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特战队 正文 第一章: 杀手(1)

晏冷 收藏 19 14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3.html


第一章: 杀手


中国东南,白水河市。冬天。

静寂的夜,霓虹灯闪烁,街道上一片清冷。

“白水河,杨小君来了……爸爸,我一定会找到杀害你的凶手,给你报仇。”杨小君孤独地站在街头,单薄的身体在冷风中不屈地傲立,一双明澈的大眼睛里坚强如铁。

杨小君的父亲名叫杨江,是江城公安局副局长,他和北方滨海市公安局局长东方剑是几十年的战友和无话不谈的好兄弟。两人都以铁面无私,正气凛然,嫉恶如仇著称。两人多年来一直奋战在缉毒第一线,多少国际贩毒集团都栽倒在两人的手中。盘踞于缅甸丛林之中的代因贩毒集团甚至已经悬赏一百万人民币要两人的人头。在警界内,同行们戏称两人为百万警察,也就是脑袋最值钱的警察……

代因,一个势力庞大,神秘莫测的毒贩,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他阴险狡诈,心狠手毒。近几年公安部门缉获的毒品有百分之八十与他有关……

半年前,杨江得到调令,将到白水河市任公安局局长。在离开江城的前一天晚上,杨江参加了公安局里统一部署的行动,一个被追捕的毒犯逃进了一栋大楼,杨江第一个追了上去,不曾想到丧心病狂的毒犯开枪拒捕,扬江中了几枪,当场以身殉职,而那个毒犯也跳楼自杀……

那个时候,杨小君正在警察学校学习,她是在快半年之后,才知道父亲殉职的消息。在整理父亲遗物的时候,无意之中翻到了父亲的日记,日记上说自己要到白水河市接受新的挑战,白水河市黑恶势力猖獗,更是毒品泛滥的重灾区……查阅了父亲殉职的卷宗,杨小君却有了别人没有的想法:父亲的死应该与这个调令有关,是不是一场有预谋的谋杀?如果是,就一定是白水河市的黑恶势力所为……父亲未完成的事业就是打击白水河市的黑恶势力,即使最后的结果与自己的想法不一样,只要能铲除白水河市的黑恶势力,也能安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杨小君申请休学半年,悄悄地来到白水河市,她要查找父亲被谋杀的证据。此时,她刚刚从一辆长途车上下来,一脸风尘,一身疲惫。

下一步该走到哪里去……

这个孤独和寂寞的城市,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她漫无目的地走了几条街道,站在一个气派的小区对面,那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小君的眼睛忽然本能地落在小区大门外一棵长青树旁边。那里站着一个人,四十多岁,皮肤黝黑,高瘦,眼睛精光闪烁,身上穿的是旧的迷彩服,脚上穿的是一双半旧的解放鞋,胸前挂着一个黄背包,手里拿着一尺来长的东西,用报纸裹着。

那个人看上去很像一个拣废品的乡下人,但是小君认为他不是一个拣破烂的人,因为拣破烂的人绝对没有那么一双锐利的眼睛,而且,他的手上拿的是什么?是刀?刀怎么是圆的?像一条棍子?是一条棍子吗?

如果不是一条棍子,那又是什么?

小君多看了他几眼,那个男人也陡然察觉到小君在看他,慢慢地转过头来,四目相对,居然微微一笑,很友好,很淳朴,更显得若无其事。

小君一怔,头脑里一片迷茫:难道我看错了吗?


白水河市寰宇有限公司总经理杨落开着车回家,车里是六岁的儿子亮亮。两人刚刚从游乐园游玩归来。杨落的双方父母已经病故,儿子现在请了一个保姆照顾,丈夫在几年前已经病亡,有一个一年前从德国留学回来的大姑的女儿李媛。二十五岁,没有结婚。两人的关系还算融洽,互相照顾。除此之外,再没有一个亲人。

以前,杨落担心李媛为了家族的财产会对自己不利,时时提防她,现在看来,是自己多心了。

也许,人的内心里都有善良的一面。毕竟,现在自己和亮亮是李媛的亲人。

“妈妈为什么不高兴,是不是想爸爸了?爸爸为什么还不回来?”儿子亮亮看到妈妈的眼睛里有一丝忧郁,天真地问。

亮亮在两岁的时候就没有了爸爸,杨落一直想给他找个爸爸,但是没有合适的男人来爱自己和照顾儿子……

“爸爸很快就会回来……”杨落苦涩地微笑着,安慰儿子,车很快就要进了小区,但是忽然有一个人意外的出现在她的车前,而且被车撞倒了。杨落忙刹了车,跳下去,看见车前面躺着一个人,一个衣服破旧,皮肤黝黑的人。

“你怎么啦?有没有事?”杨落一边焦急地问,一边拿出电话,准备报警。

“我没有事,是你有事了。”躺在地上的人忽然坐了起来,一双眼睛如毒蛇一样令人恐惧,冰冷……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杨落张开嘴,巨大的恐惧堵满了她的喉咙,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看见那个人的手中拿着一件奇特的兵器,如毒蛇一般,已经无声无息地钻进了她的腹部。

冷,冰冷。杨落纤弱的身体和脆弱的灵魂悠悠地飘了起来,飘向遥远的天际,。天好苍凉,风好冷!人,无声无息地倒在车的引擎盖上……

这个人杀了杨落,又不慌不忙地走到车门前,拿起杨落的皮包,亮亮没有发现母亲已经死去,他还是一个小孩,很多事情都不懂,不过他懂是一个陌生人在拿妈妈的皮包,他瞪着圆圆的大眼睛问:“你为什么拿我妈妈的东西?”

