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十章 狼烟遍地设重围 野草连云斗魍魉 第二十章(1)巧言令色

bjunqing2008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第二十章(1)巧言令色 伍代雄介滚在地上垂头丧气地栽歪着躺了好半天,看着阎康侯部下的伪军像羊粪蛋儿一样离离拉拉地从他的面前走过,却没有一个人停下来搭理他,就如同在肚子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都一起涌上了心头: 堂堂的大日本皇军向来都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什么样的大江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伍代雄介栽歪在地上垂头丧气地躺了好半天,看着阎康侯部下的伪军像羊粪蛋儿一样离离拉拉地从他的面前跑过,却没有一个人停下来搭理他,就如同在肚子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一起涌上了心头:

堂堂的大日本皇军向来都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什么样的大江大河大风大浪没有见过、经过、闯过,什么样的支那军队没有给打败过,怎么竟会在这小小的金沙镇的小河沟里翻了“船”呢?

堂堂的大日本皇军向来都是威风凛凛先声夺人的,那些各色各等的支那军队往日见了大日本皇军的武士就如同老鼠见了灵猫一样,避之犹恐不及,金沙镇这里的土八路或洋八路怎么就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一样,竟敢与武运亨通的大日本皇军来对抗呢?

堂堂的大日本皇军扶植建立起来的皇协军,又有钢枪又有大炮,人又多来马又壮,般般样样儿都要比土八路的好,为什么就像是上不了阵的骒马似地这么没有战斗力,这么没有一点韧劲儿呢?

堂堂的大日本皇军的大太君,春风得意的时候权势灼人,那些想从自己的身上捞取好处的支那猪一个个巧言令色,舔腚都怕给自己舔不干净,怎么一到自己落魄遇难的时候就弃之如“敝履”呢?

堂堂的大日本皇军的大太君,平日里颐指气使,令出如山,就连自己屁股眼里窜出来的那股子脏气让人闻起来都觉得香,那些如蝇逐臭趋炎附势的支那猪往日里一个个惟命是从,怎么现在手中的“拘魂令牌”就不灵了呢?


伍代雄介这样自问自答自嘲自解地胡思乱想着,越思越想心里越有气:“大日本皇军岂能就这样“凉锅贴饼子——暗溜”呢!

他记起了方才董祥荣说过的这句话,便自圆自说的给用上了。想到此处,他不由得心里又燃起了一簇小火苗儿,骨子里的骄横劲儿又重新涌动了起来,腾地从潮湿的草地上跳了起来。

在黑漆漆的暗影里,他扬起手臂摇动着,大声呼叫道:“我是伍代太君,大家听我的号令,逃跑的不要,统统地给我回来!”他声嘶力竭地叫喊着,企图在面前这支涌流似地逃跑大军中找到一两个知音!

在他想来,就是那些顾头不顾腚的伪军不买他的烂帐,他手下忠勇的大日本皇军武士还是该会有些反映的,接着又用日语大喊了两遍;然后便支棱起耳朵搜寻着旷野中的回应。

此时此刻,由于相距金沙镇已远,密集的枪炮声只是隐约传来,忙于逃跑的伪军都在赶着跑路,没有人高声喧哗。他这样扯着喇叭嗓子一喊,在夜空里传得蛮远,还真见了些效用,那个曾经递战刀给他的军曹首先闻声寻了过来。

过了不大一会儿,又有二三十个残兵败将陆续凑集到了他的身旁。这些鬼子兵和他的景况一样,也是被溃逃的大队伪军给裹胁下来的。

说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一见手下有了些人马可以指使,伍代雄介当即便觉得找到了已经失去的感觉,心雄胆壮起来,马上传下命令收容被裹胁下来的日军士兵,拦截后逃的大队伪军。他要聚拢这些残兵败将杀回金沙镇去,会合起金沙镇下其他的三支人马,去报他方才的折兵之辱!


李修山神不知鬼不觉地在伍代雄介的背后插了一刀,畅快无比地解了自己的心头之怨,正然杂在部下有序撤退的大队人马中暗自洋洋得意,万万没有想到刚刚跑到娘娘河畔就被他所不愿意见到的皇军给拦住了。

他听到部下的尖兵回来报告,说是有皇军拦路,还命令他们转回到金沙镇去参战,不禁心下大惑不解?等他挨挤到前面观看时,见到已经折损得狼狈不堪的伍代雄介正指挥着日军士兵气势汹汹地拦着部队不让通过。心里暗暗骂道:“他姥姥的,这个龟孙子命还真大,怎么还没有去见阎王爷呀?”

他的心中虽然是这样胡思乱想着,可脚下却一点也不怠慢,一溜小跑地凑上了前去,点头哈腰地问道:“哎呀呀,我的伍代大太君,咱们的队伍都给打得放了羊,土八路正在后面撵着屁股追呢,您这个时候把队伍给拦下来,不是净让弟兄们在这儿死拉死拉地有吗?”

伍代雄介见是李修山,不由得眉头一蹙,狐疑地问道:“李桑,你怎么也跟着撤下来了?你也遭到了土八路的袭击?”现时下在他的心目之中突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土八路袭击的只是大日本皇军,你小子那里连个皇军的吊毛都没有一根,你没事找事地跟着跑来,唱得是什么乱呀?”

他这样质询相问,虽然语气中饱含有不满和不解之意,却没有表现出来有什么要大张挞伐的怒气。原因就是自己的底气已经不足了!

