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舞步 一 099

過山風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size][/URL] 099 “秦三爷!” “啊!”正坐在地上熟睡的秦保军听见有人叫他,吓得差点从他蜷缩着的笼角里跳起来。 “秦三爷,快醒醒!”孔英文蹲在秦保军身旁,鬼鬼祟祟地低声说道。 “怎么了!?”秦保军一面扫视着牢笼之中的其他人,一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


099



“秦三爷!”


“啊!”正坐在地上熟睡的秦保军听见有人叫他,吓得差点从他蜷缩着的笼角里跳起来。


“秦三爷,快醒醒!”孔英文蹲在秦保军身旁,鬼鬼祟祟地低声说道。


“怎么了!?”秦保军一面扫视着牢笼之中的其他人,一面惊恐地问道。


“秦三爷莫怕!”孔英文道,“还没出什么事!”


“没出事你叫我干什么!?”秦保军责怪道,“爱瑞斯怎么还没来!?”


“您还有时间想他!?”孔英文道,“就要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秦保军惊惧地问道。


秦保军这一声出得有点大,所以牢笼里的人都听见了。


黑地滋和艾思特睿雅正在商量着如何逃出去,听见秦保军的声音,他们不慌不忙地转头望去。当发现秦保军那如梦初醒的表情,他们又继续交谈起来。


“英文!”秦保军低声道,“到底有何大事要发生啊!?”


孔英文刚要开口,却见佐愉民正走过来,就对秦保军说道:“此时事万万不可让佐将军知道!”


秦保军:“为何!?”


“快把他支开!”孔英文低着头,用眼斜着已经站在他旁边的佐愉民,“等会您就知道了!”


“秦三爷!佐愉民蹲下来,小声对秦保军说道,“有什么大事呀!?”


秦保军想了想,开口道:“没什么!我做了个恶梦!刚才说的都是梦话!”


“哦,”佐愉民点点头,“又梦见火山爆发了!?”


“对,又梦见了!”秦保军答道,“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呵呵!”


“你又从悬崖上跳下去了!?”佐愉民关切地问道。


“对、对、对,我又跳下去了!”假装回忆着梦境的秦保军胡诌八扯道,“不过不是从上次那座火山上跳的,是另一座!”


“佐将军,”孔英文插嘴道,“秦三爷并无大碍!你还是去跟卡瘰、查肆两位朋友商议一下今后的对策吧!”


“不错,不错!”秦保军忙附和道,“佐将军,你快去跟他们商议一下!现在就去!”


“是,秦三爷!”佐愉民站起身来,朝坐在对面笼角里的卡瘰和查肆走去。他故意以S形路线缓慢地行进,以为这样可以对牢笼里的其他人掩饰他的真实目的地。


佐愉民的行走方式被靠着他右侧的笼壁,坐在地面上的罗曼客看在眼里。“我的上帝!”罗曼客睁大了双眼,“他是不是疯了!?”


“是的,罗曼客大人!”交叉着双臂坐在罗曼客旁边的吉针冷冷地说道,“他是疯了!早在跟您结盟的时候他就已经疯了!关于这一点,我可提醒过您!可您呢,您硬是要跟疯子结交!依我看您也快疯了!”


“我是要疯了!你这该死的!”罗曼客扭过头,狠狠地瞪着吉针。“我快要被你气疯了!我奉劝你,老朋友!最好趁我还没发疯之前闭上你的嘴!不然的话你会受到惩罚的!”


吉针不屑地冷笑了一声,闭目休息起来。


罗曼客气还没消,继续瞪着吉针,心里盘算着如何报复。


秦保军小声对孔英文说道:“英文哪,到底有何大事要发生,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秦三爷,”孔英文边说边偷偷地观察着其他人,“您饿不饿!?”


“那还用问吗!?”秦保军垂头丧气地答道,“我都缺了两顿了!”


“微臣也是如此!”孔英文道,“秦保军,您抬头看看,如今饿着肚子的又何止你我二人!?”


