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民国乡村改革风云 正文 第十章 茶集村 刘永义遭遇土匪

张海祥 收藏 10 2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


第十章 茶集村 刘永义遭遇土匪

比枪法 两班长河边爆头

在青龙镇南面的村子折腾7天之后,李静玉等人的调查告一段落,一行人返回了青龙镇。赤卫队没有给调查活动带来什么麻烦,倒是高丽丽对李静玉的敌对态度让调查活动平添了许多的麻烦。

返回青龙镇休息一天之后,21日,一行人又开往了北面的5个村子,那里是土匪牛大富的地盘,5个村的村长也跟着他们一起去。

回到青龙镇后,高平之任命了12个村的村长,但所有的这些村长都住在青龙镇,没有一个敢回自己的村子,这次,由于有了刘永义的一个排保驾,这伙人壮着胆子回到了自己的村子。

他们首先去的是茶集村,茶集村坐落在青龙河的西岸,约有60多户人家,各家的房子稀稀拉拉地散得很开。

像往常一样,刘永义找了一栋最坚固的房子,也就是村长张才多的家,让所有人把行李搬进来,随后,他叫一班长派出士兵在村子的周围警戒,叫张才多赶紧去找20个人,在二班长的指导下在房子的周围修一些简单的防御工事。

把这些吩咐完之后,他松了一口气,正想去找李静玉,一转身,却看见了高丽丽。

“咦,你怎么还在这?”

“等你呀,我带了一瓶酒,我们去喝酒吧。”高丽丽从包里拿出一瓶酒向着刘永义摇晃着。

“喝酒?你是女孩子呀。”

“女孩子凭啥就不能喝酒?谁规定的?我偏要像男孩子那样吃香的喝辣的。我们一起去河边吧,我去弄一只鸡来,架到火上烤着吃。还有,这里的青龙河里鱼挺多的,我们可以顺便钓钓鱼。这里的黑鱼好大好凶的,连鸭子都敢吃。”

“你的这个建议真好,这样吧,中午,我们所有人一起到河边烧烤,现在先去作调查吧。”

“一起烧烤?那么多人,一点意思都没有。哎,你干嘛对调查那么认真?你真的以为这位英国回来的李学士有办法救农民?我爸说了,这些人都是书呆子,能说不能做的,而且根本就不了解农村,所以呀,他们的改革必定是要失败的。”高丽丽把手里的酒重又放回包内,不满地说道。

“我不同意你爸的看法,我和李小姐谈过几次,觉得她的许多想法都是挺好的。”

“什么挺好?照我看,她是狂妄自大。啃了几年的洋面包,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跑来宁州要当共产党的老师。”

“我们还是先去找李小姐吧,茶集村的各家住得挺分散的,我怕她不小心走远了出危险。”刘永义换了个话题,不再讨论李静玉的改革了。

“吴通,李小姐去哪了?”刘永义向勤务兵问道

“我看见她往东边去了。”吴通说道。

“走,我们一起去找她。”

在村子东头的山脚下,有几间孤零零的破旧房子,房前有一棵大树,李静玉坐在大树下和一对父女俩交谈着,刘永义等人来到后,也加入了谈话的行列。

这一对父女,父亲叫张初四,女儿叫张二丫,是高平之的佃户,租种着高平之的八亩地。

“二丫该嫁人了吧?”李静玉问道。

“是啊,她如今16了。我们庄户人家,姑娘嫁得早,16就嫁人,她大姐就是16嫁出去的。如今我正托媒人给她找着呢。”

“找得怎么样?”

