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两民警因工作压力过大猝死(图)

核心提示:一周内,昆明两名基层民警在工作期间猝死。有民警认为,看似偶然的事件,再次暴露出基层民警工作压力过大、长期精神过度紧张,导致“过劳”现状普遍。


昆明两民警因工作压力过大猝死(图)


慰问家属 昆明市公安局供图


云南网11月22日报道 昨日上午,昆明市殡仪馆油管桥服务站内气氛凝重,在低沉的哀乐声中,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民警李文辉的亲人和同事向他敬上挽联和花圈,窗外雪花纷纷落下。而距此不过几十公里的安宁市,就读高二年级的盖晓(化名)捧着父亲的遗像已哭成泪人。前日上午,安宁市县街派出所副教导员盖迎昆在上班途中突发心肌梗塞,经抢救无效离开了我们。


相距不过一周,昆明市两民警先后猝死在工作岗位上。有民警认为,看似偶然的事件,再次暴露出基层民警工作压力过大、长期精神过度紧张,导致“过劳”现状普遍。


回忆:盖迎昆 “临走前,他将车靠边”


今年11月19日晚,45岁的盖迎昆下班回家感觉有些疲劳就先休息了。当晚8时50分,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造成一人重伤。值班民警孙健带领保安队员在抢救伤者的同时,将情况向盖迎昆做了汇报,盖迎昆立即赶到安宁市人民医院,协助交警及派出所的民警处理此交通事故,待事情基本处理完后已是次日凌晨,这时他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休息。


11月20日上午7时30分,盖迎昆接到报修车辆后,载本所民警王莉坤到单位上班,当车辆行至安宁一小附近时,正值学生上学高峰。坐在旁边的王莉坤突然发现盖迎昆呼吸急促、脸色突变。王莉坤说,盖迎昆看上去非常痛苦,但他仍强忍着身体的极度不适减速并避开学生,最终车辆在路边停靠后,盖迎昆一头就倒在方向盘上没了知觉。


在该路段执勤交警的帮助下,大家迅速将盖迎昆送到安宁市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经过40分钟的抢救,盖迎昆还是永远地离开了大家,离开了他所热爱的、为之奋斗的公安战线


获悉民警盖迎昆上班途中突发疾病去逝的噩耗后,昆明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赶赴安宁,看望了盖迎昆的亲属,并勉励盖迎昆就读高二年级的儿子盖晓勤奋学习,将来以优越的成绩报考警校,继承父亲遗志,完成父亲未完成的事业。


李文辉倒在会场上


几天前的一个早上,五华分局莲华派出所在开会时,有参会人员突然发现民警李文辉脸色突变,呼吸变得急促的他瞬间失去了知觉。尽管同事第一时间将其送到医院,但年仅30岁的李文辉还是离开了朝夕相伴的战友。


现状:带病工作已成民警常态


记者了解到,从2004年到2008年间,全国公安民警因公牺牲2232人,而因过度操劳而猝死的有891人,占牺牲民警总数的39.9%。而昆明警方连续几年都组织民警体检,接近30%的民警在体检中被证明身体异常。


“民警带病工作已成家常便饭!”一名不愿署名的派出所所长说,他们单位上的一半人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双休日、节假日了。大家每天工作时间都超过10小时,患各种慢性疾病的民警占到一半以上。“过劳”现象导致基层民警身体素质逐年下滑,猝死事件的屡屡发生,暴露出基层公安部门警力不足、民警工作压力过大、长期精神过度紧张,导致“过劳”现象普遍。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调研时,建议市公安局建立从优待警机制,帮助民警解决实际困难。增加人员编制,合理调配警力编制,以缓解警力不足的矛盾。


声音:不提倡带病坚持工作


昆明医学院廖老师说,短短一周内两位民警先后离开,他们一个45岁、一个才30岁,正值盛年的他们,怎都英年早逝?“带病坚持工作”长期被大家广为赞颂、称道的观念和做法,其实并不合理。首先,对于个人来说,“带病坚持工作”构成了对自身健康的变相摧残。小病、轻病不及时治疗,势必酿成大病、重病,并大大增加救治和恢复健康的成本、难度。其次,带病坚持工作,一方面“带病”会影响应有的工作效率;另一方面,虽然可换取眼前一时工作量的增加,但长远潜在的工作损失无疑只会更大更沉重。


在廖老师看来,“带病坚持工作”其实并不值得提倡,甚至是应明确予以反对。(本文来源:云南网 作者:王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