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警卫 正文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7.html


1964年10月17日


23:23台州



王星火下了车,朝公安大楼里走去的时候,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他回头,看到的却是无人的街道,黑乎乎,空荡荡,连鬼影子都没有。


聚齐了,103小组开了个内部分析会。


杜丽发现唐小六特务电台,是个关键性的突破,令全体组员精神大振。蜥蜴终于露了尾巴,这次没断,活生生的长在屁股上呢。


总结梳理了一下目前的案情:


一、潜伏特务陈瓯从蒲草山监狱出逃后,在乌盆巷被灭口,凶手披黑色雨衣,尚未确定身份。


二、潜伏在公安部门的特务田顺被我方设计引出,畏罪自杀。


三、帮助陈瓯出逃的周国源杀死管委会主任马一鸣,挟持人质时被不明狙击手射杀。


四、交给肖姓男孩“水果篮炸弹”的神秘中年妇女,还没有线索。


五、无线电专家陈思投匿名信举报破坏灵潭水库的“魂字方案”,紧急事件指挥小组已在积极应对中,但陈思被两名假警察骗走,下落不明。


六、水手胡晨光的妻子杨秀英有重大嫌疑,其与田顺的关系有待深挖。


七、东海理发店潜伏特务唐小六及其秘密电台已被我锁定,目前正在严密监控中。


八、地下密室发现的电文隐语,米兰是谁?是男是女?是什么角色?外婆家在哪儿?隐语的真意是什么?


其实在范哲内心里,还有一个重要的疑问,但他没说出来——那就是周国源的威吓。十四年前的隐痛,不堪回首。他相信周国源幕后肯定有人指使。到底是谁授意?为什么如此了解他?为什么要揭他的伤疤?


这四个小时,发生了很多的事。开局就像线团一样,绕在了一起。尽管有了初步的突破,但范哲知道,他们目前掌握的情况,对于老谋深算又狂妄自大的蜥蜴来说,只是冰山一角。茧该怎么剥?丝该怎么抽?时间紧迫,不能坐等,必须主动主击。


“通知各派出所和街道治安点,对外来人员与临时居住人员实行严格审核控制,发现来历不明的特嫌人员,可当场拘留,并将人员名单即时上报给台州公安处许处长。在此过程中注意尽量做到不扰民。运用一切可以运用的隐蔽力量与社会力量,成为我们的千手千眼,给特务以强大的心理压力,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让他们躲不了,藏不住。”会后,作了新的布置。


范哲决定,秘密逮捕杨秀英,从她口中打开另一个通往蜥蜴组织中心的入口。另外,跟踪唐小六,找出下家。道理很简单,唐小六的角色是通讯员,既然收到了命令,肯定急于把这个命令交给执行人,我们只要等着,看着,跟着,以逸待劳,就可以了。


杨秀英很快就被带过来了,早被侦察人员的眼睛盯得死死的,想跑也跑不掉。


“我一个普通劳动妇女,地富反坏右都沾不上边,一颗红心向着党。同志,你们一定搞错了吧?……”杨秀英进了问讯室,仍然巧舌如簧。


“杨秀英,别装了,党和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的情况,还是老老实实交代吧。”负责主讯的王星火打断了她的辩解。


“我说警察同志,我真不知道你们的意思,你让我交代什么?”


“那我提醒你一下,4月28日晚上,你和谁在一起?”


“和谁?”杨秀英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皱了皱眉头,“警察同志,你这不是故意刁难人吗?隔了那么久的日子,谁能记得住哪?”


“杨秀英,给我老实点。”王星火严厉地斥责,“胡晨光已经交代了你和田顺的事,你还在这里装傻。说,你和田顺是什么关系?”


杨秀英呆了呆,她想不到胡晨光已经被捕了,更想不到他会供出自己和田顺的事。但随即恢复了平静。


“我和他是同学关系。”杨秀英说,“警察同志,我要见你们田科长。”


她并不知道田顺跳窗自杀的事,更以为王星火只是一个普通刑警,所以并不把他放在眼里。


“可惜你见不着他,他也不可能见你。”王星火说,从桌上拿起一张证件在杨秀英面前晃了晃,“你认识这东西吗?田顺有,你也有。”


杨秀英看清楚了,大脑里轰的一阵鸣,这是国民党的秘密委任书,她明白田顺已经暴露了,眼泪几乎夺眶而出。


“他还好吗?”杨秀英的声音有些发颤,这表情的细微变化,逃不过王星火和杜丽的眼睛。


“他还没死呢,他已经交代了。只要你能够说清楚问题,对你,对他,都有好处。”在一边陪讯的杜丽虚晃了一枪。


杨秀英似乎松了一口气,似乎又像泄气了,耷拉下脑袋:“我坦白,我和田顺是有过一段*,现在很后悔。但我发誓,我根本不知道他是特务,如果我知道,会主动和他划清界限,向人民政府检举揭发的。”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王星火一拍桌子:


“杨秀英,狡辩和侥幸心理是两股拧在一起的麻绳,你不要自己把头往里面钻。交代你参加台湾特务的罪行,戴罪立功,政府会对你有所考虑的,要是等到别人先交代了,你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王星火唱红脸,杜丽唱白脸。杨秀英终于有点支持不住了,


就在杨秀英快要交代时,有个女警在门口的小窗上张望,示意杜丽出来。


杜丽放下笔,走到门外。


“什么事?”


“梁萍死了,在拘留室里上吊自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