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7.html


1964年10月17日


23:42台州



快半个小时了,陈思在努力寻找机会,但是机会几乎等于零。那两个假警察坐在外间聊天吹牛,像两个门神似的挡住了惟一的出口。


陈思从零零碎碎的对话中揣摸出来,他们还没杀他灭口,不是仁慈,是在等上面的命令。陈思祈祷“上面”的命令永远也不要下来,但祈祷在大部分时候是没准头的,不可信的,说不定下一分,下一秒,杀他的命令就像圣旨一样飞过来了。


现在能救自己的,只有自己。


陈思曾想过在封闭的木屋墙板上弄一个洞,哪怕是一个狗洞,或者大声呼救。但都否定了,因为弄大了声音,两个假警察就会过来看,还会挨上几个老拳,陈思已被打得遍体鳞伤了。


木屋的角落里堆满了杂物,陈思意外地发现,角落里扔着一台老式真空管收音机,心里一动,慢慢挪到收音机边上。


作为无线电技术专家,陈思对这种真体管收音机了如指掌,这种老式收音机的磁藕天线系统有一个元件,稍加改装就能逆向发射无线电波。在战争年代,利用这种收音机改装发报的潜伏间谍多如牛毛。


陈思心中暗自窃喜,观察了一下动静,假警察并没有发觉。他立即趴在地上,使劲用牙齿和绑着腕的手拆开收音机。


牙齿啃出了血,手指磨破了皮,大汗淋漓。


终于,收音机的外壳如愿打开了。找到关键元件,重新改造电路,接线,取出两节看上去已经烂了的电池,搭上。陈思的心跳到了嗓子眼,拜托,拜托,千万不要没电!他几乎要叫起来了。


电池正极与细铜丝相触,咝咝两声,闪出极其微弱的火花。太好了!陈思鼓起了新的希望。


竖起收音机天线,用铜丝点触电池,三短三长,……S……O……S……陈思的手禁不住颤抖,但他努力控制住自己。


这是他生的希望,惟一的希望,虽然这希望看起来非常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