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归国摆地摊博士后:一月给我10万也不多

jianghuisioc 收藏 2 781


留美归国摆地摊博士后:一月给我10万也不多

孙爱武在餐馆里和记者交谈


他曾经是南开大学化工专业的高材生,他曾经是美国密歇根大学博士后,在世界顶尖的《科学》杂志上发表过论文。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们眼中的高端人才,如今却落魄到——在北京海淀区成府路一个胡同式的小市场里靠摆摊为生。前日晚,记者在北京中科院化学所旁边一个小餐馆内,与孙爱武进行了对话。


“一个月给我10万也不多”


正是晚餐时间,餐馆里人很多,要不是旁人介绍,很难想象眼前留着一脸络腮胡子的就是孙爱武。孙爱武身材魁梧,戴着副眼镜,说话语速很快,带着浓浓的乡音。他外着黑色棉服,里面蓝衬衣的扣子系到了头,衬衣领子已发黑。其随身背着一个双肩包,拉链上还锁着一把小锁,孙爱武说:“总丢东西,丢怕了,干脆就把书包锁上了。”


孙爱武面前餐桌上,摆着一盘素炒土豆丝,菜是他和中科院的同学郑教授餐后剩下的,没怎么动过。


为了证实自己的身份,孙爱武主动拿出了身份证,他说自己的事情没什么怕别人知道的,不过因学历证等证件比较重要,所以没有随身带着。


孙爱武说,回国前他一直在密歇根大学的实验室做研究。“我在美国待了8年,从来没回过国,有签证的问题,还有就是回国一次路费就得两三千美金,父母都是农民,供我读书已经算尽了义务了。”


据孙爱武介绍,他的老家在山东潍坊农村,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父母辛苦供他读大学和研究生,已经很辛苦了,因此他很少求助家里。从南开大学本科毕业后, 他考上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在北京遇到了现在的妻子,妻子也是山东人。他在美国读博士时,妻子以陪读的身份与他一起前往美国,在那里妻子也读了研究生。后来,因为有了三个孩子,妻子成了全职太太。


孙爱武说,回国后,想找个合适的职位,做点儿研究。当天一早儿,他刚去过北师大面试,他觉得如同做了个学术探讨,很愉快。


据了解,是中科院院士、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教授李小文向孙爱武发出的面试邀请。北师大聘请其为专家,帮助租房、安家,月薪为 4800 元。不过,孙爱武则希望直接成为博导,自己带学生、做科研,并有一定的资金支持。双方当天未达成共识。“他们提供的条件和我的要求有差距,我感觉希望不是很大。”孙爱武称。


当问及对工作的要求时,孙爱武说,“我的情况特殊,一家五口人。如果不能提供住房,那么一个月给我10万也不多,因为买不起房啊。”


“卖货不是为了赚钱”


孙爱武带记者去了他的摊位,摊位在北京海淀区学院路上一个岔口里,严格来说,那只是一条小胡同,因地点不太好,平时主要是附近的学生光顾。之所以选择在此摆摊,孙爱武称是“因为靠近学院路”。


摊位离胡同口约有10米,那里曾是个花坛。帽子、手套等货物放在纸箱里,沿墙摆放着,外面用木板挡着。旁边放着煤气灶、铁锅和一张小桌子,他的生活起居都在这里。


“回国后第一个月的8000元生活费是岳母给的,但很快就花完了,因为全家人需要住旅馆,一天二三百元的住宿费。在学院路附近发现这个小市场后,我觉得这里紧邻高校,就选择在这里摆摊了。我卖货也不是为了赚钱,这是我和别人交流的方式。”孙爱武说。


旁边摊主显然和孙爱武很熟了,主动和他打招呼:“孙博士上报纸啦!”在摊贩们的眼中,孙博士摆摊只是“玩票”性质。因为他很少看摊,摆出货物,留下两个钱盒子和一个写着“温馨小屋,自取自付”的牌子,便开着他的面包车忙自己的事去了。


摊贩们对他的评价是“心很好”,经常看他送给一些没钱的人帽子和手套。


面包车要价100万元


最近三四天,北京挺冷的,在表哥刘全胜的帮助下,他住进了一个小旅馆。记者想去看看,但他拒绝了。“那地方条件特别差,打开门就上床,暖气也不行,算了吧。”孙爱武说。


他说自己的那辆面包车出了故障,无法正常启动,打算卖了车换点儿生活费,但要价100万元。他不肯透露自己车的品牌,他坚持自己的车值100万元,因为朋友帮忙给里面安装了很多高科技仪器,他也不肯透露这些所谓高科技仪器究竟是什么,因为那是机密,说出去会被别人仿效。


“不坚强根本没机会”


孙爱武说,他很愿意接受热心企业和个人的捐款。“有了钱,我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不过,我不需要同情,也不需要怜悯,别人帮我也是在帮自己,因为我可以做令大家都受益的事。我是一个很自立的人,如果我不自强自立,我就不会在艰苦的条件下还保持乐观。”


