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天下 正文 第六十九章 纽约生存

k55555998 收藏 3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size][/URL] 黑人大汉詹姆斯又拎着酒瓶摇摇晃晃走回来了,把铺盖铺好,坐在铺盖上,向钱图强喊:“钱图强,过来喝酒。” 钱图强走过来,接过酒瓶,猛瀼两口,蹲在詹姆斯旁边,低头继续思考。 詹姆斯问:“还没有找到工作?” 钱图强摇摇头,说:“没有。” 詹姆斯说:“金融大危机,经济不景气,许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


黑人大汉詹姆斯又拎着酒瓶摇摇晃晃走回来了,把铺盖铺好,坐在铺盖上,向钱图强喊:“钱图强,过来喝酒。”

钱图强走过来,接过酒瓶,猛瀼两口,蹲在詹姆斯旁边,低头继续思考。

詹姆斯问:“还没有找到工作?”

钱图强摇摇头,说:“没有。”

詹姆斯说:“金融大危机,经济不景气,许多人都找不到工作。别焦急,慢慢来吧。”

钱图强口应“是,是”,心里想,身无分文,能不急吗?

入夜了,钱图强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又冷又饿,怎么样也睡不着,只好坐了起来,盘腿打坐,运气抵挡刺骨的寒风。

詹姆斯半夜起来拉尿,看到钱图强坐着,问:“钱图强,你怎么不睡?”

钱图强说:“地板太冷,睡不着。”

詹姆斯仔细一看,好家伙,地上只是铺着一件衣服,也不见被子,也不见那只抓鱼的鸟,问:“你的鸟呢?”

“他飞回去一段时间再过来。”

“你怎么连被子也没有?”

“没有钱买。”

同是天涯沦落人。詹姆斯心生同情,说:“既然这样,你过来,跟我睡一起吧。”

钱图强心想,这样不太好吧,便说:“谢谢啦。这样会打扰你的。”

“别客气!多个人也好暖被窝。过来吧。”

钱图强实在冻得不行,总不能运气一整夜吧,那样太累太耗内力;便收起衣服,拎行李箱过来放在铺盖旁边,跟詹姆斯挤在一起。詹姆斯打着呼噜继续大睡,钱图强耳边如敲鼓,好在身子暖和许多,慢慢也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詹姆斯收拾铺盖,又去找短工打。钱图强拎着行李箱,继续沿街找工作。

找了整整一个上午,钱图强绝望了。觉得自己这样子,人家也是实在无法接收自己。

钱图强又冷又饿又渴,走到了孔子雕像前,盯着慈祥的孔子看。

孔子当年被困陈蔡之间,饥寒交迫,惶惶如丧家之犬,放弃自己的“仁道”了吗?没有。

孔子雕像前,就是一处小广场,行人来来往往。钱图强把行李箱放在一边,蹲在地上想办法。

心里想,自己一身武功,真的会饿死吗?突然想起电影里面常演的,古代武人上街卖武艺,可以讨几个赏钱。为什么不试一试?

钱图强打开行李箱,找出一件白衬衣,垫在箱子上,咬破自己的食指,用鲜血写成“卖艺”两个繁体大字,把衣服别挂在箱子上,正好,两个血字显眼地露在箱子上。

钱图强把箱子放在一旁,活动活动筋骨,身子暖和起来,看了看来来往往的人,猛喝一声,舞起从小练过的南拳来。

叫声吸引了行人。行人看过来,只见一个戴墨镜的光头大汉正在舞拳,动作熟练有力,有人停了下来观看。钱图强越舞越快,如虎啸般的嚎叫声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大家看到了“卖艺”两个红字,知道是街头卖艺,有心捧场的,都站着观看。

钱图强见观众越来越多,多是华人,停了下来,打个揖,用国语朗声说:“各位朋友,本人钱图强,刚到美国,盘缠用尽,借宝地给各位献上武艺,万望打个赏。接下来,我给各位表演一套自创的玄天剑法。”说着,从箱子里面拿出宝剑,唱个诺,“献丑了” ,拨出剑来。

七彩光芒四射,观者动容。有人怀疑他可能就是鼎鼎大名的彩剑大侠,却彩剑大侠不是光头这模样,加上山塞版的彩剑大侠不少,也拿不准这个是正版的还是山塞版的。

钱图强急切要讨几个赏钱,便认真舞起剑来,越舞越快,人影渐渐模糊看不清,只见剑光如七彩飞花,满天飞洒。

看的人都呆了。

飞花散去。钱图强挺身而立,高举宝剑,眼睛盯着孔夫子。

观众热烈鼓掌。

钱图强把目光收回,目视观众,抱剑打揖,朗声道:“若各位朋友觉得不辱没自己的眼睛,就赏几个钱吧。”

