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身后事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56 554
导读: 今天想跟大家谈谈身后事。 身后事的“身后”不是身子后边,是死了以后的意思。身后事就是死了以后的事。不过这个死了以后的事,不是说要死的人在考虑自己死了以后是去天堂还是地狱,是做动车组还是飞机,是公务舱还是经济舱,到了地方有没有女青年或者少年儿童献花。 身后事是要死的人和他的家人亲属朋友下属家乡父老身边工作人员和其他人一起考虑:死了以后怎么发送。 我们是一个有着光荣的唯物主义传统的国家,我国劳动人民早就总结出了“人死如灯灭,吃什么也不香了”的宝贵经验;我们现在的主流思想是唯物主义的,因为我


今天想跟大家谈谈身后事。


身后事的“身后”不是身子后边,是死了以后的意思。身后事就是死了以后的事。不过这个死了以后的事,不是说要死的人在考虑自己死了以后是去天堂还是地狱,是做动车组还是飞机,是公务舱还是经济舱,到了地方有没有女青年或者少年儿童献花。


身后事是要死的人和他的家人亲属朋友下属家乡父老身边工作人员和其他人一起考虑:死了以后怎么发送。


我们是一个有着光荣的唯物主义传统的国家,我国劳动人民早就总结出了“人死如灯灭,吃什么也不香了”的宝贵经验;我们现在的主流思想是唯物主义的,因为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但我们还是热衷于考虑身后这些乱下八糟的烦心事,尽管死了的人不会再烦心了,但是死之前要考虑这些事也真够烦心的,说不定因此死得快了一些也有可能。最起码,他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朋好友是要陪着他一起烦心的。


为什么要说这些呢?是因为前几天看见好多网友替去世的钱学森同志操心要不要国葬,该不该降半旗。后来国家也没说是不是国葬,就有人数着电视里党和国家领导人出现的时间和人数确定这就是国葬。但是不管怎么说,半旗是没降。


我想钱老在天有灵,一定会觉得奇怪:原来还有这么多人喜欢操心我的身后事。


说到降半旗,有网友引经据典,经是《国旗法》:


“第十四条 下列人士逝世,下半旗志哀: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国务院总理、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

(三)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作出杰出贡献的人;

(四)对世界和平或者人类进步事业作出杰出贡献的人。

发生特别重大伤亡的不幸事件或者严重自然灾害造成重大伤亡时,可以下半旗志哀。 依照本条第一款(三)、(四)项和第二款的规定下半旗,由国务院决定。

依照本条规定下半旗的日期和场所,由国家成立的治丧机构或者国务院决定。”


典是新中国几次降半旗的情况。计有:


“1976年 周恩来总理逝世

1976年 朱德总司令逝世

1976年 毛泽东主席逝世

1997年 邓小平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逝世

1999年 中国南联盟大使馆被炸,政府机关降半旗

2008年5月19日至21日 四川汶川大地震


《国旗法》规定的前两项都好说,官衔就是官衔,有这个衔就是这个官,就给你降半旗,没这个衔就不降,第三、四两项就比较灵活了,“杰出贡献”和“重大伤亡”中的“杰出”和“重大”都是不好量化的。所以我也很费思量。


像钱老,那贡献肯定是杰出的,但是没降半旗。使馆被炸,死了三个人,好像也不能说是“重大”,但是降半旗了。怎么回事呢?


我猜是这样的,钱老虽然贡献杰出、卓越、无可替代,但是这个水平的科学家艺术家和其他家不止他一位,以后陆续去世,降半旗的次数就太多了。像钱老这样的人又是有级别的,给他降了不给别人降,怕人家不高兴,所以干脆大家都别降。


汶川地震遇难及失踪人员殆及十万,当然是“重大”的伤亡,但是使馆死了三个人,要按这个标准,至少山西内蒙差不多一年到头国旗也没有几天能在旗杆顶上飘扬的。我猜里面的原因就是这三个人是被万恶的美帝国主义杀害的,因此虽然没有去打仗,也算是“烈士”了。降半旗既可以寄托哀思,又可以表达我们的愤慨及爱国热忱。不过要是换个凶手就不一定了。比如说你在鸭绿江边看见游过几个人来,极度疲劳处于危险状态,你划船过去拉一把,结果对岸给你一枪,你就别想着会国家会给你降半旗;再比如你被国内兄弟民族给干掉了,就算死的不只你一个,降半旗的可能性也等于零。


死得其所,这话说得好啊!