李修山见状,便哭丧着脸报告道:“哎呀呀,我的伍代大太君呀,您实在是有所不知,你们北寨门下的枪炮一响,我那里也跟着遭了殃,土八路大大的,就把我们的队伍都给包围了,我是和弟兄们舍命死拼才冲出来的呀!”

他惟恐伍代雄介心里不着慌,又挥动着两只胳膊比画着夸张地造势道:“哎呀呀,我的伍代大太君,真真地是不得了了啊!你们在前面跑得快,你们是没有看到啊,土八路的大大的,来了好多好多的人马呀!”

又作势道:“土八路把我们的队伍铁桶一样地给围住了,又是打枪又是打炮的,还有凉飕飕地大刀片尽往身上招呼,要不是我这两条腿跑得快,今天非得让土八路给米西米西了不成。咱们可不能再回去送死的了!”

伍代雄介开始一见到李修山的面,心里就有一种不祥之感:“李修山的手下有两三千人马,不是遇到太大的凶险,他怎么会领着队伍撤下来呢?前天晚上土八路袭击他背后的皇军营地的时候,他不还支巴着在自己的营地上防守吗?”现在一听他云山雾罩地这么一忽悠,心下便不由得打起了鼓来!

他沉吟了片刻,琢磨着李修山讲得有些道理,可是要杀回马枪的决心还是没有动摇。因为他看到在李修山的周围黑压压地一大片都是伪军,看情景并没有遭受到多大的伤亡,要杀回去还是有本钱的。另外,在金沙镇的东面和南面还有比这多两倍的人马,为什么不可以用这些本钱作为赌注再做最后一搏呢!

他思来想去决心已定,便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大声命令道:“你的,要服从命令的,打好这一仗,皇军的奖赏大大的有!不然的,死拉死拉的有!”挥着手示意李修山赶快组织部队转向金沙镇进发。

李修山见到伍代雄介的语气这样坚定,不禁心下大为丧气,在这种硬磕硬一翻两瞪眼的情况之下,他已经没有了丝毫转圜的余地,只好自认霉气,便低声下气地答应道:“好,好,我这就让弟兄们给转回去!”说着,便嘟嘟囔囔地张开双臂把周围的伪军向回赶。

他一边指挥着把人马向回赶,一边又在心里嘲骂自己:“他姥姥的,今天老子算是拧不过这个鬼子头儿了,变好的戏法又他娘地给玩漏了,这要是把队伍拉回去,再与邹同义、吕景文兄弟二人打了对头,这话可怎么去说呀?倒腾了半天这不把自己倒腾成了出尔反尔言而无信的小人了吗?”

他思来想去还是有些不死心,眼珠向上一翻便有了新的鬼点子,突然又回过头来向伍代雄介再三再四地解释道:“我说伍代大太君,您还是有所不知呀!刚刚我们让土八路给追的惶急,大炮啦、枪支啦、子弹啦,给丢了不老少,咱这没抓没挠地杀回去,这个冤家仗没法去打呀!”

他见伍代雄介不吭气,又解劝道:“我的大太君,胜败乃兵家常事,咱们要想反击也不争在这一时,这黑灯半夜的您跟自己个较得是什么劲儿呀!有道是来日方长,咱不是还有下一回吗?今天咱让土八路占了点小便宜,下一回开打的时候咱再想办法把本给翻回来不就得了!”

伍代雄介这时已经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任凭李修山磨破了嘴皮子,硬是“张三不听驴叫唤”,只是一个劲地催着李修山的队伍倒转向金沙镇进发,把个李修山弄得就如同“张天师让鬼给魔上一般——有招也没得使了”,只得蔫蔫地催动着部下的人马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向回转了开去。


李修山在返回的路上一边走着一边后悔:“老子今天真是晦气,让这个丧门星给搅了好事,要是方才早早地跑上两步,让这鬼子头瞄不着影儿,不就他娘的万事都给结了吗!”他自怨自艾地叨咕着,心里大不是滋味。

伍代雄介这时却有些飘飘然起来,心里得意地琢磨着:“这些土八路做梦也不会想到太君我会半路给杀回来,还带回来了这么多的人马,今天土八路这只大大的‘蛤蟆’要让我一把给逮上,我非得把‘尿’也给他攥出来不可!”他在幻想着自己大获胜捷的欢庆场景,脑海里一阵阵地翻腾着。

这个时候,已经脱离战场的伪军拖拖拉拉地向回跑着,一个个垂头丧气,一点儿也打不起精神头来:“打起仗来枪子又讲不来情面,弄不好自己的小命今晚就得扔在这儿!可人在矮檐下又怎能够不低头?穿上这二尺半的黄皮就没有了人身自由!”只得散散落落地一步一步地向回挪动着!

“月儿弯弯照高楼,几家欢乐几家愁!”大凡世间的人情事故莫不如此,哪儿能够会有什么令人皆大欢喜,各遂人愿的美事儿?一行人向回走着走着就又走出了新的名堂:一片涌潮似的人流迎面猛扑了过来!

李修山在头前一见,心下一喜,猛然间大呼道:“弟兄们,不好了,土八路追上来了,赶快开枪打呀!”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正在行进中的伪军一个个匍匐在地,瞄着前面涌上来的一片黑影就开了火。顿时间,双方的交叉对射的火力很快便在黑漆漆的夜空中织成了一片密集的火网!


一直在后面督军前进的伍代雄介见到事发突如狂飙,不明所以,禁不住在惊愕的脏脸上拧紧了眉头?



——巧言令色不顶用,半路又耍小聪明!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