观众纷纷掏出钱币来,拿在手里。钱图强绕着人墙,伸手接过钱,也不管多少,点头哈腰,连声道谢。

人群中挤出来两名警察,一黑一白,活像中国武侠小说里面的黑白双煞,直接来到钱图强跟前。白警察说:“先生,请出示你的证件。”

钱图强一看不好,说:“我放在箱子里。等我拿过来。”

他走过去,把剑入鞘,打开箱子放了进去;突然拎起箱子,高高跳起,直接从人群头顶上跃过去,一落地,拨腿就飞跑。“黑白双煞”挤出人群,想追时,人已经跑远了。

钱图强一路飞跑,回头看,警察并没有追上来,便沿着街道,慢慢走来。

口袋里面有了一点钱,总算踏实许多。他到华人商店买了一些面包,买两瓶低价白酒,再买一些下酒菜,走回涵洞,蹲着等詹姆斯回来。

时候还早,涵洞人来人往。钱图强边啃着面包,边无聊地看着行人。

入夜了,詹姆斯拎着酒瓶又摇摇晃晃走回来了。远远看到钱图强,就喊“钱图强。”

钱图强拎着自己买的白酒在手里晃了晃,说:“詹姆斯,今晚喝我的酒。”

詹姆斯边打铺盖边问:“找到工作了?”

钱图强笑,说:“临时工作,不过,被警察追赶了。”

说着,摆开下酒菜,把一瓶酒递给詹姆斯。两人拿着酒瓶,碰了一下,一声脆响,开怀畅饮起来。

钱图强心想,卖武艺虽好,但被警察抓到可不好,詹姆斯一直在打短工,要是能够跟他一起去,或许也是一条出路。

钱图强问:“詹姆斯,你能不能带我跟你一起去工作?”

詹姆斯摇摇头,说:“你不行。干我这活,需要很大的力气。”

钱图强笑,说:“你是说我没有力气吗?”

詹姆斯看了看钱图强,白脸小书生一个,怎么可以去干苦力,说:“你的力气不够。”

钱图强猛地站了起来,说:“你过来,我们比一比。”

詹姆斯哈哈大笑,穿好鞋子,站了起来,说:“好,比一比”。走上前来。

好一条大汉,比钱图强还高半个头,虎背熊腰,胳膊比一般人的大腿还粗,将近三百斤。

两人的右手握在一起,都想推动对方。詹姆斯使出吃奶的力气,钱图强还是纹丝不动。

钱图强猛发力一推再一拉,借詹姆斯的力气,把他拉动一步;踏步上前,抓着詹姆斯的腰带,托着他的腰和脖子,猛喝一声,双手把这个大汉高高举了起来。

詹姆斯横在半空中,酒都惊醒了,大叫,“快放我下来。”

钱图强把詹姆斯轻轻放了下来,笑着说:“怎么样?我力气够否?”

詹姆斯惊魂未定,盯着钱图强,说:“厉害。想不到你力气这样大。没问题了,明天我带你去。”

两人继续喝酒,然后挤在一起睡觉。

第二天早上,钱图强拎着行李箱,跟着詹姆斯去打短工。詹姆斯的工作,主要是呆在家俱城,等有顾客买家俱之后,帮顾客搬运回家去,讨一点小费。收入很不稳定,赚点小钱够买饭菜和酒,偶尔收入高时有多余的钱就去找站街女,房子都租不起。三十多岁的人,光棍一条。詹姆斯是正式移民美国的,不过,不想接受政府帮助,乐意现在这样子自由自在。

来到家俱城,两人坐着聊天,等待顾客上门。也有一些跟詹姆斯一样打短工的,全部是黑人。这些人对一个光头亚洲人的来往,有些好奇,不停地注目。钱图强装作不在意,只顾和詹姆斯聊天。他知道自己英语水平还不行,多聊天有帮助提高口语水平。