“不是我要拿你妈妈的东西,是别人要拿你妈妈的东西。”这个人淡淡地看了一眼亮亮,一只手掐住亮亮的脖子,亮亮的脖子发出一声脆响,一个幼嫩的生命,嘎然而止……

他杀人,抢劫,仅仅几秒钟,对面的小君却看得清清楚楚。“抓坏人!”小君一边大声呼救,一边如闪电一般冲过马路,勇敢地扑了上去。

这个黝黑的人并没有跑,平静如一块岩石,嘴角是一丝淡淡的微笑。小君伸出手去抓他的肩膀,这个人一伸手就抓住小君的手腕,把她扭住,拖到自己的面前。小君如被铁钳牢牢夹住一般,动弹不得,一把乌黑,冰冷,血腥的利器压在她的脖子上。

那个时候,小君才看清楚了,他的手中拿的东西是三棱的刺刀,乌黑,三面是刃,三面都有血槽。血槽里还有血。不过三面的刃都没有开,只有刺刀尖是锋利的。

军刺,是真正军人用的军刺。

小区保安闻讯围了过来,有人报了警,这个皮肤黝黑的人不慌不忙地拖着小君,一脸淡淡的笑:“不要过来啊,我会杀人的,我已经杀了两个,不在乎多杀一个……”

他把小君拖进了路边的一家小商店,商店里的老板娘发出一声尖叫,连滚带爬地跑出去,小君虽然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却出奇地平静。她在心里暗暗地告诫自己:我是个警察,一定沉着,冷静,才有机会把这个杀手的凶手抓住。

这个人把小君拖到一个货架后面放开,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先过去把商店的门关了起来,然后把商店的钱柜子用军刺撬开,端到小君的面前。

“身上有没有钱?”这个人一边把面前的钱一张一张,小心地整理好之后,用橡皮筋扎住,头也没有抬,问了句。

“一百块不到。”小君犹豫了一下,说。

“也……拿出来。”这个人头依然没有抬,他的军刺就放在货架上,小君想该怎么把军刺夺过来,不过她还没有动手,这个人却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淡淡地问了句:“你十几岁?”

“二十。”小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

“警察?”这个人继续说。

小君大吃了一惊,脱口而出问了句:“你怎么知道?”虽然她现在还不算一个真正的警察,但是毕竟是警察学校出来的学生。

“你见到我杀人,非但不跑,还敢来抓我,就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你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而是一个为了责任不怕牺牲的中国警察……中国好警察!我抓你的时候,你本能的反抗,我看得出,你练过,否则,你早吓昏了……”这个人一边说,一边整理杨落的皮包,把钱收拾好,其余的东西都丢在一边。

“为了这点钱你就可以杀两个人?”小君怔了怔,愤怒地问。

“你们这些娇生惯养的孩子,永远不知道穷有多么可怕!”这个人轻轻地叹息了声。

“你不是白水河市的人?”小君心中一动,说。

“不是,我甚至不是中国人,我的名字叫阮大雄。”阮大雄把所有的钱都放进背包之后,把背包背上,淡淡地说:“现在我要想办法走了。”

“外面已经全是警察……”小君冷静地说:“你怎么走?”

“就是白水河市所有的警察都来了。我一样可以走。”阮大雄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些烟丝,和一个小本子,从小本子上撕下一张纸来,卷起烟丝,不慌不忙地用打火机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淡淡地说:“还是我们越南人的烟有味道……”

“越南人?”小君不动声色:“你是一个杀手?”

“算是吧!”阮大雄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小君才明白他的军刺应该是越南特工喜欢用的那一种杀人的利器。几十年前,中国军人曾经和越南特工在丛林之中用刺刀对刺刀地拼过,最后的结果是中国的56式三棱刺刀完胜越南刺刀,那是一场真正男人,硬汉之间的对决!

“杀手杀人是不是要钱?”小君忽然灵机一动,问道。

“当然,否则,叫什么杀手。”阮大雄很享受地吸着烟,点点头。

“你杀一个人要多少钱?”小君忙问。

“看要杀什么人,有的几千,有的几万,有的甚至几十万,关键是要看杀的是什么人,身份地位高,难度大,价格也就越高……”阮大雄淡淡地回答。

“如果我要杀人,能不能请你?”小君大胆地盯着他,说。

阮大雄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当然——”

“如果我要找你的时候,到哪里找你,怎么找你?”小君认真地问。

“缅甸,果敢老街,阮大雄。”阮大雄微微一笑:“只要你能到了那里,就一定可以找到我,如果你来找我,我给你半价……杀一个人!”

“真的?”小君紧紧地看着他的脸问。

“杀手一诺千金。”阮大雄脸上的微笑凝固了,有些无可奈何:“我好像……是上了你的当呀!”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