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警卫 正文 19

长河落云日 收藏 4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7.html[/size][/URL] 1964年10月17日 22:22台州 王星火从垃圾桶里找到了陈思扔的纸片,纸被撕成碎条了,拼接起来,是原始的草稿,上面画满了密码和明码。这符合王星火的第一推测——陈思不是特务,要不也不会在纸上反反复复猜测每个电码的意思了。而且他获知的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7.html


1964年10月17日


22:22台州



王星火从垃圾桶里找到了陈思扔的纸片,纸被撕成碎条了,拼接起来,是原始的草稿,上面画满了密码和明码。这符合王星火的第一推测——陈思不是特务,要不也不会在纸上反反复复猜测每个电码的意思了。而且他获知的电码与信中的一模一样,是零碎的,不完整的,这点没疑问。


搜了陈思的行李,都是些生活用品,更没什么可疑。最可疑的倒是房间里开着的收音机,似乎因为陈瓯走得太急,或者有心事,忘了关了。人一有事,就容易忘东西。


王星火的心思动了动,走到写字台前,俯身仔细听了一会儿。是热门广播剧《霓虹灯下的哨兵》,但除了背景里有微弱的干扰声,一切很正常。


王星火有些担心,陈思被两个假民警带到哪儿去了?他会被灭口吗?特务们是怎么找到他的?为什么敌人就像在他们背后安了眼睛一样,竟先到一步带走陈思?难道台州公安处还藏有内奸?这太棘手了。张立已派人去搜救陈思,可台州警力十分有限,又经过这么大半夜的折腾,即使动员了街道居民干部帮忙,仍显得心有余,力不足。


刚下楼,门口跑进来特侦科长张立。


“有动静了。”张立快步走到王星火的身边低语。


是杨秀英家有动静了,但奇怪的是,有动静的不是杨秀英,而是胡晨光。


监视人员发现,这个老实的男人偷偷从后门溜出去了,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于是一直跟踪着,跟到了永宁江码头,胡晨光上了一艘小火轮,朝入海口驶。一出海,天地就大了,必须当机立断,实行抓捕。很快,小火轮被我边防战士截获,连人带船都被扣起来了,共三个人,就扣在第二边防检查站。


“好,去看看。”王星火大步向警车走去。


审讯工作开展得很顺利,胡晨光一看到目光如炬的王星火,就吓得两腿发颤,不用发问,一五一十,全坦白了。


结果令王星火大失所望。一伙走私犯而已。胡晨光借助自己远洋船员的便利,替香港的一个黑帮转运名表,有时候也带回些国内紧缺的生活物品倒卖。今晚,他们约定乘小火轮到一条停靠在海门码头的轮船上谈新订单,没料到,神兵天降,被捕得有些莫名其妙。


人、事、物、时间、同伙都对得上号,可以定性为一起普通的倒把走私案,交给边防站处理就完事了。


但除了这个,此人还有什么可以深挖的?既然蛇已经抓到笼里,就谈不上打草惊蛇了。


“你老婆杨秀英,你对她了解多少?”王星火单刀直入,问,他关心的是与蜥蜴有关的东西。


“她以前对我挺好的,但这几年变了……她,她背着我偷男人。”心理防线破了,有什么说什么,再不用遮遮掩掩。


“哪个男人?”


“我不敢说。”


“说。”


“是……是你们的田科长。”


“有什么证据?”


“我亲眼见的,那还是上半年,对,是4月28日,我从上海回来,到家已经是半夜一点了。进了门,发现有个陌生的男人跟我媳妇在卧室里。我当时就呆住了,他看见我,掏出手枪顶着我脑袋,说,如果我敢说出半个字,就崩了我,吓得我半年不敢回家。后来才知道,这男人是公安处的田科长,我……我就更不敢说了。”胡晨光耷拉着脑袋。


“发现的时候,他们在床上?”


“这,这倒没有。”胡晨光嚅嗫了一声,“一个成家男人,半夜里偷偷跑到别家女人的卧室里,不是那回事还能是什么?”


再问,就问不出什么来了,胡晨光也就知道这么多。对她老婆杨秀英,他也说不来一二三,只是说自己管不住她,就随她去吧。


胡晨光的交代提供了可供推理的重要依据。田顺半夜跑到杨秀英处,倒不一定就是偷腥,主要是来谈“工作”的。“工作”第一嘛,所以半夜一点钟了,也不上床,精神好得很,都废寝忘食了。


这个“工作”,也许就跟蜥蜴有关,就跟刺刀有关。


如此看来,杨秀英肯定和田顺是一根线上串着的蚱蜢。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