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我眼中的黑社会与江湖 第八章 少年的困惑

嘉木123 收藏 0 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0.html[/size][/URL] 第八章 少年的困惑 过完年,元庆回到了学校。3月27日,他满18周岁了,身材挺拔,胡子拉碴,完全是个青年的样子了。 元庆的生日过得很简单,他妈早晨煮了面条,面条里卧了两个鸡蛋。 吃饭的时候,元庆他妈说,你已经长大了,不要让家里心事了,能考上大学就上,考不上就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0.html


第八章 少年的困惑


过完年,元庆回到了学校。3月27日,他满18周岁了,身材挺拔,胡子拉碴,完全是个青年的样子了。

元庆的生日过得很简单,他妈早晨煮了面条,面条里卧了两个鸡蛋。

吃饭的时候,元庆他妈说,你已经长大了,不要让家里心事了,能考上大学就上,考不上就去上班,暂时不招工,你先去木器厂当临时工,木器厂的厂长是咱们老乡,你爸爸已经提前打好招呼了。元庆嗯嗯着,心说,考什么大学呀,就我这学习成绩,连个中专都考不上,混完文凭,先干临时工,年底上班得了。元庆他爸爸说,你哥哥今年就从部队复原了,家里不需要你那点儿工资,你好好做人比什么都强。

元庆觉得老爷子这话里有话,放下饭碗,紧着嗓子问:“爸爸你是不是听说过什么?”

元庆他爸爸说:“胡金是个小偷,你不要整天跟他掺和在一起,没有好处。”

元庆说:“胡金早就不偷东西了,人家响应国家号召,干个体户了,开饭店呢,我有时候过去帮帮工。”

元庆他爸爸说:“我看见胡金和小满在菜市场跟人打架呢,把人家的头都打破了,他们还打……”叹口气,接着说,“你老满大爷挺不容易的,年轻的时候去缅甸打过鬼子,后来上了军舰……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受了不少委屈,一大把年纪才生了小满。小满又这么不听话,你说这家人的日子到底还怎么过呀……小翠又生病了,肺结核,这病难治呢。你老满大爷退休了,干不动了,全指望小满了……”

元庆的心里有些不好受,拦住话头说:“小满挺好的,他就是想多赚点儿钱才去跟着胡金干的。”

元庆他爸爸说:“胡金这孩子喜欢‘闹妖’呢,跟他爹一个德行,他爹当年就是个‘横立’(不讲理)人……”

元庆说:“你快别说人家的事情了,他爹都死好几年了,他妈去年也死了。”

元庆他爸爸捂着胸口咳嗽两声,放下了筷子:“唉,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没了……人这一辈子不扛混呢。”


走在上学的路上,元庆的心沉甸甸的,想想今后的路,感觉一阵茫然。

一些花花绿绿的票子在元庆的眼前晃……当工人,当工人,就算混成个技术员,工资能比得上胡金和古大彬?上个月,胡金塞给元庆三百块钱,全是十块一张的,掐在手里很有质感。胡金说,这是去年你的分红,今年的从三月份开始算,年底至少这个数,胡金伸出了三根指头。元庆问:“三千?”胡金说:“三万。”三万这个数目对元庆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元庆不相信:“你家是开印钞厂的?”胡金神秘兮兮地说:“我说了,你可别告诉彬哥啊。你不知道,咱们饭店的生意好极了……两项,一,国营饭店价格高,大部分人吃不起,都来咱们饭店吃,情况你也看到了。二,周边的饭店都让咱们给折腾跑了,咱们属于马克思说的垄断经营……”

