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强非逞强 中国应让人佩服而非惧怕

youkusoso 收藏 0 81
导读:自强非逞强 中国应让人佩服而非惧怕 最近一颗陨星与一句直言使得国内舆论沸腾。陨星是中国“导弹之父”和“航天之父”钱学森仙逝,各界对他的天才、人品、贡献、精忠报国、抱璞含真感叹良深。直言是新加坡资政李光耀在美国-东盟商业理事会上讲了一句为了亚洲平衡,美国不应撤退,而是和经济军事日益强大的中国相匹敌。这话触怒了中国民意,受到许多网民声讨。   在评论这两件事前,我想先引印度诗圣泰戈尔1937年在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开幕词中赞扬中国的话。他说,文化使得中国人“喜欢物质的东西而不贪娈,喜欢这世上

自强非逞强 中国应让人佩服而非惧怕



最近一颗陨星与一句直言使得国内舆论沸腾。陨星是中国“导弹之父”和“航天之父”钱学森仙逝,各界对他的天才、人品、贡献、精忠报国、抱璞含真感叹良深。直言是新加坡资政李光耀在美国-东盟商业理事会上讲了一句为了亚洲平衡,美国不应撤退,而是和经济军事日益强大的中国相匹敌。这话触怒了中国民意,受到许多网民声讨。



在评论这两件事前,我想先引印度诗圣泰戈尔1937年在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开幕词中赞扬中国的话。他说,文化使得中国人“喜欢物质的东西而不贪娈,喜欢这世上的东西而又使物质蒙上温柔与慈善的外衣,却与物质主义者分道扬镳”,认为中国文化“掌握物质旋律之秘”不同于西方“科学的强力之秘”。



逞强是现代西方文明的精神气质,“maximization of power”(使强力变得最大)的格言是科研、企业、经济发展、国家建设的座右铭,是它激励了资本主义“你死我活”的竞争,是它规划出“强凌弱、众暴寡”的国际秩序。



《周易》“乾”卦的“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以及《老子》的“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隋儒王通发展成“自知者英,自胜者雄”)都不是提倡逞强。梁启超在清华大学作《论君子》讲演时,针对当时中国的“自强”心理而补上“厚德载物”,使清华大学有了“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泰戈尔中国文化的称赞正应在这八个字上。



1840-42年的鸦片战争使固步自封的“天朝”王国蒙上羞辱,林则徐、魏源等爱国官僚知识分子开始提倡学习西方而“自强”,随后发生了“洋务运动”(也叫“自强运动”),从那时一直到现在中国有了“强国”运动的强大精神动力,对内肃清庸碌偷安、腐败内乱,对外争取国家民族主权与尊严,使得中国国际地位最终能够和美国平起平坐,这是十分了不起的。



中国立志从被人羞辱变成受人尊敬、从一穷二白变成繁荣昌盛、从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变成名列前茅的发达国家,他山攻错地在科技发展上“使强力变得最大”都是无可厚非的,只要不扬弃“厚德载物”精神,“自强不息”应该永不停止。



泰戈尔贬抑西方“科学的强力之秘”而赞扬中国文化“掌握物质旋律之秘”并不是反对科学,而是抗议西方文明用科学的力量来侵略别国。在印度独立与中国解放以后,两国都拥有第一流的科学家来“自强”,钱学森就是典范,他把西方“科学的强力之秘”纳入中国“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优良传统中了。这使我们想起美国许多为发明原子弹做出贡献的科学家反对把原子弹投向广岛、长崎的事例,可是他们却无法阻止美国利用科学逞强的错误路线发展。



曾经得意忘形,20世纪中叶取代英国而变成世界第二个“日不落帝国”,20世纪末拖垮苏联而变成地球上的一超独霸的美国现在却是如日西斜、负债累累、自陷牢笼。评论家克拉突牟尔Charles Krauthammer在10月中旬《每周旗帜》杂志以《衰退是个选择:新自由主义派与美国崛起的终结》为题撰文,把奥巴马推行的国际多边主义说成是新自由主义派的“轻薄的国际主义”(gauzy internationalism),号召美国人民起来抵制奥巴马“主动选择衰退”。



可是许多美国人看到将近七年的伊拉克战争耗费钱财仅次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军4000多人阵亡、3万多人受伤,这样大的代价都变成无谓牺牲。当初支持伊战的《纽约时报》着名专栏作家福里德曼现在主张从阿富汗撤出。他说,美国继续在阿富汗战场被削弱就会是“灾难”,“中国、俄国与卡伊达都希望美国在阿富汗慢慢流血(致死),我不希望。”



福里德曼说中国有此希望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毫无根据。但我们注意到这位十多年前夸耀美国麦当劳“金色双拱”是世界救星象征符号的得奖美国作家竟然会变成这么一副可怜相,这就是美国逞强的“悲剧”,是中国的前车之鉴。



李光耀在“森林法则”的当代世界建立起弹丸小国新加坡,他怕被马来西亚或印尼吞掉,一开始就投入美国怀抱、靠美国保护,他一贯主张美国帮助亚洲维持稳定是情有可原的。他几十年来对中国称赞、友好,至今丝毫未变,也丝毫没有像中国网民说的“引狼对付中国”的意图。



另外也有人从美国某些人提出“G-2”(两巨头)和“Chimerica”(中美大同)而推衍出一种“中美共治论”,我在美国根本没听说过,其实是中国少数人异想天开而已。姑不论美国毫无此意,即使它邀请中国同当国际“老大”,中国也应毅然拒绝,因为玩弄强国政治最终只能乐极生悲。



从李光耀的弦外之音也透露出东南亚与其他亚洲国家对中国越来越“强”而产生不安情绪,其中有对中国的误解。鲁迅从韬光养晦的高智商的高度尖锐批评阿Q“精神胜利”,阿Q式的低智商耳朵,听见奉承就是仙乐,听见批评就是雷电而内心炸裂。有人发问:“中国处处胜过印度,为什么国际上对中国的同情与好感就是不如印度?”这答案应该从中国缺点本身来找。



“自强”不是逞强!中国应该发展得使自己繁荣昌盛,但不强调“强盛”,要使人佩服但不惧怕,要发扬“厚德载物”传统,辐射出泰戈尔说的“温柔与慈善”,要“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带动世界各国共同繁荣,创建大同世界的新秩序。中国不逞强,带个好头,亚洲就不会逞强,欧亚大陆就不会逞强,一个和谐亚洲与和谐世界就会呱呱落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