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之抗日篇 阴谋 第三十九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size][/URL] 杨锋听酒馆掌柜的说到这里有些奇怪:“我说掌柜的,照你的说法他老徐早就应该发家了,怎么还会卖房子呢?” 酒馆掌柜的又是一笑:“我说老弟,你别着急,你听我慢慢说。当时老徐是风光了一阵子,不过那可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说老徐有一天又去耍钱,结果上了人家的套子,前几年整的那点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


杨锋听酒馆掌柜的说到这里有些奇怪:“我说掌柜的,照你的说法他老徐早就应该发家了,怎么还会卖房子呢?”

酒馆掌柜的又是一笑:“我说老弟,你别着急,你听我慢慢说。当时老徐是风光了一阵子,不过那可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说老徐有一天又去耍钱,结果上了人家的套子,前几年整的那点家业让人家来个一勺烩连锅端,老徐气不过,仗着自己会那么几下子武把超儿*,揣上一把菜刀就去找人拼命,结果让人家给送到大狱里面待了几个月,等出来的时候一条腿也被人打折了,老徐连气带病差点没过去,等他养好了病就成了拐子啦!”

杨锋点点头:“那老徐还耍不耍钱啦?”

“他还耍个屁呀!要啥啥没有,拿什么去耍呀!”酒馆掌柜的说到这里鼻孔里哼了一声,“幸亏当时老徐的老婆偷着积攒了几个钱,要不然他老徐在这京城里边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不过打从那回起,这老徐是彻底不赌了,拖着他那条残腿又到处说书为生,这不,前些日子他老婆闹了病,这老徐手底下就趁那么三瓜俩枣,一来二去全搭上不说还欠下了驴打滚儿的高利贷,虽说他老婆的病治好了,可是人家天天找他要钱还债,逼得老徐没办法只好卖房子!”

杨锋听到这里轻轻啊了一声:“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上午不是刚给他五块大洋么,怎么,还不够还债的?”

“五块!”酒馆掌柜的摇摇头,“差远了!”

“那他到底欠人家多少钱?”杨锋忽然可怜起这个老徐来了。

“听老徐说,现在利滚利已经有五十块了!”说到这里,酒馆掌柜的忽然上下打量了一下杨锋,“我说这位老弟,你不会是要替老徐还这个钱吧?”

杨锋想了想自己怀里的那些钱,估计最少也有二百块钱的纸币和二十几块大洋,他轻轻笑了笑:“掌柜的,你这是说到哪儿去了,我和老徐无亲无故的,怎么会替他还钱呢!再说,就算我想借给他老徐钱,他老徐现在是个什么人我也不清楚,到时候他还不上我的钱怎么办?”

酒馆掌柜的叹了一口气:“杨老弟,你说的倒是实话!这年头,只有盼着燕子李三这样的大侠能够劫富济贫帮帮我们这种穷人,别的啥也指不上!老徐自打出了事以后落下个残腿,可是他老婆还是照样跟他过日子,这些年过得也不容易,再说,他老徐一没有什么亲戚,二没有儿女,这事儿搁到谁身上谁不想想啊!”

杨锋听到这里打断了酒馆掌柜的话:“等等!你说老徐没有儿女,可上午那个收钱的年轻人是老徐的什么人呐?”

酒馆掌柜的一拍大腿:“你说上午收钱的那个小伙子啊!他就是老徐的街坊,人家姓于,大号叫于波,是个学生,不过因为父母都过世了没人供他读书,下边还有弟弟妹妹需要养活,所以现在在街面上散混找活呢,上午的时候他是替老徐收钱来着,可是人家于波只是帮忙,连老徐的徒弟都算不上的!”

杨锋想了想:“掌柜的,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个老徐他在哪儿住呀!”

酒馆掌柜的又一次打量了一下杨锋:“我说杨老弟,你问这个干什么呀?”

杨锋从自己怀里掏出一块大洋放在酒馆掌柜的面前:“除去酒钱,剩下的就当我给掌柜的指路钱,你看怎么样?”

看到大洋,酒馆掌柜的乐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好说好说,杨老弟,我这就领你去!”

