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叫我俘虏兵 第一幕 冀东被俘 第一章 这一仗,窝囊!(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1.html


以准确的时间而论,此时正是1945年8月27日中午12:30。阳光很足,如果能毫无遮拦的照在大地上,我们势必可以使用明媚这个词来形容。不过事实总是和理想相去甚远,此时的平原县城外已是一片焦土,上空是浓厚的硝烟,即便有火光攒动,也如傍晚一般,烧焦的皮肉发出难闻的气味,到处都是残肢和尸体。

于成山把身子朝左边挪动了一下,用力拉过一条缺了半支胳膊的尸体挡在自己前面,那是一个标准的胖子,看样子足有一百七八十斤。“抗战抗了八年,居然有人长成胖子,简直就是他妈的畜生!”,于成山一边嘟囔一边把尸体上的土掸了掸,仔细一看,原来是营部的司务长张文武,这家伙平时贪生怕死,滇缅会战的时候就把身边的兄弟甩下,自己跑了出来,被四十五旅收容后靠给长官拍马屁才坐稳了高级火夫的宝座。

于成山朝张文武“呸”的一声,吐了口唾沫。抽出挎在腰间的刺刀,用张文武的衣襟擦了擦,然后猛一用劲儿插在那肥胖的肚子上。血汩汩的冒了出来,于成山伸手摸了一下,还有些温,看来这肥猪刚死不久,没准就是五分钟前那排手榴弹拍死的。

平原县外围的战斗已经打了一夜多,于成山简单估算了一下,共军的部队大约已经发起近十次冲锋了。一批批人倒下,另一批人又顶上来。“一个屁大的小县城至于吗?”于成山嘟囔了一句。

按照地形来讲,平原县无险可依,孤零零地被扔在国军和共军的地盘中间。大部分时间国军的指挥官、四十五旅旅长廖高轩都只派一个连在这充当前哨。但是自从8·15日本投降之后,两军之间的气氛愈加紧张,直到上个礼拜,四十五旅大举进攻根据地。而共产党的部队也立即发起了一系列的反攻,一时间战火弥漫,平日里不起眼的平原县也成了必争之地,廖高轩派了足足两个加强营,构筑阵地的时候他又亲自来视察,并且声嘶力竭地大喊:“必须给我堵住共军,精诚团结、杀敌立功、报效党国。”

翻身喝水的功夫,于成山摸了摸子弹袋,那里面还有二十来发子弹。靠这一把铁蛋活下去、而且还要想立大功,报效党国,那简直就是笑话了。想想刚当兵那会,国军征兵的人告诉他,只要不怕死、打日本人就能当大官、带队伍,结果自己现在才是个排长。妈的,国军说话不算数、太不算数了,现在英雄怕是当不成了,狗熊还差不多,于成山一想,心里就特别难过,他觉得自己的情况大概和戏里的楚霸王差不多。

正在胡乱琢磨间,张文武的尸体突然一顿乱颤。

是机关枪!于成山一边大喊:”快卧倒!” 一边转过身来。透着尸体搭起的掩体向前看去,共军的一个小分队正在迅速的接近国军的工事,这些人时而匍匐,时而快速冲刺,不过令他奇怪的是,这些人的目标好像并不是国军的主碉堡。准确说,于成山认为,这些共军的目标是一门炮。那是一门属于国军序列的日本92式山炮,二十分钟前,于成山的排,任务就是保住那门大炮。仗打到这个份上,火力就是一切,谁的火力猛,谁就能挺到最后。如果不是刚才共军一气儿扔了二十几颗手榴弹,炸死了炮手和死守第一道防线的十几名士兵,这门炮肯定还在向对方的阵地怒吼。

于成山明白,这门炮对于双方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家伙儿,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共军抢去。想到这里,他慢慢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把枪从两具尸体间的缝隙伸了出去。他的枪是一把美式的汤姆逊M1A1冲锋枪,和共军手里的三八大盖比,精度虽然差了些,但火力要强出一大块。以自己的枪法,在现在的距离,于成山有把握靠点射解决所有敌人。

共军的抢炮分队很快就抵达了大炮的位置,他们并没有想到对面的阵地上有一杆枪正冷静的指向他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