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评社记者黄晓南11月21日编译报道《经济学人》对人民币升值的表态,内容如下:



西方政坛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呼声甚嚣尘上,但作为最权威的经济学媒体,最新一期《经济学人》却作出表态,认为中国拒绝人民币升值的论点合理,人民币在短期内没有升值可能,并称外国政客应该“闭上嘴巴”。



该刊刊载题为《关于人民币汇率的争议》的专文说,近日西方多个重量级政治人物都要求中国政府让人民币升值,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欧洲央行总裁特里谢、国际货币基金会(IMF)主席卡恩等。但该刊认为,中国只会在自己认为是适合的时候,才会把人民币调升,却不会屈从于外国的压力而作出让步。



2005年7月至2008年7月的3年间,中国让人民币兑美元升值了21%,但自此之后,这个汇率差不多没有变动过。因此,当美元在近一年大跌的时候,人民币兑其他外币的汇价也跟随下跌。例如,自今年3月起,巴西雷亚尔(REAL)和韩国圜(WON)兑人民币分别升值了42%和36%,大大削弱了此两国的竞争力。



关于中国将改变汇率政策的传言,于奥巴马访华前一星期升温,因为当时中国人民银行在《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第三季度)》中,首次提出要“结合国际资本流动和主要货币走势变化,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然而,中国的汇率政策从来都是由国务院而非央行决定,而直至目前,中国的决策者都不赞成在此刻让人民币升值。



事实上,面对美国等的施压,中国的立场只有更变得更加强硬。中国商务部发言人16日回应华盛顿时指出,“在应对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如果美国只要求他国货币升值,却不断地把美元贬值,这不仅不利于全球经济复苏,而且也是不公平的。”



有外国论者认为,人民币升值不仅有利于改善环球贸易的不平衡,而且也将有益于中国,因为若人民币解除对美元的挂勾,届时中国将能重新掌握金融政策的主导权。目前,在人民币挂勾美元的情况下,中国等于是变相“输入”了美国的宽松金融政策,并不适合现时处于高速增长阶段的中国经济。此外,人民币升值也将改善中国自身经济的不平衡、减低对外贸出口的依赖,让长远的可持续增长变得更加可能。



如果升值是这么好,为何中国仍要抗拒呢?北京政府主要有三种反对的论点。首先,中国强烈否认从汇率政策中获取了不公平的竞争优势。无疑,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货币汇价在今年出现了显着升幅,但若只注视于这一点,则是忽略了对全局的观察。自金融海啸爆发以来,其他国家纷纷让货币兑美元贬值,但中国却维持了大致稳定的汇价,因此,从2008年起计,人民币兑大部分外国货币--除了日圆--的汇价,都是上升而非下降。



此外,北京政府也认为,中国对于世界经济平衡贡献良多。受惠于金融及财政刺激政策,中国的本土需求带动今年的GDP增长高达12%,而出口的收缩则拖累了GDP的4%,两者相加,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达到8%。因此,中国的决策者认为,人民币长远而言有升值的需要,但此刻却不是适当的时机,因为经济的复苏仍不稳固,尤其是出口在过去12个月下跌了14%,至今仍未回复正增长。



最后,所谓“人民币升值能让中国重掌金融政策主导权”此论点,也显得过度简化。中国在2005年获得的经验是,循序渐进的升值将吸引国际投资者押注于人民币的长升长有,届时热钱涌入将令中国本土流动性泛滥。另一方面,若进行一次过的大幅升值--比如说25%--在政治上也是不能接受的,因为这将让大批本土出口商在一夜之间丧失竞争力。



此外,许多中国经济学家也认为,所谓人民币升值将减低美国贸赤、让其经济受惠此一期望,也是被过分放大了。因为,中国的本土出产和美国的本土出产,只存在很小的重迭部分,因此美国本土生产的货物并不能取代中国的入口货物。相反,美国消费者最后将需付出更高的价格购买进口货--无论是来自中国抑或越南等其他新兴经济国家。



该刊认为,上述的论点解释了为何中国坚拒让人民币升值。的确,在长远而言,人民币升值将令中国受惠,包括把未来经济增长的势头从投资和出口转移向内需消费,并大大增强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从而让小市民在经济高速增长中获取更多好处,一改过往大企业霸占了大部分利益的局面。



但该刊强调,无论中国在何时让人民币升值,都不会是出于外国游说(foreign lobbying)的结果--事实上,若外国政客“闭上嘴巴”(shut up),中国反而更有可能改变货币政策。最后,该刊预料,中国比较可能让人民币升值的时机,应该是在明年,因为届时出口和通胀率将会回复增长,而GDP增幅也可能高达10%,到时候,支持人民币升值的论点将会更为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