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医生进行了近四个小时的据理力争后,我终于为孩子争取到了救命的达菲,心中的悲愤

wxe2003 收藏 3 172
导读:作者:青竹690403 提交日期:2009-11-20 0:20:00 访问:153841 回复:1341

作者:青竹690403 提交日期:2009-11-20 0:20:00 访问:153841 回复:1341(转载自天涯)

尽管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天,但我心中的愤怒始终不能平息下来。我不知道,悲愤的情绪和拙劣的文笔是否可以让自己把这件事情的经过说清楚,让大家看明白。

下面,我就把经过照实写下来。

我13岁的孩子11月15日开始发烧38度多,而且伴有头疼、咽疼、咳嗽等症状。16日早上我带孩子去济南最大的医院看病,在发热门诊,大夫首先让孩子查血,得出结论说不是甲流,建议“居家休息”。

孩子以前经常感冒,而且每次感冒一吃三九感冒灵冲剂就管用,这次也是让她吃的这种药,外加VC、清开灵滴丸和阿奇霉素输液。可是,在以后的三天,孩子的病情不但没有减轻,反而烧得更加厉害,已经超过39度。

在这几天中,我详细地查阅了有关甲流的资料,发现孩子的症状与甲流极为符合。我打电话问这家医院的发热门诊,那次查血能不能百分之百确定孩子得的不是甲流,他们说不能,只有疾控中心才能通过咽试因子确定。我再打电话到疾控中心,他们的答复是,一般患者不予进行检测。

18日下午,孩子高烧39度2,两眼发红,精神极度萎靡,心跳加快,并有心慌、胸闷的症状。晚上6点,我再次带孩子去这家医院就诊,大夫让孩子又查了一次血,结论是病毒性感冒。我要求进行甲流检测(其实这时大家都明白孩子确实得了甲流),要求给孩子用达菲,下面,我与大夫的“战斗”就开始了——

大夫说:孩子没有严重的并发症,不能进行检测,而且达菲有非常大的副作用,严格控制,不能给。

我说:孩子已经持续高烧4天,症状已经非常明显,难道非得等孩子病情加重了才采取措施吗?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孩子病情恶化吗?我可以不要达菲,但你们大夫能给我一个正确的、有效的治疗方案吗?

我费尽口舌,但大夫不为所动,于是我打电话给市疾控中心。问:患者有没有知道自己病情的权利?对方说有,并让我强烈要求做检测。

我再次要求,一位始终面带微笑的女大夫这样对我说:就是检查出来得的是甲流又能怎么样呢?目前还没有特效药,而且达菲只有在发病6小时内才有效,现在已经是第四天,效果不大了。

我说:不对,按照你这们这种诊断流程,任何人都不可能在6小时内确诊为甲流,那就是说任何人都不可能在6小时内用上达菲,那达菲不就没用吗?打个比方,如果人让狗咬了,在24小时内注射狂犬役苗最有效,但超过24小时也有效果,只是差些,这和达菲的道理是一样的。她一愣,无语。

大夫设置的第一道障碍被我击破。

我继续坚持要求做检测,要求用达菲。他们又开始设置第二道障碍,说:检测费需要1600元,如果结果是甲流,国家出钱,如果不是,自己掏钱。我说:人命面前,钱不是问题,做!

第二道障碍又被我击破。

他们商量后,开始给他们的“砖家”(今天我真想用板砖拍这些狗屁什么家!)打电话请示,让我等。

大约半小时后,“砖家”们的意见出来了,这也是他们给我设置的又一道障碍:先让孩子做胸透,如果肺部严重感染就做检测,如果没有就按普通流感治疗。此时,我真的愤怒了,刚才就诊时,他们大夫已经用听诊器听了孩子的肺部,说没问题,既然他们知道没问题,还让做胸透,这是什么目的连傻瓜都知道!更何况,有没有严重的肺部感染也不是确诊甲流的标准!我说:你们这不是在给孩子看病,你们这是在人为制造障碍,折腾人,我不做,不花那冤枉钱!我也不在你这看病了,我去别的医院。

我再一次给市疾控中心打电话。真想在这里对市疾控中心值班的王姓老师表示由衷感谢,他不但态度随和,而且也从中进行大量的协调努力,帮我联系他们中心传染病研究所的徐所长,徐所长最后帮我联系了市传染病医院,让我带孩子去那就诊。因为他们是市单位,对这家省级医院没办法。

我在医院走廊打电话时所说的话估计他们也听到了,看到我要带孩子去别家医院,他们的态度突然一个180度大转弯,说“砖家”经过再次商量后同意给孩子用达菲,而且竟然不用做检测!

我最终拿到了救命的达菲,而此时距我来医院已经过去了3个多小时!我的孩子就坐在走廊里,忍受着病疼的折磨,看着她的妈妈为争取一盒药而使尽全力!我不知道孩子当时的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心中做何感想!但我知道,这段时间对她来说非常难熬!

回到家,孩子服药之后睡下,看着她熟睡的样子,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心中五味杂陈,悲愤交加!

父母都爱自己的孩子,都会全力去保护自己的孩子,但是,对别人的孩子就可以漠视吗?当看到别人的孩子饱受病痛折磨,甚至死亡的威胁时,有良知的人,特别是有良知的医生能这样无动于衷吗?他们也是孩子的父母,如果他们的孩子也高烧四天,面临危险,他们还会这么说、这么做吗?医生本来是治病救人的,可这次他们不但不给孩子治疗,反而还设置重重障碍,他们的良心何在?!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放着治病的特效药不用而给病人用一些没用的药,放任病人病情发展?为什么非得等到出现严重的并发症后才下诊断、才采取早就应该采取的治疗措施?这和杀人有什么区别?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国家不加大达菲这种药品的生产?那么多药厂,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为什么不组织它们加大生产?在这个特别的时候,是开源?还是节流?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敢对孩子的病情进行实事求是的诊断?到底是人命重要?还是别的什么重要?我不明白,事实求是怎么就这么难!!!!!

万幸的是,我的孩子没有出现太严重的并发症,我用我的抗争拿到了达菲。那看似普通的小药丸确实有着特殊的疗效,今天一天,孩子都没有出现高烧,体温在37度,精神也好多了。再过几天,她就会康复,但这件事在我及她的心中却会留下永久的疤痕,会让我和孩子对一些人、一些事的看法有很大改变!

最后,我还想说一点,这就是在整个过程中,我没有哀求他们,没有低三下四地让他们可怜,因为,我是在用正当的途径争取我的合法权益!



最后自己在说一句`~~~钟南山的质疑很有原因`~~~~[em002]

本文内容于 2009-11-22 18:31:21 被wxe2003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