“唉,这一次有些麻烦,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壮劳力,所以,我盘算着要给二丫招个上门女婿,可这样一来呀,二丫看上的人家不愿来,愿来的二丫又看不上,拖来拖去的这事就拖了三个月,”

听到父亲谈自己的婚事,二丫有点脸红,她站起身走回了自己房间,吴通则着迷地看着她,一直看到她走进去,关上门。

“二丫这么漂亮,一定能找到好人家的,你可得认真给她找。”

“我也是这么想的,为了让她嫁个好人家,我特地从亲戚家给她借来了这身衣衫,说好借10天的,如今都穿了8天了,婚事还没谈成,明天还有一家要来相亲,如果还不成功,这衣衫就得还给人家,这样的话婚事岂不更难办?”

“二丫的这身衣衫是借来的?”

“是啊,从她大姐家借来的。说起来真惭愧,二丫长到现在,一件好衣衫都没穿过。”

李静玉伸手到皮包里掏着,掏了好一阵,什么也没掏着,她转脸对刘永义说道:“刘连长,你借给我两块钱。”

刘永义受宠若惊,他急忙叫吴通把皮包拿过来,从中摸出了两个大洋给了李静玉。

“张大叔,这钱你拿着,明天,不,后天,到镇上给二丫做一身更好的衣衫,让她嫁个好人家。”

“这怎么成?”张初四不敢拿。

“拿上吧。”刘永义说道:“这是李乡长的一点心意,说不定啊,二丫换了一身好衣衫后,真的能招上一个令她满意的上门女婿呢。”

张初四这才收下。

又谈了一阵,快到中午吃饭时间了,刘永义等人谢绝了张初四的吃饭邀请,离开了张家,打算中午去河边搞个烧烤浪漫一下。

离开张家后,吴通边走边扭头用留恋的眼光看着张家,刘永义看出来了,他大声对吴通说道:“看什么呢?莫非你想做这个上门女婿?”

“这有什么不好?”高丽丽大声说道:“二丫这么漂亮,我要是男的呀,现在就跑着去,要他们招我当上门女婿。”

“是啊,二丫这么漂亮,我要是李公子的话,现在就跑着去,要他们招我当上门女婿。”李静玉学着高丽丽的语气说着话。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急促的锣声,随即,茶集村里鸡飞狗叫,男男女女到处乱跑,整个村子乱成一团。

“快回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刘永义说道,几个人快步向村子走去。

迎面走来了张才多,他面色苍白地说道:“刘连长。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

“牛大富来了。”

“牛大富?那个土匪?”

“是呀,就是他。”

“你怎么知道是他?”

“听锣声啊,我们派了人在路上看着的,牛大富一来就敲锣报警。”

说着说着,他们回到了张家,志愿队的人已经全都回来了,三个班长也汇合到了这里。

刘永义命令道:“志愿队的人都回房去。这里由一班负责守卫,二班、三班跟我去村头,张村长。”他扭头找着张才多。

“我在这里。”张才多答应道。

“你把村里的青壮年都组织起来,手里都拿上家伙,跟我们一起去打土匪。”

张才多答应着去了,刘永义带着二班和三班来到了村头,他把二班摆在了大道的左侧,三班摆在右侧。

两个班很快就布置好了,随后,刘永义叫人搬来了梯子,他顺着梯子爬上屋顶,站在屋脊上手举望远镜向前望着。

远处,一伙人急匆匆向茶集村跑来,前面的人拿着枪,后面的人拿着大刀长矛,这些人应该就是土匪了。

用望远镜观察了一阵子,刘永义的心放了下来,他正要下去,一转身,看见了高丽丽。

“你怎么上屋顶来了,为什么不呆在张家?”

“帮你打土匪呀。土匪在哪呢?让我看看。”说着,她伸手把刘永义的望远镜夺了过来,举起望远镜向前看。

“高大小姐,别看了,土匪有啥好看的,全都歪瓜裂枣,一个帅哥都没有,快下去吧,要打仗了。”

“打仗?太好了,你快去指挥,望远镜借给我看看,我还没见过打仗呢?”