胡金说得没错,元庆参与过两次“折腾”同行的事情。

第一次是在快要过年的时候,古大彬喊上元庆和小满,坐在一家饭店里喝酒,装喝醉了,砸了人家好多东西。

就在那家店主想要找人报复的时候,三个人又在另一家饭店上演了同一出戏。

过了没几天,那两家饭店就关张了,因为胡金出面不知道跟人家说了什么。

过年期间的一天,小满来元庆家找他,说,昨天晚上有几个小混子在店里喝多了,砸了好几个盘子,把小王的头也打破了,古大彬没在店里,他们砸完,临走丢下话,说,明天还来砸。元庆问,谁家的孩子这么大胆?小满说,我打听过了,是郊区一个村长家的孩子,那个村长在城里开了一家瓷器店,他在瓷器店里卖瓷器。元庆问,大哥的意思呢?小满说,他今天没去。元庆说,带我去找那个小混子。

两个人没费多少周折就找到了那家瓷器店,进门的时候,外面下着很大的雪。

那个小混子不知道来者不善,过来跟元庆和小满介绍那些瓷器。

元庆说:“真不错,就是贵了点儿,买不起。”说着,就从架口上往下扒拉瓷器,地上“噼啪”乱响。

小混子急了,抓起地上一把砍柴用的斧子就往元庆的头上砍,元庆闪过,小混子倒了——小满的拳头上带着血迹。

元庆把脚踩在小混子的脸上,一下一下地碾:“晚上去合家乐餐厅,我要是见不着你,明天通知你爹来收尸。”

小混子在元庆的脚下哭:“亲哥,不去你杀了我……”

晚上,元庆没有去餐厅。

后来,胡金来找元庆,说那个小混子被他爹拧着耳朵去了餐厅,摆了一桌子酒席,古大彬和小满都喝醉了。

胡金临走时拿出五十块钱递给元庆,说,小混子他爹赔了餐厅三百块钱,这是你应得的。

元庆接过钱,感觉自己就像古大彬的打手一样,一点儿也找不到做兄弟的感觉。

外面有人在放鞭炮,声音尖厉,在这样的声音里,元庆感觉自己的面目开始模糊不清,犹如树木进入夜色那样。

这样的钱,元庆没有给他妈,他觉得这种钱不太干净,很快就花光了。

花钱的时候,元庆没有感觉到异样,只有一种麻木的痛快……妈的,有钱的感觉真不错。


此时的元庆就像海面上漂着的一块木头,他不知道海浪终究会将他推向哪里。

那天在大院儿里站着,小满对元庆说,刚过完年那阵,他和古大彬两个带着枪去了一个不听话的同行家,连吓唬带玩真的,把他的家给砸了,那家规模比合家乐餐厅还大的饭店也关门了。元庆的心里有些毛糙,说,咱们这么干是不是不大妥当?万一碰上个较真的,去派出所报案,警察就好抓咱们了。就算人家不报案,咱们这么“作”下去也不好,良心上过不去不说,早晚得出事儿。小满笑出了眼泪:“二哥你就是一个‘迷汉’,你想想,咱们要是不这么干,谁瞧得起咱?咱一没权,二没钱,想要出人投地,不玩点儿狠的哪辈子能混出头来?”

小满笑出来的眼泪里全是坏水,元庆看着他那张刚出樊笼的老虎一样的脸,不想跟他说什么了。

小满看了元庆一会儿,拉长了脸:“怎么个意思啊二哥,跟我玩忧愁的?那玩意儿是‘迷汉’才玩的,咱们这种人没那闲工夫玩这个,顶多不痛快,你说是不是?”元庆说:“你才玩忧愁呢,我他妈这是担心你呢。”小满又笑了:“担心我?哈,那也算是忧愁。何以解忧?唯有票子。”说着,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元庆的肩膀,矜着鼻子说,“你不要担心,以后这样的事情不用你管了,我和大哥就办了。”

元庆弯腰抓起一把雪,雪在他的掌心里捏成了一坨冰。

小满问:“怎么样?”