有顾客上门了。詹姆斯老练地跟着顾客,帮顾客挑选家俱,顾客选定之后,詹姆斯便自我推荐可以帮顾客搬运回家。顾客见他热情开朗,又身高体壮,便把这活给了他。

钱图强和詹姆斯,两人就可以把一个大柜子稳稳当当地抬上小卡车。钱图强手里还拿着装有宝剑的行李箱。

钱图强跟着运柜子的卡车,来到顾客的楼下。两人合作,把柜子搬上电梯,搬进顾客家,摆好。顾客给过小费,两人道谢告别出来,坐装运家俱的小卡车回到家俱城,继续等待下一个顾客。

今天生意还好。家俱城关门之后,钱图强请詹姆斯到唐人街的小中餐馆,点了两个菜,喝起酒来。

一算帐,钱图强今天所收的小费,还不够吃顿饭,还好,昨天卖艺的钱还剩一点可以补贴。

詹姆斯是酒鬼,一喝酒就要喝醉,走起路来摇摇晃晃。钱图强第一次跟这样的人走路,老担心他会倒在路上,但詹姆斯并没有倒下。

第二天,两人到家俱城,坐着等待顾客。有几个黑人,看样子,也是在家俱城等待着有活干的,围过来找詹姆斯,好象在论理什么。话说得很急声音且故意压低声音,钱图强听不明白,但从几人情态上看来,可能跟自己有关。

这些人,说话声音越来越大,吵了起来。一条黑人大汉生气了,想冲过来找钱图强,被詹姆斯一把拖住;这大汉冲詹姆斯胸口就是重重的一拳。詹姆斯挨了一拳,怒火中烧,一把把对方拦腰抱了起来,丢了出去,对方重重地摔在地板上。

这几人奋起围攻詹姆斯,拳腿交加。钱图强坐着不动,他想看看当过兵的詹姆斯是否有点能耐。

詹姆斯还真有点能耐。臂长拳重,把几条大汉打得七倒八歪。

这几人吃了亏,灰溜溜走了。

钱图强笑眯眯地走过来,说:“詹姆斯,厉害。到底怎么回事?”

詹姆斯大笑,说:“他们说现在活这么少,不应该再带你过来抢活干。我说你是我的好朋友,也要赚钱吃饭。谈不拢,就打起来了。就凭他们,也敢惹我。”

钱图强心想,原来这么回事,难怪他们昨天看我的眼神就不对。

两人继续坐着等。家具城的生意果然不好,很久都没有人来买家俱。詹姆斯说,有时候一整天都干不上活。

正等着,刚才挨詹姆斯打的几个人,返回来了,还带着几个人,个个手里拿着棍棒、砍刀,詹姆斯一看不妙,急忙用手拉钱图强,说:“快跑!”

钱图强也看到了对方,坐着不动,把行李箱交给詹姆斯,说:“让我来对付他们。帮我看着箱子。”詹姆斯见钱图强胸有成竹,也领教过他的力量,稍微心安,站着不动。

一条黑人大汉冲了过来,举棒就往詹姆斯身上打。

钱图强飞身跃起,飞腿踢中对方胸口;对方的棒还没有落到詹姆斯身上,自己已经被踢飞了出去。

这伙人大惊,棍和刀一齐向钱图强身上招呼过来。钱图强运劲形成金刚罩,拳打脚踢,不到一分钟,这伙人全趴在地上了。叫苦连天。

这伙黑人虽然身强力壮,不过,只有一身蛮力,没有受过多少专业训练,怎么敌得过钱图强。要不是钱图强手下留情,恐怕不给打死也打残了。

詹姆斯在一旁,看得真切,灵巧的身手,快速地出击,惊叫了起来:“中国功夫!”

钱图强冲詹姆斯一笑,说:“不错。正是中国功夫。”

这伙黑人,听到了“中国功夫”,再仔细一看这个光头汉,正是中国人,心生害怕,自知不敌,捡起棍、刀,垂头丧气地溜走了。

这伙黑人害怕了詹姆斯和钱图强,也不敢再上家俱城去找活干;他们两人的生意好了起来,一天下来,拿到不少的钱。钱图强向来大方,也感激詹姆斯,在吃饭的时候总抢着买单,詹姆斯手里有了钱,心痒痒,便想着要去找姑娘。

这天晚上,两人在小中餐馆喝过酒,詹姆斯摇摇晃晃,神秘地说:“钱,今晚我请客,我们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好好玩玩。怎么样?”

