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乳房

zcc3008 收藏 0 70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俺曾经是一头小猪,但在有人动了俺的乳房后,俺变成了一头乳猪,没准这会儿正在您的餐桌,您在动筷子以前,请一定听俺讲完俺的可悲经历。

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早上当俺从美梦中醒过来的时候,俺发现窗外已经是日上三竿,也就是说,俺错过了早上吃奶的时间。俺的猪GG猪DD猪JJ猪MM们早已喝得饱饱地在猪圈里自由地嬉戏,俺老母躺在墙角,也在心满意足地睡回笼觉。俺事前并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平常的早上会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事件。俺摇摇晃晃地走到老母身边,在它那排漂亮的乳房前面停下来。一、二、三……对啦,第三个就是属于俺的乳房。俺迫不及待地含住俺的乳房吮吸,可是乳房居然事前没有任何征兆地拒绝给俺提供奶水。俺以为俺的力气用小了,于是加了加劲,但除了俺自己的口水,依然没有任何其它东西流进俺空虚的胃。俺着了慌,开始不顾一切地咬那个属于俺的乳房。老母大概被俺咬痛了,她睁开眼睛,吃惊地看着俺。俺在筋疲力尽之后终于明白,有谁趁俺睡觉的时候,动了俺的乳房,剥夺了俺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早上,美美地享受一顿奶水的权利。

俺生平第一次愤怒,发出一声让自己也意想不到的吼叫:谁动了俺的乳房?!猪GG猪DD猪JJ猪MM们停止了喧闹,静静地看着俺,象在看一头从别的猪圈里闯进的小猪,而不是那个他们一直认为的快乐无忧不会发怒的兄弟。一时之间,俺竟然有些惭愧,于是冲他们笑了笑。猪GG猪DD猪JJ猪MM们立刻松了一口气,继续他们的游戏。俺老母也爱抚了一下俺,慈祥地再次进入梦乡。俺知道俺错过了一次追问谁动了俺的乳房的最佳机会。俺无助地站在那个干瘪的乳房前面,隐约地觉得这世界有些地方不对头:俺的乳房被动了,俺丧失了一顿应该的早餐,却没有任何人为此负责。

俺终于鼓足勇气叫醒了老母:母,俺的早餐没了。老母好象还没醒过来:恩?不知道谁动了俺的乳房,把俺那份早餐给吃去了。哦。老母保持一种随时再睡过去的状态,打了一个哈欠,反正也快中午了,你就和中午一块吃吧。说实话,俺老母这样的回答合情合理,但俺不知道哪股筋给弄拧了,竟被她那若无其事的表情激怒了:可是那是一份本该属于俺的早餐!老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她再要入睡已不可能,于是有些恼怒:那又怎么样!它现在已经没有了,难道你要俺马上再给你生产出来?俺知道在这件事上老母并没有过错,但她这样的态度让俺觉得整个事件就该她负责:俺的乳房被动了,难道俺没有知道谁是凶手的权利?!这时,大哥走过来:三弟,你的乳房被动了,俺很同情你,不过,你把动你乳房的人称为凶手就太过分了,毕竟那是你的兄弟姐妹。这么说,是你动了俺的乳房?大哥一呆:你凭什么说是俺动了你的乳房?如果不是你,你怎么知道动俺乳房的是俺的兄弟姐妹?这里除了你的兄弟姐妹,就是老母。老母又不可能自己动自己的乳房,你说不是你的兄弟姐妹是谁?既然是兄弟姐妹动了俺的乳房,你也是俺的兄弟,你怎么证明不是你?俺……俺吸的乳房是第几个?这么说是二姐动了俺的乳房了?俺看着二姐。

二姐慌忙解释:不是俺,俺每次连自己的奶水都吃不完,还让给大哥吃呢!俺转眼看着四弟,平时俺们六个,就数他的奶量最大。

三哥,别看俺了,俺昨天晚上得了流行感冒,没胃口,俺连自己那份还没吃呢。这样吧,俺那份让给你吃好了。五妹、六妹的胃口比二姐还小,她们更没有理由动俺的乳房。

大哥:还看着我们干吗!四弟不是说把他那份奶让给你吃吗?这话说得俺象在争一口奶似的,俺再次愤怒:俺就是想知道是谁动了俺的乳房!二姐:知道谁动了你的乳房又不能改变你的乳房被动了的事实。四弟:就是,有什么意思!俺有些气急败坏:俺的乳房被动了,难道俺连谁动了俺的乳房也不能知道?五妹:也不是不能知道,可是有必要象你这么较真吗?六妹:就是,又不能因为谁动了你的乳房就把他送上法庭。连老母也说:孩子,闹了这么一阵,也中午了,你还是吃你的奶吧。TMD,究竟怎么了?!好象出错的是俺似的。俺不仅被人动了乳房,还因此成了罪人!不行,俺不能让事件就这么不明不白。

这不是关于谁动了俺的乳房的问题,也不是俺少吃了一顿奶的问题,这是关于一头小猪的权利问题。大哥冷冷一笑:说到权利,究竟是谁给了你这个权利,谁授权老母身上这个乳房是属于你的,别人就不能动?我呆了,因为俺确实找不出理由:可是……可是平时我们不都是各吃各的奶吗?二姐:虽然一直以来都是你在吃第三只奶,但并不等于这只奶只能你吃,不能让别人吃!四弟:别跟他说,他疯了。天啦,这个早上,俺被人无辜地动了乳房,而现在,俺竟被这帮人说成是疯子!既然俺是疯子,俺就疯给你们看!

俺发疯似的在每个奶头上吮吸--既然你们践踏俺的权利,俺也要把你们的权利扔在地上踩!

猪GG猪DD猪JJ猪MM们同情而轻蔑地看着俺,并没有任何人上来阻止。他们轻蔑的表情只能让俺的愤怒火上焦油,俺对天长啸:俺只是想知道谁动了俺的乳房,难道这也有错!俺老母和猪GG猪DD猪JJ猪MM们都保持沉默,显然不想再激怒俺,可是俺的愤怒已是决堤的黄河不可收拾,俺在猪圈里乱跑乱撞,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这时,主人和一个陌生人进来了。

主人跟那个人说:这只猪发猪疯,看来养不大了,就把它卖给你吧。那个人说:能把其它五只也卖给我吗?主人:不行,这几只肯吃肯睡,我要养大再卖钱。突然,俺被人抓住双脚倒吊在半空。

这时,俺听见六妹小声对大哥说:今天早上是俺动了三哥的乳房,俺想尝尝那只奶的味道是不是不同,是俺害了三哥。大哥:别管他,反正他早晚是疯子!

现在,俺被烤成了一只乳猪。

这是一个饥饿的年代,俺的被吃是一种必然。俺只希望俺能被拥有俺的正主给吃了,而不是被一个不该吃俺的人大快朵颐。可是,这也是一个贪婪的时代,俺只能悲哀地等待俺的不可知的命运。

好了,动筷子吧,不管你是谁!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