元庆说:“你去跟大哥说,以后不用他出面了,他是老板,办这样的事情不方便,我跟你去。”

元庆的本意是,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他跟小满去,也好控制点儿局面,不能太过分了。

元庆不知道,很多情况下,所谓“局面”,不是一拳两脚,三言两语就能控制得了的。


元庆没有参加高考,他觉得没有必要,白浪费时间,就算再给他长俩脑子,他也考不上。

六月的一天,一个同学过来喊元庆返校,说学校今天要发毕业证书。

元庆骑着刚买的自行车去了学校。

等待发毕业证的时候,元庆问一个同学,大腚怎么没来?

那个同学笑弯了腰:“你想要再见到他的话,恐怕就得去监狱见了。”

元庆问,大腚犯了什么事儿?

那个同学笑得满脸开花:“强奸啊……你听我说,前几天我们来学校除草,大腚没来。过了一会儿,来了几个警察,问大腚在学校里的表现。大家就估计出事儿了,还帮大腚说好话呢。警察走了大家才知道,原来大腚‘作’了大‘业’!就在前一天晚上,这家伙摸到一个建筑工地,钻到一个女工的床上,非要跟人家××不可,人家就糊弄他,说先去洗洗,要玩就痛痛快快地玩。大腚当真了,脱了衣服在床上等。结果,那个女工带人来了,当场摁在那里,打了个半死以后送去了派出所。据说这小子很滑稽,去工地之前先化了装,用毛笔把鬓角画成高仓健那样的,大黑天的戴着蛤蟆镜,还借了一个邻居大哥的一条喇叭裤穿着,一派时髦青年的样子……估计这事儿得判他个三年两年的。”

元庆跟着笑:“**他二大爷的,还真看不出来他有这么大的本事呢。”

那个同学说:“据说刚摁住他的时候,他还吓唬人家,说他表哥是公安局的局长。”

元庆说:“犯了这么大的事儿,他表哥就是国家主席也白搭,等着坐牢去吧。”

拿到毕业证,元庆直接去了合家乐餐厅,要跟大家庆祝一番。

古大彬在厨房忙活,元庆拉着胡金和小满喝酒。说起大腚被警察抓了这事儿,胡金说:“我听说这事儿了,挺冤枉的。我一个干联防的朋友说,那个叫大腚的其实没想强奸,就是想打扮起来跟那个女的‘涨颠涨颠’(显摆),因为那个女的见过他几次,好像对他有那么点意思。大腚性子急了点儿,没说上三句话就动手动脚的,被人看见了,那个女的就翻脸了,说大腚要强奸她……彪子孩儿,该当着倒霉。”

闲聊了一阵,元庆说,我这就算是正式踏上社会了,我得找个地方上班去。胡金说,你直接来餐厅干得了,我们忙不过来。元庆知道店面扩大了,店里确实需要人,可是他不想过来,他爸爸提前把话撂下了,让他去木器厂干临时工,如果元庆自作主张,就不要回来了。

元庆不想扫胡金的兴,敷衍道,看看再说吧。

胡金好像知道元庆的想法,说,你要是为难就算了,经常过来看看也好。

小满白了元庆一眼:“想做老实孩子?做呀,没人拦你。”

元庆感觉这些日子跟小满有点儿不对脾气,想解释一下,又觉得那样更生分,干脆不说话了。前天晚上元庆就跟小满别扭过一次。在大院儿中间的那块大石头上坐着,元庆对小满说,我觉得你不应该跟彬哥一起做那些太“力霸”的事情。小满不以为然:“我没做‘力霸’事儿。既然我跟大哥结拜了,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见元庆鼓着腮帮子不说话,小满说:“大哥有事儿我上,你有事儿我也上,咱们是兄弟,天上下刀子也上!”元庆说,反正我觉得有些事情不要去做,危险不说,还昧良心。小满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男人要遵守自己的承诺!”

看苗头,小满又要说他的那一套道理,元庆干脆把脸转向了门口,门口有一缕阳光在摇荡。

胡金也瞧出苗头不对,云山雾罩地打哈哈,不时拉着元庆的手跟小满握。

越是这样,元庆越是感觉不是味儿,干脆说他肚子疼,怏怏地回了家。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