徐德言的家离着这个小酒馆并不远,但是老徐的房子实在是太破了。

酒馆掌柜的领着杨锋来到老徐家里的时候,老徐正和他老婆在那半截炕上哀声叹气,一看是杨锋和酒馆掌柜的来到,老徐急忙把两个人引到外面落坐。

杨锋看了看老徐这两间破烂不堪的老房子忽然想起了自己的那个家,他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发酸,于是杨锋转过了身面对着老徐:“我说徐先生,就您这两间房子能卖多少钱啊?”

老徐不知道杨锋的来意,又不好向酒馆掌柜的打听,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杨老弟,你问这个干什么?”

杨锋的眼睛直视着老徐:“我不想干什么,我就想知道,就这么两间房子你卖了也不够还债,剩下的钱你怎么还人家?再说,你把房子卖了,你怎么生活呢?总不能老两口子睡在大街上吧?”

老徐被杨锋问的愣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面前这个年轻人,于是他看了看酒馆掌柜的。

酒馆掌柜的也不知道杨锋是什么意思,他只是眨巴了一下小眼睛,没有说话。

杨锋忽然从怀里掏出钱来,从中数出了一百块钱放在老徐面前:“这是一百块钱,你下午就拿去还债,今天晚上掌灯的时候把你的借据拿到酒馆来,我在那儿等你们老两口子,因为我和你还有话要说!”说完,杨锋把钱往老徐手里一塞,也不等老徐反应过来站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

何九不知道自己现在待在什么地方。

虽然他能在看到日出日落的同时还能享受到锦衣玉食和美女,可是何九的心始终就像天上的白云那么飘忽不定。

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只鸟,一只被人关进鸟笼子里面的鸟。

古哲还是定期的来看他,虽然这个人每次来的时候只是陪他喝酒聊天,可是何九每一次看到古哲他还是感觉到恐惧。

今天古哲来到这里的时候身后多出了两个人。

何九不认识这两个人,更不知道这两人就是顺和堂的钟先生和肖霖,可是何九知道,这两人就是为了自己而来的。

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像往常一样丰盛的酒席,何九却觉得这一次的饭菜是那么香,他心里暗自琢磨:这恐怕就是戏文上的鸿门宴吧!

钟先生笑了笑:“何先生,咱们能不能平心静气的谈一谈?”

何九看了看面前的这三个人,他伸手抄起筷子大嚼起来,一边吃着一边冷冷说道:“有什么好谈的!老子就是死也要做个饱死鬼!”

“死?”钟先生轻轻摇了摇头,“何先生,你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呢?如果我们希望何先生死的话我们也不会让何先生在这里待这么久!”

何九点点头,他放下手里的筷子却端起了一杯酒:“既然你们不想让我死,那好,你们放我出去!”

“出去?”钟先生又是一笑,“何先生,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我管他是什么地方!你们给句痛快话,到底放不放我走?”何九把酒一饮而尽,充满杀气的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人的眼睛。

钟先生并没有回避何九的目光,相反他仍然保持着微笑:“这里是热河城,只要何先生从这个门走出去,”说着,钟先生用手指了指外面的大门,“老刀把子的人马上就会找到你!”

何九眼睛里的杀气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刚才的硬汉忽然变成了一个懦夫:“你怎么知道老刀把子?”他的目光忽然转向了古哲,“他就是你说的那个日本人?”

古哲原本板着的脸上忽然多了一丝笑意:“我没有说他是日本人,也从没有说过他不是日本人,我只知道他现在就是我的帮主,我们兄弟会的大当家的!”

何九忽然又变成了一条随时会咬人的恶狗:“我和你们兄弟会无冤无仇,你们为什么这么对我?”

古哲摇摇头:“我们兄弟会的确和你无冤无仇,可是我知道,你如果想继续吃上这么好的菜喝上这么好的酒就必须要加入我们兄弟会!”

