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四期的捣蛋鬼最多!”——龙冈之战后蒋介石这样发狠地说; 10,10-->

“我要特别提醒在座的诸位,要重视那个林彪,不要以为他在黄埔不显山,不露水的。此人胸有丘壑,是当代韩信,这几年交战,更让我有这样的感觉。”——第四次反围剿之前蒋介石这样激将;

“林匪狡诈无比,爱迂回,善穿插,不作正面硬拼,静如处子,动如脱免。诸位与其作战,切记要多动脑筋。”——第五次反围剿前,在庐山军官训练团蒋介石又这样总结道;

“林彪绝不会长期被毛泽东弃置于闲散之地,他只是煞煞此人的性子,防止他居功自傲。”——当蒋介石得知东征后的林彪被毛泽东“发配”到红军大学当校长离开部队后这样说;

“这一仗是我们黄埔的将领打的,可惜不是在座诸位,是林彪,是共产党。……我一直弄不清爽一件事,许多人都说黄埔最杰出的人才都跑到共产党那边去了,我这里留下的都是无能之辈,难道此言不虚?”——当平型关大捷的消息传到南京时,蒋悻悻地在军事会议上说;

“可惜,国家正值用人之际,却折了一员大将。”——当蒋介石得知林彪负伤后,有点幸灾乐祸地说;

“接待林彪总以热情体贴为妥,务必使其感到亲切随和,宾至如归。”——当蒋介石得知林彪从苏联归国时,这样指示胡宗南和戴笠;

“从此东北无宁日矣!”——当蒋介石得知林彪去了东北后担忧地说;

“你该不会是惧怕林彪吧?”——当手下大将都不敢再去东北与林彪过招时,他又这样来激励他的部下。

“林彪是四期的,可你们都是一期的!”——当东北战局日趋恶化,蒋又这样责问他的部下;

“林彪一贯是打巧仗的,神出鬼没,行动飘忽,攻坚不是他的专长。陈军长性格倔强,轻易不服输,韧劲十足,正是林彪的克星。但是他脑子好使,心气也高,休想让他在一个地方犯两次错误,现在东北共军正在进行大练兵,将来沈阳城是挡不住他们的。”——为了说服东北将领撤到锦州,蒋对那些以四平为例主张固守沈阳、长春的将领们作了这样的结论;

“还有一个人未到,花名册里是没有这个人的,但这些年来却又分明同大家在一起。这个人就是林彪。我要表扬他,他是黄埔最优秀的将军,因为他把他的学长和教官都打败了。我这个校长失职啊,在黄埔对他关心不够,以致他投奔了共产党。我对在座诸位很关心,但是却让我非常失望,我很痛心。”——辽沈决战前,蒋介石在沈阳召开师长、厅长以上军政会议时这样感慨。

1993年10月在美国发行的中文报纸《世界日报》(the World Journal)登载了一篇有趣的文章,做蒋介石的私人医生达四十年之久的熊丸(Hsiung Wan)在文章中说:“我唯一一次见到蒋总统流泪是在他听到林彪死的消息时。”曾在蒋身边长期扮演类似陈布雷一样角色的党国大员陶希圣证实了这一说法的可靠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