不过平头小百姓,有点儿遗产还操不过这个心呢,谁也不会惦记着降半旗,还不如来点儿实惠的呢。有资格被降半旗的人要想的可就多了,不但他们自己想,到了他们快被降半旗的时候,惦记着他们身后事的人不知有多少?别的不说,“治丧委员会主任”这个头衔和其他相关的问题就被好些人观察着呢。


比如说第一次降半旗就是为了先总理周恩来同志,据说为了谁在追悼大会上致辞就吵了半天,最后王副主席没能致成辞,邓副主席致了辞,大快人心。


周恩来同志是我的两大偶像之一,另一位也姓周。对于后者,我崇敬他窃得天上的火来煮自己的肉,对于周恩来同志,我佩服他把做人和做官的水平都发挥到了极致。有一种说法,是到了74年以后,大家实际上都在等着,看先给谁降半旗。结果是献给周恩来同志降,于是大家就都等不下去了。


《三国》里有一回叫做“死诸葛吓走活仲达”,中国当代有此水准的还真的是非此“大儒”没有别人了。一场“四•五”,实际上成了预演,互相都摸了底。此时距离降下半旗已经将近三个月了。


朱德同志也了不起。他解放前怎么样不好说,我们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影视剧里,朱德同志这个总司令当的好像也挺轻松的,主要是在毛主席做完战略部署后嘱咐大家照着做。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我们的总司令就像是今天的政协委员,是很舒服的工作。但是解放后的朱德同志可不得了,我一直觉得他像汉高祖定鼎后的张良——就是练辟谷的那个时期。大概又有人要怒斥我总是把帝制和我们的新中国联系起来了,但是这是我自己的一点儿联想,你看着不舒服就算了。所以朱德同志能熬到降半旗,不像少奇同志先是下落不明,后来发现是顶着别人的名字在小盒子里;也不像林彪元帅,三更半夜的要坐飞机在天上动,结果适航条件不好,失事遇难。至于彭大将军,那就更不用提了。


汉有韩信,明有蓝玉,留侯不易啊。


毛泽东同志逝世可是不得了,要是这都不降半旗就没有能降半旗的了。不过越是这样的人物身后事就越复杂。大家都看过照片吧,我家里以前还有一本当时的纪念画册,后来不知道哪里去了。在学校的图书馆里也看过一本,两本几乎一摸一样。几乎,不是完全。哪儿不一样呢?就是追悼大会上天安门城楼上站的人不一样。最奇妙的是,有一本第一排中间比另一本少了几个人,可是这第一排居然还是一个挨着一个地站,没有空当。后来我想,这就是以前的PS吧。


中间的中间就是现在说的核心,当时是治丧委员会主任,就是国锋同志。国锋同志是接班人,是很有实力的。因为国锋同志说毛泽东同志对他说“你办事,我放心”,后来这是我小学一年级第一学期的前三课之一,而且彩图的。不过也有人说这六个字是在纸上写的,纸条还被人看到过。你看这多麻烦,伟人的身后事就是比一般人复杂。我后来想,毛泽东同志要是能知道以后的事,一定不那么放心。不是说别的,而是说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本来是要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地火化的,但是后来改成了水晶棺了。就这么点事都不听,还能放心吗?


说也怪,其实国锋同志是很听毛泽东同志的教导的,以至于两个凡是都出来了。可偏偏一个火化就不听,还有就是把毛泽东同志的夫人给隔离审查了。毛泽东同志一生为中国人造福,可是先后三位夫人都很不幸,这真是令人扼腕长叹。


现在国锋同志也离我们而去了,他是当过国务院总理的,但是没有降半旗。


小平同志让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我们能过上今天这个好日子,全靠他画了圈,我们今儿个今儿个是真高兴。所以他老人家逝世,半旗连降六天。


小平同志显然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自己提出来火化,不留骨灰,不搞遗体告别仪式。高风亮节,博大胸襟,令人赞叹!


不过话又说回来,小平同志可能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要是什么仪式都不搞,那“治丧委员会”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你想啊,丧都不必“治”了,还要委员会干什么?所以我们就看到了后来非常有创意的一幕。


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


但是我们应该把说回来的话再说回去,连我这么个东西都想到这样一个疏忽,小平同志会想不到吗?不能!


最近我连着在电视里看了几个国务委员、副总理、将军之类的人的身后事,忽然豁然开朗:


前不久就是在铁血看了一则笑话,说某人一日在饭馆里吃饭,忽然有两帮黑社会打起来了,众顾客和服务员纷纷逃散,只有这位先生像电影里很牛B的人物一样,安坐不动,该吃吃该喝喝。只听一声大喝“打他们丫老大!”还没等他明白过来,就被一伙黑帮打倒在地。最不幸的是后来还没警察当黑社会抓了。于是他悟出一个道理:


没实力,别装B。


这真是血的教训,其实早就被有资格考虑身后事的人们所掌握了。


据我观察,你要是顶尖高手,则说什么是什么,而且不必顾忌别人会领会错了,假戏真唱。但如果还不够分量,就千万别表什么态,比如说不开追悼会,不高告别仪式,不这个不那个的,万一人家真的以为你高风亮节,为了尊重还真的就不搞了呢?得了便宜的是机关事务管理局,他们省心省事了,倒霉的可是自己家里人——最后一个提条件的机会就这么被你亲自断送了。