刘永义下了屋顶,高丽丽则骑在屋脊上,兴致勃勃地用望远镜看着。

“看见了,看见了,有50多个,前边的10多个拿着枪,后边的拿着大刀长矛。咦,怎么没见扛旗子的?土匪不是应该打黑旗的吗?书上说,土匪的旗子是黑色的,上面绣着骷髅头。谁?谁抢我的望远镜?”

“别光一个人看,也给我看看。”李静玉说道,不知什么时候她也爬上了屋顶骑在屋脊上,现在,她兴致勃勃地用望过镜观察起来。

“给我,给我。”高丽丽伸手抢夺着。

地面上,刘永义仰头说道:“两位美女注意安全,别乱动,小心掉下来,趴下,趴下。”随后,他对三班长说道:“土匪的人不多,才50多个,我打算把他们全吃掉。现在你带上三班到前面的小坡上去,我把一班调过来接替你现在的阵地,三个班构成一个包围圈,先不要开火,等土匪进入伏击圈后再一齐开火,把土匪压到河边消灭掉。”

三班长带着部队去了,刘永义对吴通说道:“你赶紧去找一班长,叫他别守张家了,把部队带到这里来,我们要集中兵力打一次漂亮仗。”

很快,一班长带着部队赶到了,迅速在村前占领了阵地,再过一会,张才多带着一百多人也来到了,他们手里的家伙五花八门,棍棒、锄头、粪叉、铡刀、菜刀,什么东西都有。

刘永义命令所有人都埋伏起来,不准发出声响,很快,原本喧闹的村子变得安静了。

土匪们跑近了,现在,屋顶上的两个美女已经不抢望远镜了,因为她们仅凭肉眼就能清楚地看到土匪的样子。

爱吵闹的高丽丽现在不敢出声了,她和李静玉静静地趴在屋顶上,只露出半个脸,紧张地向前望着,

“怎么这么安静?全跑光了。”

“看,有人,屋顶上有两个娘们。”

“没错,是两个娘们,哈哈,全归我了。”

“我先看见的,得归我。”

“不对,应该人人有份。”

土匪们吵闹着,他们虽说只有五十多人,可队伍稀稀拉拉的拖了足有一百多米。

土匪越来越近了,二百米、一百米。

一些胆小的村民受不了了,他们丢下手中的家伙掉头就跑,原本平静的村子又变得喧闹起来。

“嘿,我还以为村子里的人都跑光了呢?原来是藏起来了。”土匪们一边跑一边嘻笑着。

当土匪们接近到只有50米的时候,刘永义大声吼道:“开火!”随着他的吼声,机枪、步枪、冲锋枪一齐响了起来,子弹犹如刮风一般,把走在前面的土匪打倒了一大片。

土匪们被打懵了,他们本能地向后跑,想逃回去,这时,三班的枪响了,密集的子弹把他们压了回来,他们只好向河边跑去。

刘永义打信号弹命令部队出击,三个班的士兵站了起来,他们平端着枪向前冲,土匪们被他们逼得跳进了河里。

“太刺激了,太好看了。”觉得危险过去的高丽丽胆子又壮了起来,她又开始大声叫嚷了。

“高大小姐,别喊了,我们下去吧,跟他们一起去追土匪。”李静玉开始顺着梯子往下爬。

“我不下去,我就在这里看。”高丽丽可不愿听李静玉的话。

“那你就骑在上面看个够,我可要下去了,到前面捡几支枪玩玩。”

“捡枪?唉,等等我,我们一起去。”高丽丽赶紧把望远镜挂在脖子上,顺着梯子往下爬。

刘永义等两人下到地面后,才对她们说道:“别乱走,跟在我后面。”说着,他掏出盒子炮,带着几个士兵向前走去,李静玉和高丽丽跟在后面,再后面则是一大群的村民。

才走了没几步,“啊……”李静玉和高丽丽不约而同地尖叫起来,随后,两个人同时抱住了刘永义,全身颤抖着,她们看见了不远处一个被手榴弹炸死的土匪,土匪的肚子被炸开了,肠子流了一地。

一下被两个美女抱住,刘永义感觉到了天上,他美美享受了好一阵子,然后摆出一副英雄的姿态说道:“不用怕,不就是个死人吗?”一边说,他一边上去把土匪的衣衫拉了拉,遮住了被炸开的肚子。

刘永义等人继续向前走,在他们身后,村民们七手八脚地剥着死去土匪的衣服,他们才不怕死人呢。

走了一阵,又看见了一具尸体,尸体旁边还有一枝枪,高丽丽看见了,她大声喊道:“枪,那里有一枝枪!”