记者问其什么最能够帮助他走出困境时,孙爱武说:“坚强吧!在美国的竞争很激烈,不坚强根本没机会。”


“希望孩子们得到绝对稳定”


孙爱武的妻子带着两个大些的孩子回山东娘家了。“今晚(18日)坐火车回来,我们一家很久没有团聚了。我最小的一个孩子现在在救助站,我明天打算把他接回来。我就是为了让家人过得安定下来才会做今天的选择,不然我可以随便找一份工作,不要求那么多的条件,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孙爱武说,他最落魄的时候,曾带着妻子和孩子们睡在天桥底下,后来还坚持把不到一周岁的孩子留在身边,流落街头。后来,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回山东娘家。对此,他的解释是,每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在身边,对于孩子被送往救助站,他说那是被强行带走的。对于记者“为何不先找一份工作,哪怕一家人租房住,孩子至少不会流落街头” 的质疑时,他回答:“那种看起来的稳定实则隐含着不稳定,我希望孩子们得到的是绝对稳定。”


孙爱武称,自己面临的困境,与他出国多年,而回国后对自身受重视程度的期望值过高有关,因为现实与他的想象差距太大。他认为,自己需要对生活重新认识。


采访结束时,准备去火车站接家人的孙爱武还不忘告诉服务员将那盘土豆丝打包。


昨日,记者获悉,孙爱武的妻子和孩子因为误了前日的火车,未如约到达。昨日下午孙爱武终于接到了家人,并在晚上前往救助站接自己的小儿子。对于此次团聚,孙爱武称,除了因为一家人很久没有在一起之外,还需要到相关部门处理些私事。


中科院同学:


困境源于在美国的“遭遇”


孙爱武读研究生时的同学——目前在中科院工作的郑教授认为,现在的孙爱武和在学校时的他有很大不同。过去的孙爱武,不仅学习方面有着超人表现, 而且生活自理能力很强,人也很开朗。郑教授认为,孙爱武面临的困境可能源于他在美国时的“遭遇”。据美国密歇根大学孙爱武的校友介绍,孙在美国那边压力很大,而这种压力来自生活的各个方面。首先就是家庭。他的妻子怀孕头胎是双胞胎,这令他们夫妻没有想到。原本就焦头烂额了,两个孩子3岁时,妻子又生下了一个孩子。白天忙于研究,晚上又要和妻子一起照顾三个孩子,加上在美国竞争激烈,长时间的重压导致孙爱武出现了一些问题。“他曾在那边的精神病院治疗过。” 对此,孙爱武自己也承认,他说在市场的时候,他就大声宣称自己见识过美国的精神病院。郑教授说,他给很多同学发了邮件,大家正商议一起帮助孙爱武。郑教授希望更多的人能帮助孙爱武,因为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关心。


留学生群体:


忙于生计 压力难排解


孙爱武的同学称,作为和孙爱武同样的留学生群体中的一员,在国外承受的压力确实很大,在异国他乡,没有亲戚,只有同学,但大家各自忙于生计,也没有太多时间坐在一起沟通,缓解压力。尤其像孙爱武这类有家庭和孩子的留学生,更是要承受来自工作、家庭的双重压力,一旦排解不出去,很可能造成精神方面的问题。此外,不少像孙爱武一样专心治学的人,内心很“纯粹”,他们活在自己的理想世界中,平时性格阳光随和,智商极高,看起来和常人无异。但是,一旦遇到不平事,或者“看不下去”的事,往往难以接受。


南大同学:


可以联合起来帮孙爱武一把


“上学时,他经常去我们宿舍玩,挺随和开朗的一个人。”作为南大1991级化学系4班的王祖伟,对自己的同班同学孙爱武现在的情况很吃惊。记者联系到一些孙爱武在南开大学化学系读本科时的同学,许多人都表示,会尽快联系其他在京津两地的同学,了解孙爱武的情况,看能否给他些帮助。王祖伟说:“我想不管他怎么了,我都希望他能得到尊重。”


如今还留在南开大学任教的庞美丽老师,曾是南大1991级化学系3班的学生。得知孙爱武的情况后,她诧异地表示,尽管和孙爱武不是一个班的,但在她的印象中,孙爱武是个学习不错的同学。庞老师随后联系一些1991级化学系的同学,大部分同学和她一样,不知道孙爱武的事情。


公善林老师是南大化学系1991级的年级辅导员。谈到孙爱武,公老师称,“是个规规矩矩的孩子。”


随后,记者联系到南大化学系1991级的大班班长,如今在北京发展的施智华。施智华称,对于孙爱武的事情他在记者打电话之前也是一无所知。他说,如今,1991级化学系的同学中,百分之六七十都在国外发展。他会尽快和其他同学联系“看看能帮他做些什么”。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