“不可能!”何九就像屁股上被人戳了一刀一样从椅子上蹦起来。

“为什么不可能呢?”钟先生还是微笑着,“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是不可能变的,恐怕只有死人!只要是活着的人就会有可能,好像何先生现在一样,老刀把子为了找你把那个叫韩起的都搭上了,对了,你们的人都叫他老黑,这个人是叶老先生的心腹爱将,好像还在梁在柱,何先生,我请你仔细想想,你背叛了老刀把子,而且还让老刀把子为你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老刀把子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吗?你再想想,号称丢了一条狗一只羊也能找回来的老刀把子为什么就是找不到你呢?”

“什么?黑哥死了?”何九慢慢的坐回到原位,刚才的恶犬现在就好像被打断了脊梁。

“何先生,你现在想不通我们可以理解,而且我们还有时间,三天以后我们会再来拜访你何先生的!”钟先生说着站起身来,“我们告辞了!”

何九猛地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同时他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就好像一个快要淹死的人忽然看到了一条船;“这位先生,不,大当家的,您留步!”

······

钱的概念在杨锋的脑袋里基本上没有多少。

小的时候要饭吃,没有人给钱,所以那个时候的杨锋并不在乎有没有钱,那个时候的杨锋眼睛里只有吃的东西,为了能抢到一点残渣剩饭杨锋甚至和街上的那些野狗去争去抢;杨锋大一些的时候就已经到了老刀把子里面,在那里不用钱,也不用担心有没有饭吃,那个时候的杨锋疯了一样的习练拳脚和枪法,一是为了自己能不挨打,更是为了自己能早一天出人头地,为了那个时候的目标杨锋甚至强迫自己睡在木桩上面;到了杨锋能熟练的把一个人杀死的时候杨锋接触钱的机会就更少了,因为杨锋眼睛里面只有目标,至于钱的问题他甚至想也不去想,反正有人会主动的去安排,所以有钱和没钱还是一样,而且他也没有什么嗜好,所以他的钱往往刚到手就会被其他的兄弟借走,至于借给谁多少、什么时候还他杨锋压根儿就没有想过。

杨锋现在不在乎钱并不代表杨锋现在不知道钱的作用。

他之所以会这么大方的把钱送给那个徐老拐是有他自己的原因。

杨锋现在模糊记得自己也是住在像徐老拐家那么破烂的房子里,但是自己的家现在在什么地方杨锋却已经不记得,甚至可以说已经忘得一干二净,要不是父母临死前曾对自己说过自己是山西太原人,杨锋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的人。老徐的那两间破房子让杨锋想起了自己那个不知道还有没有的家。

瘸叔其实是杨锋最喜欢的人,因为瘸叔从不打他们这些小家伙,相反,瘸叔总会千方百计的给杨锋他们带一点好吃的好玩的东西,而且每当他们睡觉前瘸叔还会坐在他们炕头上,一面逼着他们这些小家伙洗脚一边给他们说着评书。杨锋很想留在瘸叔的身边,可是老爷子偏偏把他派到了老黑的手下,老黑那张虽然不黑但足够十五个人看半个月的脸子可没有瘸叔那么慈祥,所以杨锋就把对瘸叔的那种感情深深埋进了自己心里。看到了徐老拐,杨锋就想起了瘸叔,他总觉得徐老拐就是当时的瘸叔,无论是走路时的神态还是说书时的声音,总能让杨锋在徐老拐身上找到瘸叔的影子。

想到这里,杨锋忽然停下了脚步,先是轻轻一笑,而后又摇了摇头。

杨锋从小就想爱听瘸叔说的那些书,书里那些大侠无一不是他心中的偶像,所以杨锋很想自己也当一回侠客。那个时候钱老板教他们识文断字,他嘴里的常说的那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让小时候的杨锋琢磨了好些日子,模糊记得当时瘸叔给出的解释就是像梁山上的那些好汉一样劫富济贫,老爷子解释说就是惩强扶弱----每个人嘴里的解释虽然大同小异,可是说来说去无非就是帮助穷人。

杨锋也想当一回侠客,酒馆掌柜的那句只有燕子李三能帮穷人的话更是勾起了埋在杨锋心里的侠客情结。

---------

*武把超儿:方言,武术的意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