个屁,直接让你们拿了还方便些。”

“呵呵,小兄弟果然心思灵活,”修善笑下道:“那东西虽能提升实力,达到羽化飞升的效果,可修炼之道根本就没有捷径可走,用了这东西,对参悟天道有害无益,境界永远止步不前,大道未悟,飞升道天界又有很用?”

邓清远不服气的道:“你怎么知道没用?你难道上过天?”

“上天倒没有,不过……其实说也无妨,两门三派历史源远流长,多少也有一两个靠自己实力参悟大道,成仙入圣的前辈,各派均有前辈降下法旨,让后辈不要贪图方便,有亏大道。”

邓清远听的两眼放光,原来真的有神仙啊!连忙接着问:“那些前辈有没有说天上是怎么样的?是不是所有的仙女都貌美如花、婀娜多姿啊?还有,仙女好不好泡……”

修善脸色有些发烫,苦笑着看了下修远,修远一把将邓清远拖到身前低声道:“天人之间,心境修为有云泥之别,你我凡俗之人怎能猜测仙神之事……再说了,那些羽化飞升的,均是超脱了凡胎俗骨、皮肉色相的高人,怎会有这样的想法……天界到底怎么样,小兄弟慧根深重,只要刻苦修炼,迟早能霞举飞升,自己去看看,不就明白了?”

邓清远听了,不屑一顾的瘪嘴道:“切!不能勾兑妹妹、不能捞钱、不能灯红酒绿、花天酒地,神仙有什么当头?还飞升个屁哦。”

修善苦笑下:“人各有志……我们两派三门的均不参加争夺,那些人自然不反对。”

“那瑶池至宝难道真的没什么用?那大家还抢的头破血流的?”

修远摇摇头:“有些作用,使用之后,十年内就能达到飞升的境界,单论功力在俗世也算绝顶高手之流,而且估计能超脱轮回,得享长生,对很多人还是有致命的吸引力。”

“好了,比试开始了,看热闹吧。”修善止住了邓清远继续问下去的念头,指着场地。

平台内中间空着,周围有数百人,两派三门的都聚集在一起,其它的门派或散修均散乱的围在周围,已经有三人站在场地中间,等着挑战,按事先定下的规矩,每人只要连赢三场就可以下场休息,等着下一轮。

很快就有人出来挑战,各自祭出法宝,在场地内大显神通,那些法宝颜色各异,形状千奇百怪,在场地内穿梭翻飞,斗在一起,看的邓清远眼花缭乱,根本看不清人影,只见各种颜色光影来回穿梭,偶尔有剧烈的劲气相撞,飞溅而出,将强劲的罡风都吹的散乱起来,虽然这些人法力功夫比起修远等老怪物还差的多,可任何一个放到江湖上都算高手。

看来两个时辰之后,只有六人余下,分成三对,紧张的在场地内对峙,谁都不愿先出手。

六人中有一个身着红衣身材火爆的女子,将邓清远的全部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那女子双手各持一把散发着绿光的半月形奇门兵刃,中间有细小的银色链子连接,她的对手是个中年男子,手持青锋长剑,在寒风中矗立,虽风雪交加,但那男子竟然连衣角都不曾被吹动,实力不凡。

修善见邓清远对这两人兴趣足足,低声介绍道:“那女子叫俏红杉,在江湖中有些名头,为人亦正亦邪,功夫出自家传,男子是五岳剑派的刘传伦,一身玄功小有所成,也算一流高手。”

邓清远现在最关心的是那个俏红杉,对于美女,在邓清远的眼中那是自动享受贵宾级待遇的,至于帅哥,那是潜在对手,第一时间打压,最好泼硫酸毁容。幸好那中年人和他不在一个年龄组里面,竞争的可能性极低,所以敌意稍微低一点,否则的话,邓清远绝对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会给那家伙弄点阴招。