李静玉看了一眼,撇撇嘴说道:“破枪,不好玩。”

“说什么呢?破枪,你不敢上去拿吧?”

“你敢?”

“我当然敢了。”一边说,高丽丽一边壮起胆子走上去,哆哆嗦嗦地想把土匪手里的枪拿过来,没想到土匪虽然死了,手却没把枪放开,高丽丽一用力没把枪拉过来,反倒把土匪的上半身拉得坐了起来。

“啊……活了。”高丽丽吓得大声尖叫,比第一次喊得还大声,她扔下枪,又一次抱住了刘永义。

李静玉也被坐起的土匪吓了一跳,但很快就看清了怎么回事,她幸灾乐祸地笑道:“高大小姐,你好好看看,哪是什么活了呀。”

高丽丽鼓起勇气看过去,终于弄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但她仍不敢上去拿枪,只是对刘永义说道:“你,过去,把枪给我拿过来。”

刘永义走过去掰开土匪的手指把枪拿了起来,这是一支汉阳造,他退出枪里的子弹,关上保险,把枪交给了高丽丽。

“小心,别乱抠扳机。”

又走了一阵,这一次,高丽丽看中了一枝冲锋枪,不过这次她学乖了,自己不上去,叫刘永义帮她把冲锋枪拿过来。

刘永义把冲锋枪拿了起来,照例退出子弹,关上保险,再把枪交给高丽丽。

高丽丽把手中玩着的汉阳造交给了吴通,双手从刘永义手中接过了冲锋枪。

李静玉想找一枝好的,连看几枝都不满意,再向前却又没有枪了,地上只丢着长矛大刀。

“你嫌这个不好那个不行的,现在怎么样?只剩大刀长矛了,你就将就着拿把大刀来个关公面前耍大刀吧,呀……哒哒哒。”高丽丽得意地边玩冲锋枪边讥笑着李静玉。

一班首先跑到了河边,望着河里的二三十个土匪,一班长大声地对手下说道:“不准开火,谁都不准开火。”

“班长,为什么不打?”一个士兵端着枪在旁边问道,“现在开火,准保一枪一个。”

“班长,你是想让我们扔手榴弹吧?太好了,准保一炸一大片,顺便还可以炸些鱼上来晚上做红烧。”另一个士兵说道。

“胡说,不准打枪,也不准扔手榴弹。”

正说着,二班也跑到了河边,一班长对着二班长大声地叫道:“刘黑子,叫你的手下别开火。”

二班长命令自己的手下不要开火,随后他问道:“杨大个,为什么不开火?”

一班长举起手里的盒子炮说道:“我要和你比试枪法,过去我们俩没少比试枪法,可那时打的都是死靶子,不算,现在,这河里到处都是活靶子,我们用这些活靶子比试一次如何。”

“好啊,怎么比?”二班长不甘示弱。

“很简单,我一枪,你一枪,枪枪都要中脑袋瓜子,谁先打飞谁算输,就得赔上一个月的军饷。”

“好呀,我先来。”说着,二班长抬手一枪,打碎了一颗脑袋。

“打中了,打中了。”二班的人齐声欢呼起来。

“我说刘黑子,打头你不能先打近的,照你这样打,一会他们就跑光了。得先打远的,这样打他们就不敢跑,就会乖乖地留在原地任我们打。”说着,一班长抬起手来,“叭”的一枪,击中了远处的一颗脑袋。

“打得好,打得好。”一班的人也齐声欢呼起来,声音比二班的还大。

河里的土匪吓坏了,一个个把头往水里扎。

“说得对,先打远的,咦,才打了两个,怎么就没头了,光剩下屁股蛋蛋了。”二班长说道。

“他们憋不了多久的,一会就得把头伸出来换气,这样更好,人头一藏一露的,打起来更好玩、更显能耐!”

