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令的宝贝

从战争中走出来的军队老领导,或多或少都有几样留存的宝贝,以纪念那段失去的烽火年月。我老爹解放初当公安局长时就有两支短枪和一支卡宾枪,52年调海司时上交了,北京可是中国的首都,中央机关所在地,枪支管理严是有根据的。

我分区的老司令就放了一枝微型勃郎宁,但来历始终没能向我们诉说。随枪统共三发子弹,犹如司令的三个孩子(俩个女儿),珍惜得跟宝贝一般。

85年上面下发了文件,要求离退休的老同志自觉上交纪念枪,礼品枪,战利品枪,赠与枪,奖品枪等。

其实帐外枪要统一收缴管理,军内早有传闻,就是因为一批已长大成材的公子哥,总会有机会弄出老爹或爷辈的家伙,胡作非为,有的借给了狐朋狗友,犯了事,让老家伙们还毫不知情。连见几个通报,按经验推敲,估计快“有戏”了。

舆论造够了,等开场白一过,好戏就上演。收枪的文件一宣读,老干部的心都凉了,这些当了一辈子兵,枪不离手的老干部个个心如刀绞,有人当场骂开,在场的都是师团级领导,挨骂只该了。有些明里能沉的住气,但私下也到老司令那叫苦,暗烧底火,老司令资格老,现在的司令当年给老司令牵过马端过茶,后又有老首长提携推荐,才有了今天,平日最尊重得就是老司令。

老司令的火被四周的柴烧得旺旺的,一根筋的跑到新司令那大吵:奶奶的,小日本,老蒋见了我都恭恭敬敬,没敢缴我的枪,我不信你个小兔崽子敢缴我的枪?不信,我敢在你头上转个眼!

新司令赶快让座倒茶,客客气气解释说:这是上面的文件,我也没办法。

上缴工作一直进度不大,大家的眼都盯着老司令。几天后,老司令哼呀哈的穿个大裤头红着眼来了,肥大的身躯晃着,嘴里不干不净的嘟囔着什么,手里还拎着一枝三八大盖,上着明晃晃的刺刀,到了军械科。他一进门就没个好脸,看谁都不顺眼,我们立即小心紧张起来,赶紧起立让座。他就是这么个脾气,不高兴了逮着你不是鼻子不是眼的一顿好撸,过后什么都好像忘了,嘻嘻哈哈的没个领导的架子。

老领导进门一屁股坐下,打量了我们一圈,探了口气,把枪又细细看了一遍说:还是这家伙来劲!打的又远又准,那个卡宾枪,像放屁一样,不赶劲!交了吧,我不带头,你们不好办呀!以后给我经常擦擦,锈了要打你们的屁股!

我看着这条枪,虽然保养得不错,但掩盖不住它的沧桑,木托原漆已脱净,磨的黑亮,被磕碰的痕迹依然显赫,甚至比不上库里有些半新的黑马盖。

我小心地说:这枪够老了,您当时可以挑一个更好的玩呀。

老领导说你懂个屁!这是我得老排长牺牲时留给我的,我一直带在身边,部队换成了美式装备后,我依然带着,还是这玩意赶劲!

不错,解放战争期间武器装备有了美式的加入,更轻巧更现代化,可这杆老枪随老首长南征北战,形影不离,跟了几十年了!

老司令又从兜里掏出勃郎宁,认真看了看,说走吧,我不留你了,还有三发子弹,当你们的面打了吧!说完拉套筒上弹,照拖把开枪,虽知前两发没打响,最后一发响了,这子弹少之又少,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玩意开火,声音不大震耳,脆而尖锐,司令愣了愣说:不响的是闺女,响的是小子!真应了命了。小玩意不挡事,关键时候,还是得靠那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