片刻之后,俏红杉主动开始进攻,半月形的钺闪动着绿光,以奇异的弧形向中年人飞去,速度极快,在邓清远的眼中只留下一道残影。

中年人横剑在手,左手捏个剑诀,右手中的青锋长剑瞬间在身前旋转起来,画出个密不透风的圆形剑盾。

两种兵器转眼间撞到一起,飞溅出密集的火星,传出刺耳的金铁之声。随即兵器分开,两人各自使出神通,斗在一起,俏红杉的双钺围绕着中年人身体周围以奇异的角度弧形飞舞,总在意想不到的位置向中年人发动进攻。中年人青锋长剑在手,守的滴水不漏,青锋长剑舞动成一团青色的光罩围绕在身体周围,将俏红杉的双钺抵挡在外。

修远见邓清远兴趣十足的看,于是低声道:“这两人也算棋逢对手,身手在江湖上也算一流高手,俏红杉双钺怪异,神出鬼没,刘传伦基础牢固,剑法浑圆天成,各有优点。”

“那谁会赢?”邓清远不懂这些,只关心结果。

“五百招后,俏红杉应该占优势,不出意外的话就能胜出。”

“那就好,”邓清远放下心,起码美女赢了观赏性大的多,从娱乐的角度来说,美女比较有市场。

俏红杉果然在斗了几百招后,突然双脚发力,身体向后跃出十几步远,双钺脱手飞出,刘传伦用剑格挡,双钺中间银色小链不知采用何种材料制成,竟然没被削断。双钺围着刘传伦转了几圈,银色链条将他上身捆了起来,刘传伦心急之下,正想挣脱,俏红杉却飞身而上,手中捏着一把匕首,转眼间抵到刘传伦脖子上。

“噎!美女赢了!”邓清远极度花痴的叫了起来,引起了俏红杉的注意,却换来一个大大的白眼,让他稍微有些郁闷。

不多时,比试全部结束,赢的三个人站到场地中央,修善站起来笑道:“恭喜三位!既然结果已出,我们就按事先声明的办法,由这三位去取瑶池至宝。”

“凭什么?”人群中有个声音叫了起来:“这瑶池至宝乃天降神物,自然是南山打鸟,见者有份,你们有何资格决定如何争夺?”

“就是!”有输的人也叫起来:“自古争夺瑶池至宝,都是各显神通,除本事外还看运气,我们不服!”

修远听了,“唰”的站起来吼道:“他妈的那个不服?谁叫你本事不济的?不服气就划下道来,看看老子的宝剑生锈没有!”

修远将道家玄功放入声音之中,竟然将平台上呼啸的风雪之声都压了下去,许多功力稍低的都被惊的双耳直响,眼睛发花,周围的人见修远以势压人,情知惹不起,只得闭嘴。

修善见形式在控制之下,于是接着道:“瑶池至宝就在头顶三百丈的雪峰上,那夜火球从天而降,在雪峰上砸出个洞,如何取那宝贝,就看各位的机缘了。”

修善说罢,向两派三门的人使个眼色,二百来人立即在各自师门长辈的带领下散开,戒备着将通往雪峰的道路全部控制起来,只放赢的三人上去,一些原本打算浑水摸鱼的人只得死了心,等在下面。

“没什么看的了,我们走罢。”修远招呼了邓清远,祭出飞剑,离地而起,慢慢向雪峰之下飞去。

邓清远恋恋不舍的看着已经飞道雪峰上云雾风雪之中的俏红杉,跟着修远往山下走,不过从他混迹江湖、坑蒙拐骗十几年的经验来看,这两门三派不抢瑶池至宝,反弄个什么比武夺宝出来,除天青寺那些老不死的压力之外,应该还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在内。这些江湖门派个个表面光明正大,其实小肚鸡肠,哪有那么大方和好心,不过这些只能想想罢了,他可没笨到问修远的地步。

刚道雪峰下的山腰,修远突然全神戒备的看着山外的方向,双目之中闪动着精光,邓清远不知发生何事,连忙顺着修远的方向看去,在云雾之中,六道黑色的影子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划过天际,向雪峰飞去,转眼间就越过了两人的头顶。

