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受关注的陕西省丹凤县“高中生受审猝死案”传来最新消息,包括原丹凤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闫耀峰在内的7名涉案民警,将于明日在陕西省商南县人民法院受审。


昨日凌晨,一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原丹凤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闫耀峰,21日下午被商南县检察院刑事拘留。记者随后多方求证,发现闫耀峰并非被刑事拘留,而是被依法收监。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名张姓工作人员说:“闫耀峰早就被逮捕了,一直取保候审,收监只是意味着改变强制措施,因为11月24日要开庭,如果仍在社会上,就没办法受审。”


另外,商南县委宣传部部长郑晓燕也证实,司法部门对闫耀峰进行收监,是为了确保案件在11月24日正常审判。对于开庭时媒体能否到场的问题,郑晓燕说:媒体想进入庭内旁听很困难,因为审判庭只能容纳六七十个人,即使有媒体获准进去,也不能录像录音。郑晓燕建议媒体最好不要到场,届时宣传部将会给所有媒体发通稿,内容都是经过司法部门核查无误之后发布出来的。


■2009年2月10日凌晨:丹凤县高二女学生彭莉娜在丹江边遇害,经丹凤县公安机关侦查,徐梗荣有重大犯罪嫌疑。


■2月28日:丹凤中学高三学生、19岁的徐梗荣被警方传唤。


■3月1日:徐梗荣被刑事拘留。


■ 3月8日上午10时30分:在审讯过程中,徐梗荣突然出现脸色发黄、呼吸急促、脉搏微弱、流口水等情况,11时,徐经抢救无效死亡。


当天中午,死者家属聚集到丹凤县政府门前,要求调查事件真相。当地群众也猜测“这个孩子是被刑讯逼供打死的。”随后,陕西省、商洛市两级检察机关介入事件调查。


■3月9日:陕西省检察院法医和商洛市检察院法医在徐梗荣亲属委托人的见证下,对徐梗荣尸体进行了解剖。


■3月12日:丹凤县政府与徐家人达成协议,支付了12万元丧葬、抚恤费,徐梗荣的父母和奶奶终生享受低保。


■3月16日:徐家将徐梗荣尸体下葬


■3月28日上午,丹凤县检察院通报了徐梗荣的尸检结果。法医鉴定结论为:徐梗荣系原发性心肌病,由于外伤、疲劳等原因引发心跳骤停死亡。


■3月29日晚,由于不能接受尸检结果,徐梗荣父母挖出儿子尸骨安放在购置的冰棺内。后来又重新下葬。


徐梗荣的尸体有多处伤痕


尸检结果:徐梗荣患原发性心肌病,由于外伤、疲劳等因素,引发心脏骤停死亡。


一位参与了尸检过程的工作人员透露:徐梗荣的尸体可以看出多处明显的伤痕,大腿内部两侧均有淤青,切开全是血;手臂上的手铐印迹极不正常,“正常的铐印不会皮开肉绽”。


脸部已经完全变形;头部外表皮无碍,但打开脑壳后可以看到水肿,骨膜上有10处一元硬币大小的淤血点。肠子里是空的,有一段肠子呈黑色,大约15厘米,其他肠子呈白色。法医认为,脑部水肿多为外力所致;而肠子的情况可以证实死者多日不曾进食。


徐梗荣同学的遭遇


戴背铐,电棍击打身体


3月1日上午8时,徐梗荣的同学吴明被带进公安局。


据吴明说,警察一进去就给他戴上了背铐(双手在背后铐着),几个人开始审问。下午,3个人将他按在桌子上,发力扯住他的双臂,最后,右手在右耳后部,左手在左腰后部,呈“背扣”状,再用手铐铐了起来。一个小时后,警察将他按在桌子上,又给他背部和紧铐的手臂间塞进一砖块,当时手铐陷入肉里,流出血。接下来,让他跪在水泥地上,让他蹲马步。


审讯吴明的警察分为两班人马,每班岗3人,6个小时轮换一次。如果吴明乏力了、困了,闭上了眼睛,这些警察就用电棍击打他的身体。直到他父亲签下“监视居住”的法律文书,吴明才得以结束噩梦,回到家中。这时,距离他被带走整整56个小时


凶手是不是徐梗荣


如果真是他,他应该早就跑了


丹凤中学一位教师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之前,公安局已经找徐梗荣谈了五六遍,还抽了血样,如果真是他干的,他应该早就跑了,还等着你上门来抓?就是成年人也没有这么好的心理素质呀!”


实际上,警方在办理这个案子的过程中,有很多毛病可以挑,包括对吴明的审讯手段,对徐梗荣采取强制措施也没有相关法律手续,也没有给徐梗荣家属任何法律文书和口头通知。


今年3月,在徐梗荣猝死事件发生后,丹凤县公安局重启“2·10女生遇害案”侦破工作。而受害女生的家人也曾向警方提供过一些线索,比如有人在2月9日晚10时30分左右,即被害前,见彭莉娜和一个叫贾鹏的男子在丹江二桥上,旁边还有几个喝酒的年轻人。据《华商报》报道


附:受审警员名单


闫耀峰(丹凤县公安局原局长)、王庆保(丹凤县公安局原纪委书记)、孙鹏(丹凤县公安局原刑警大队大队长)、赵朔(丹凤县公安局原刑警大队教导员)、贾严刚(丹凤县公安局原刑警大队四中队队长)、李红卫 (商洛市公安局原刑警支队民警)、王卫(丹凤县公安局原刑警大队四中队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