秦保军抬头打量众人,果然全都无精打采。


“看见了吧,秦三爷!?”孔英文道,“现在众人全都精疲力尽了!眼看就要断水断粮!到那时,唯一能吃的,也就只有人肉了!”


秦保军听到此话,瞪大了眼,倒吸一口凉气。


“那时众人必将自相残杀!”孔英文继续说道,“我大秦素与列强有隙,秦三爷又是天命所归,必先为所害呀!”


“啊!?”秦保军大惊,“这可如何是好!?”


“要解此危难,倒也不难!”孔英文盯着佐愉民阴笑道,“列强所以视我大秦为威胁,主要是佐愉民这厮总是叫嚣着要灭这灭那,显得我大秦凶残好斗!若秦三爷主动将其除去,我大秦对列强的威胁就远不如卡瘰和查肆二人了!那时列强自然会将矛头转向此二人!再者,众人就有了食物,也就不会再自相残杀了!秦三爷以为如何!?”


“好计!”秦保军称赞道,“如此行事,定能化险为夷!只是……”他偷偷地看了一眼正在走着曲里拐弯的线路的佐愉民,“他人高马大,你我二人如何将他除去!?”


“在下倒有一计!”孔英文道,“刚才我在上面找到一块金砖,一直贴身收藏!待他回来之时,您想办法转移其注意力,我就趁机击其后脑,定能将其置于死地!”


“此计甚好!”秦保军点头道,“就照此办吧!”


罗曼客瞪着正在闭目养神的吉针,火越来越大。他正犹豫着是不是要扑过去掐住吉针的脖子,迫使其跪地求饶,突然注意到对面靠着栏杆而坐的风无畏正在吸食着她自带的液体食物。罗曼客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直叫了,看见别人吃东西,就更加难受了。“我说风小姐,”他盯着风无畏手中的小瓶,“您喝的还是那种东西吧?”


风无畏把瓶子从自己的嘴边拿开,回答道:“是啊?”


“我想……也许您可以试试别的东西。”罗曼客道,“因为黄蜂吐出来的东西,一定很不卫生,不是吗?”


“反正我每天都喝,已经习惯了。”风无畏说,“再说我也不爱吃压缩饼干。”


罗曼客一听对方可能有压缩饼干,顿时两眼放光,决定把饼干弄到手。他低眼寻思片刻,就想出了一个鬼主意。他对风无畏说道:“您说得对极了!那种粗糙的食物不适合您这样尊贵的小姐!只适合我这样的粗鄙之人!”


风无畏:“您太谦虚了,罗曼客先生。”


“不,这绝不是谦虚!”罗曼客道,“您知道,我每天都是这个时间吃饭。到了点,我自然地就感觉有点饿了。”


“真的吗?”风无畏问道。


“是真的。”罗漫客闭上双眼,流露出痛苦的表情,“我饿得快要虚脱了。噢,我的……我的心脏病快要犯了。我看我支持不了多久了。”


风无畏:“我还有一块压缩饼干,如果您想吃,就给您吧。”


“不!我不能那么做!”罗漫客假意拒绝道,“不能那样!”他说完以后弯下腰,用双手捂着肚子,好像快要不行了。


风无畏见罗漫客好像马上就要撒手人寰,立刻拿出她那块压缩饼干,朝着狼狈地坐在对面的罗漫客抛去,并且对他喊道:“接着!”


其实风无畏根本不用喊。因为罗漫客一直眯着眼睛,用余光注视着风无畏的动作。见到对方抛出饼干,他立刻伸出双手向空中抓去。他饿得两手都不听使唤了,所以没有接住,于是急忙扑向那块正在落地的饼干,用双手将它死死地按在地上,然后用他那双表面裹着一层污垢的双手将饼干送到嘴边,大嚼起来。他的那些手指头虽然哆哆嗦嗦的,但还是将饼干抓得牢牢的。他那双眼睛也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中剩余的那点,就像怕它突然跑了似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