所谓提条件,比如在哪个告别室、用什么规格、哪些领导人应该出席、什么单位应该送花圈、报上的讣告在第几版、多少字,看似无关紧要——人死都死了,争这些干什么?实则大有学问,学问大到在《新闻联播》里先报谁后报谁一样。比如说评价吧,都是干革命工作的,可是“革命家”是不能随便给的,能称得上是“革命家”的,都是一等一的角色,说起来什么“政治家”“军事家”还在“革命家”的下头。至于什么“战士”“领导者”,那也不是白给的,还有你是“卓越的”,是“久经考验的”,还是“杰出的”,都是有一定规格的。但是对规格理解要是出现了不一致的情况,家属往往就会和有关部门大吵大闹。炒的闹的是身后事,其实争的还是活人的福利。


这么说吧,这就好比前清的时候,什么人谥“文忠”,什么人谥“文肃”,什么人可以配享太庙,这都是有讲究的,像曾国藩的“文正”,你以为谁都行呢?!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几个月办身后事的盛况:花圈铺天盖地、悼客摩肩接踵,领导人当然在前边一个个地和家属握手,仔细看了一下,绝大多数家属还是有觉悟的,知道领导人忙,也知道自己走了的老家儿实在是老了,和现在这些领导人都不熟,所以除了极个别的,还没有哭着喊着拉着领导人说起来没完的。


至于后面好几个人一排鞠躬的,我怀疑他们就没有和家属握手的机会,因为人实在太多了,握都握不过来。


这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像我们老百姓,其实才最该取消遗体告别仪式。现在搞这个,是因为毛泽东同志说只要是为人民做过一点儿事的,都应该搞,于是就搞了。可是一个有单位的人死了——应该是有单位的吧,我没听说农民或者农民工死了搞遗体告别仪式的,当然亲戚朋友也会去,但是那叫停灵或者送葬,不但花钱没有单位给你报销,你还得请来吊丧的人暴吃一顿,搭起棚子像办喜事一样。可见,农民和农民工之流在单位以外为人民做事的,是被排除于革命的后事计划之外的。


但是有单位的人死了也很尴尬,我就遇到过这种,我家里的老人去世,也躺在八宝山等着大家来转一圈,我们这些晚辈则站在一边等着大家转了圈过来握手。


我真惊讶:没想到我家故去的老人在单位认识这么多人。


后来才知道,这些都是单位各科室车间抽出来了,以示同志般的友爱。一般很少有人愿意参加这样的活动,你想啊,让你去给一个你根本不认识甚至闻所未闻的人送葬,你会愿意吗?有没有补贴,有没有饭。所以据说很多单位是大家抽签,谁倒霉抽到了谁去。


这也可以说明为什么那么多来跟我家老人的遗体告别的人,没一个有悲痛表情的。


人走了,这是自然规律,不管是为人还是凡人,到头这一身,难逃那一日。我想凡人无知无识,说是一个屁都有抬举之嫌,其实许多人死了是连个屁也不如的。所以凡人中本该是有很多人想不开,惦记这个惦记那个的;而伟人就不同,尤其是我国的伟人,都是马克思主义这,唯物论掌握得很扎实,是不该再去想这些的。


但有时候也怪,捐献遗体的偏偏多是凡人,小平伉俪好像捐了,其他的不知道还有谁。在身后事上,有时候大人物倒是很自已计较的,可能是生前就为了是三居还是四居,是上海还是伏尔加,是离休还是退休计较惯了,所以到死也没有放下这个习惯——自然这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再说三居四居都是笑话了。


不过细想前贤与前圣,生前操碎了心,身后天翻地覆,可不令人嗟叹吗?我在上一篇里写过毛泽东同志生前一句顶一万句,身后屁都不顶,有人说我这话难听,不尊重。我细细想了想,还是觉得我这话说得很实在。要不然,我就修改一下,改成“生前一句顶一万句,身后呢,一万句顶不了一句”吧。


有人说我不该评价死去的人,但是毛泽东同志自己就评价古代帝王,还很看不起人家,我觉得像唐太宗这样的帝王,未必就比毛泽东同志差,那怎么看不起人家呢?难道是因为看不惯传位给自己的儿子,而自己是无产阶级革命家,绝对不会干这么封建独裁的事?还是觉得李世民的后代没守住江山,让媳妇给篡了权,山河变色国变号,实属无能?


生前身后真是一笔糊涂账啊。


比伟人低一等的也有生前愿望一直实现不了,遗憾而终的。比如说巴金,生前躺在病床山那么多年,年年过生日有领导去看望,可是本人在电视上一个镜头都见不到。可是过世这么多年,他那个建博物馆的心愿还是没实现。钱老呢?与其给他降半旗,不如把他老人家对教育、对科研的期望都实现了更实在一些。


要是只做做表面文章,那降半旗又有何用呢?


另:本文写完之时,正当鹤岗煤矿事故处理之际,不知会不会降半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