“来的好快!”修远脸色一变,神情凝重的道。

“是天青寺的那些老不死骷髅?”邓清远可是见识过老骷髅的厉害,脸色也有些苍白。

“嗯!”修远沉声道:“你找个地方躲起来,这些老骷髅至少几百年的道行,不可轻视!若我师兄弟七人均在,还有一拼之力……现在只能尽人事了。”

修远说罢,腾身而起,化作一道白影,直奔雪峰而去。

邓清远知道自己的斤两,和个普通人差不了多少,这种级别的战斗连去看看的资格都没有,稍微不小心,被擦着一下就得回炉重来,还是小命重要。

看了周围的地形之后,邓清远见不远处有处山沟,狭窄而起比较深,连忙跑过去向里面钻。这些人都是高手,举手抬足就能弄的山崩地裂,往外面跑有呼延王的骑兵,还有天青寺的中和尚小和尚,随便那个都是他惹不起的,不如就在这里躲。万一那些老骷髅和修远等人打的太厉害,把山都打裂了,那山沟比较狭窄,大石头掉不进去,也安全的多,至少被砸死的可能性要小些。

那山沟其实是两山之间的一道裂缝,不知道有多深,下面被细碎的小石头填塞起来,这才看起来像个山沟。

邓清远钻进去之后,发现越往里面走越窄,十几步之后就只能侧着身子前进,钻了一会,被他发现个不大不小的洞,连忙躲了进去。

没过多久,邓清远就感觉山洞像地震一样抖动起来,一阵接一阵,无数的小石头刷刷的从山上滚下来,裂缝里面的石头越堆越多,让邓清远大为惊慌,该不会活埋在里面吧?可现在那有胆子敢出去,只得担惊受怕胆战心惊的躲在里面。

过了约一个时辰,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邓清远正准备出去看看情况,听道外面有说话的声音,连忙缩了回去,那些人说的话他一句都听不懂,猜测应该是草原上的语言。外面的人叽叽咕咕的说一阵话之后,发出各种法宝的声音,一会儿之后就没了动静,估计也是向雪峰之上支援去了。

侧耳凝听一阵,确定没有动静之后,邓清远悄悄的从藏身之处爬出来,缝隙里面掉了许多小石子,钻出来的行动困难了不少,身体上也挤出不少的伤痕。

像鼹鼠一样钻出缝隙的邓清远借着皎洁的月光,向雪峰上面看去,入眼全是灰蒙蒙的一片云雾,还没等邓清远想好是继续躲进缝隙去还是赶紧逃跑,就看见灰蒙蒙的云雾之中出现无数个黑点,有的像石头一样从天上直接掉下来,有的歪歪扭扭挣扎着缓慢的降下来。

“妈呀!天上不下雨,改下人了!”邓清远大吃一惊,连忙躲到一块石头边上。

“劈劈啪啪”的一阵响声之后,周围的岩石上开出无数朵血花,掉下的人纷纷摔的四分五裂,死像凄惨,变成一滩滩肉泥血水。这阵尸体雨下完之后,那些勉强还能操纵法宝或者有些功力的人也降到地面,不过情况也不乐观,大多体无完肤,摇摇欲坠,伤重欲死,重重的落到地面之后,这些人几乎全都瘫倒在地,一阵呻吟声此起彼伏。

邓清远仔细看了下,大部分是中原人打扮,也有少数的天青寺和尚衣着,看来中原的修炼人士死伤惨重。见这些人都没什么威胁,邓清远胆子大了些,溜出去察看状况,他可还记着那个魔族惹火美女交代的事,万一办不成,魔族可不好说话,后果想想都害怕。现在趁这些人重伤欲死,正是捡便宜勾引人堕落的大好时机,现在自己帮魔族办事,自然该有魔族的风格,不是说要扮龙像龙、扮虎像虎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