钱图强酒劲也上来了,也不知道要玩什么,随口就说:“好啊。”

两人坐上公车,坐了很久才下车;走在寒冷的街道,行人越来越少。詹姆斯哼着节奏很快的曲子,摇摇晃晃,一路引钱图强走到小巷子里头。钱图强是越走越纳闷,玩什么啊,跑这么远;一再问詹姆斯:“喂,去玩什么啊?跑这么远?”

詹姆斯神秘地笑,说:“别问啦。到那里就知道。”

到了一处杂乱的居民楼,来到一个窄小的套间,厅里面坐着几个黑人姑娘,在看电视。看到有人进来,转头看了看,继续看电视。一看到詹姆斯过来,一位黑人大嫂迎了上来,说:“詹姆斯,这么久没有来,凯莉想你都越疯了。”

詹姆斯哈哈大笑,说:“是吗?凯莉,你是不是很想我啊?”说着话,坐到一位胸膛很大的黑人姑娘旁边,手伸过去就搂着姑娘的腰。

凯莉看了看詹姆斯,不说话,只顾看电视。

詹姆斯喊:“钱,你过来。”钱图强走到他身边。

詹姆斯指了指几个姑娘,说:“你喜欢哪一个?让她陪你玩玩。”

钱图强看了看这几个姑娘,苦笑,说:“詹姆斯,原来你是要来这玩这个。要玩,赶紧去吧。我不要了。我看电视等你。”

詹姆斯脸色一变,说:“那不行。兄弟我请客,你要给面子。玛丽,你把这位帅哥带去你房间,一定要让他舒服。”

叫玛丽的姑娘站了起来,笑容可掬,过来拉钱图强的胳膊肘儿。钱图强随着她,来到房间里面。

房间极小,但还算干净,比起冰冷的涵洞好许多。钱图强鞋也不脱,忍不住直接往床上一躺。好舒服啊!这床。把行李箱放在地板上。

玛丽笑眯眯,坐到床上,用手抚摸钱图强的身体,手突然要解他的皮带。

钱图强抓住玛丽的手,说:“不。我躺一会就好。你坐着别动。”

玛丽有点蒙了,不做那事,来这种地方做什么?便说:“你做不做?别耽误我做生意。”

钱图强说:“不做;一样算钱给你。”

玛丽坐着不动,仔细打量这个光头人。头真光亮,皮肤真嫩,黑夜里还戴墨镜,不会是盲人吧?不像啊,走路很稳。再仔细一看,看不到眉毛。衣服脏兮兮的。身上有股臭味。

钱图强舒服地舒展全身骨骼,好好休息。这段时间睡涵洞,可真艰难;以后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睡涵洞吧。任逍遥这一回去,没有半年回不来;现在睡着涵洞,都不好意思联系父母和朋友,连杨诗雁也不想联系。要是让她知道,还不是笑话死了,还是赶紧另找工作,赚钱租个房子,再联系杨诗雁。她现在不用上班,孩子有她父母照顾,随时可以过来美国。

一想起杨诗雁,钱图强还真感到寂寞。回想两人在一起的缠绵悱恻,不禁心驰神往。要是她现在就在身边,多好;可惜,现在身边的,是玛丽。

钱图强躺着,静静地想心事;詹姆斯和凯莉,正在隔壁小房间肉博,凯莉的尖叫声,听得清清楚楚,让钱图强心猿意马。心里头想,赶紧另找工作吧,反正现在的钱,也够自己吃几天饭了。

一听隔壁没了动静,钱图强翻身下床,走出外面来。玛丽跟着出来。詹姆斯心满意足,走出房间,问:“怎么样?爽否?”

钱图强笑,说:“爽!”

詹姆斯付过两人的钱,两人匆匆赶回涵洞。

第二天,钱图强让詹姆斯自己出去工作,拎着行李箱,上别的区去找工作。走了整整一天,没有结果;第二天再去,还是一样,没有结果,第三天再去,还是一样。

没有办法,只好又跟着詹姆斯,去帮人家搬运家俱。

今天的家俱,搬到了一家俱乐部经理的办公室。经理给过小费之后,钱图强问:“经理,你们这里需不需要人手?比如保安之类的。”

经理看了看钱图强,想了想,说:“我们这里只缺拳靶子,你想不想当?”

钱图强听不明白,问:“什么是拳靶子?”

经理说:“就是有些客人想找人来打一打,过过拳瘾,打过之后会给客人小费。这种消费面对有钱人,小费会给得很高的。我看你体格健壮,想不想试一试?”

被人打,然后拿小费,这样的工作,做不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