“说得对,看,这上来一个。”二班长说着,随即“叭”的一枪打碎了一颗脑袋。

“我也找到一个。”一班长跟着开枪也打中了一颗脑袋。随后他对二班长说道:“刘黑子,这样下去不行,脑袋就这么几颗,你我又都这么准,只怕打光了脑袋也分不出高低,我们换个打法,一次打两个怎么样?”

“好呀,还是我先来。”二班长说着,抬手“叭叭”两枪,打碎了两颗脑袋。

“打得好,打得好。”二班的人大声地欢呼着,这时,许多村民也赶到了河边,他们也看得兴高采烈,跟着二班的人大声地叫好。

“我也来两个。”一班长抬起手,“叭叭”两枪,又有两颗脑袋在河面上消失了。

“打得好,打得好。”一班的人和村民们一起大声地欢呼起来。

“还是分不出高低。”一班长说道。“刘黑子,咱们又换个打法吧,用左手,怎么样?”

“无论怎么比咱也不怕,又是我先来。”二班长枪交左手,“叭”的一枪,打中了一颗脑袋。

这时,刘永义赶到了,他大声地说道:“不准开枪,谁都不准开枪。”

“刘连长,再不打,土匪就要逃走了。”一班长说道,他比二班长少打了一个脑袋,觉得自己处了下风,很想补回来。

刘永义对着河面大声喊道:“土匪们听着,你们是逃不掉的,都给我游回来,不然,我们就要开枪了。”

刘永义的话让一班长找到了借口,他趁机大叫道:“该死的土匪,都给我游回来,快点,咦,你小子想逃,看枪!”说着,他抬起左手,“叭”的一枪,打中了那颗脑袋。

“不要打,不要打,不管逃与不逃都不要打,我下了命令后才能打。”刘永义再次重申道,随后,他对着河面继续喊道:“你们都看到了,想逃跑是死路一条,你们逃不掉的,都给我游回来。”

河里的土匪早已被一班长和二班长的枪法吓得魂飞魄散,现在听到刘永义的喊话后,他们如遇大赦,赶紧地往回游。

“张村长,这里面有没有牛大富?”

张才多仔细地辨认着落汤鸡般的土匪,说道:“这里面没有。”

“岸上的呢?”

“我刚才看了一下,也没看见。咦,刘连长,你看,这是大龙山的老二。”

“大龙山的老二?”刘永义顺看张才多的手看过去,看见了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瘦高个。

“你们几个去把他押过来。”刘永义吩咐道。

“你就是大龙山的老二。”刘永义上下打量着瘦高个。

“是的。”瘦高个全身哆嗦着回答,刚才的打脑袋比赛把他给吓坏了,现在都没回过魂来。

“叫什么?”

“牛进财。”

“牛大富呢?”

“我们分两路来的,大哥带了一批兄弟上泥头坑去了。”

站在一旁的泥头坑的村长高大胜一听就急了,“不好,咱们村要遭殃,刘连长,你可得带人去救咱们村。”

“嗯……这样吧。”刘永义想了一阵,然后对一班长说道:“你带着一班的弟兄留在这里打扫战场,如果大股土匪来了,你们就退守张家等我们回援,我带二班和三班去泥头坑。”

“好的。”一班长答应道。

“张村长。”刘永义对张才多吩咐道:“你叫村民们下去打捞一下,捞出的枪归我们,其它的归你们,捞上一枝枪我给你们两块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